手机电子书 » 女生小说 »诡眼女法医最新章节列表 » 第243章 脱臼

第243章 脱臼

文/青蕊蕊
诡眼女法医 本章字数: 诡眼女法医txt下载
    “孙宏达,三十岁,在家务农。”

    孙宏达的资料很快就查找出来,姜青蕊一边翻看一边说给徐恕听,“妻子是一个普通工人,有一个六岁的儿子。”

    “死者名叫田文静,28岁白领,根据调查,并没有和孙宏达进行过接触。”

    别说接触了,两个人住的地方都不在同一个区,连见面都是个困难的事情。

    姜青蕊点了点纸上的几个字,“孙宏达是一个旱鸭子,根本不熟悉水性,实施杀害的话,根本不可能选择在水面附近,基本上可以排除因故杀人。”

    徐恕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死者那边有什么异常吗?”

    “已经传唤了死者的家属和朋友,现在乔琳琳那边正在调查。”

    乔琳琳此刻对着一个女人进行询问。

    死者的父母在外地,短时间内并不能来到警局,由此只剩死者的朋友。

    坐在椅子上的女人刚得知朋友身亡的消息,还沉浸在悲痛之中无法自拔,直勾勾的盯着地面,眼神放空,神情呆滞。

    乔琳琳没有出声打扰,耐心的等着女人整理好情绪。

    但是她敏锐地发现,死者的朋友并没有其他受害者朋友那么的伤心,她更像是一种释然,就好比,终于发生了这种事之类的感觉。

    人在这里,乔琳琳并不着急问,她的直觉一向准确。

    等到女人视线收回,轻轻的把眼泪擦去,乔琳琳才开始正式的进行审讯。

    “你和死者是什么关系?”

    “好朋友。”

    女人拿起田文静的照片,用手轻轻抚摸脸庞。

    “田文静生前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吗?”

    “有。”女人把眼泪擦拭干净,给出了快速又肯定的答复。

    “就在前段时间,她就总跟我提到死亡以内的字眼。”

    女人低下头,“我原以为她只是开玩笑,没有放在心上,哪成想……”

    “她是有抑郁症之类的疾病,还是有其他原因?”

    乔琳琳把女人说的全部记下,继续问道。

    “田文静一直很健康,如果要说其他的话,可能是因为失恋。”

    女人一边皱着眉头,一边慢慢回想,“好像就是她失恋之后,情绪变得十分极端,有时候一直哭,有时候表现的太过无所谓。”

    失恋。

    乔琳琳把这个词标记成重点,死者生前有自杀倾向,如果孙宏达不是凶手,也并不排除自杀的可能性。

    除了这两点,并没有其他有用的线索,乔琳琳做好笔录找到徐恕,说明了现在的情况。

    姜青蕊看过之后也有些犹豫。如果是这样说的话,那她在岸边看到的人影很有可能是孙宏达,但是女人究竟是不是自己选择自杀,还没有确切的证据可以证明。

    “既然案件现在没有疑点的话,就让孙宏达离开吧。”

    徐恕下达了指令,孙宏达留在这里提供不了任何线索,也洗清了犯罪的嫌疑,是时候可以放他走了。

    “好的徐队。”乔琳琳听到之后走出去。

    “你现在怎么看。”

    徐恕少见的没有思路,转头去询问姜青蕊的想法。

    “有可能真的只是个误会。”

    把笔录全部翻完一遍之后,姜青蕊并没有看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整个案件从头到尾都是由孙宏达的乌龙引起,而且不存在什么隐瞒。

    不,不对。

    姜青蕊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一个点。

    有人袭击了自己。

    或许那个神秘人才是真正的凶手,如果不是他,又为何把自己抛入江中,并且是和田文静一样的死法。

    但这个说法又过于绝对,姜青蕊犹豫了片刻还是没有开口。

    “也许可以考虑结案。”

    虽然徐恕这样说,但内心明显在犹豫。

    姜青蕊咬住下唇,眼神从笔录看到尸检结果,大脑有一根弦猛地振动,生锈的齿轮缓缓开始运行。

    “不对劲!”

    姜青蕊突然间想到了一个疑点,激动的说:“死者是在河里面淹死的,孙宏达又是怎么把他的尸体拿回来?”

    死者是靠近江面中心溺亡,虽然水并不算很深,但是离岸边有一定的距离。

    资料显示孙宏达是一个旱鸭子,并不会水性。别说去江中心拖拽尸体了,他自己下水也游不了几米。

    “确实是一个疑点。”

    徐恕没有往这方面注意,自然而然的就被孙宏达的话给同化,多亏了姜青蕊,不然就忽略了一个漏洞。

    “先别让孙宏达离开。”

    徐恕给乔琳琳拨了个电话,正好在对方赶到前制止。

    她说完就急匆匆的跑回解剖室,重新检查田文静的尸体。

    在原有的解剖基础上,加大寻找的力度,直到姜青蕊的眼珠慢慢发酸,摸到死者脚腕处时,停顿了一下。

    死者脚腕处有明显的脱臼,是被人用力拉扯所导致的。

    那一定是有人在死者死后,跳进江里,拽着他的脚腕把整个人拉上岸。

    依照这样推测来看的话,必然不可能是孙宏达。

    “他会不会是在说谎?”

    姜青蕊拿着刚刚找到的结果给徐恕看。

    “是有这个可能没错。”徐恕停顿到,“但是看他的样子,不像是说谎的。”

    孙宏达已经一口咬定了过程,必然不可能中途进行改口。

    现在只能靠警方去寻找证据。

    “我们去江边看看,或许能发现什么。”

    徐恕是行动派,说干就干,不出20分钟就来到了田文静的死亡现场。

    江面的水流平缓流速并不大姜青蕊沿着岸边缓缓的走,警方已经调查过一次,只能碰碰运气,看看有没有证据出现。

    徐恕则是走在姜青蕊后面,经过上一次她落水,徐恕会感到一阵后怕,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女孩突如其来就遭受危险。

    明明自己最想做的就是保护她,可是偏偏她需要帮助的时候,自己反而不在身边。

    姜青蕊沿着江边搜索,岸边和河流的交汇处有很多湿软泥泞的泥土,走了不知多久,她眼尖的看到
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