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子书 » 其他小说 »她那么那么美最新章节列表 » 44.高冷的他

44.高冷的他

文/兰织
她那么那么美 本章字数:16638 她那么那么美txt下载
推荐阅读:
    此为防盗章。订阅比例不够的小读者需要等待一阵子再刷新新章节哦她那么那么美y兰织

    年少

    今年气候反常全国大雪灾像市这种几十年不下雪的南方,城区里竟也大雪飘飘。

    九十二中后门缩着一群十二三岁、刚读初一的孩子个个冷得像拉满的弓搓手跳脚。

    许罂拉了拉领口盖住嘴巴,虽然说话都满嘴白气了却一点儿不妨碍她的精神劲儿。

    她一插腰跟“手下”吆喝:“喂!你说的那个男生真是年级第一?”

    男生:“当然!我打听了!都快满分了老大。”

    许罂:“长得怎么样?”

    另一个孩子说:“好看啊,特别好看!就是……有点儿矮。”

    一听矮许罂不乐意了:“我不说了要个儿高的吗!”

    “老大,没别人了。你要学习特别好的,脸也要长得特别好看的,好难啊!”

    “是啊好难的。”

    “我估计他个子会长。开学的时候我见过他妈,比好多妈都高。”

    ……

    校园主干道上,盖满雪花。自行车钢丝转得银晃晃的外胎碾过雪地,留下一串凹凸不平的槽。旁边少年的帆布鞋被雪水打湿,一脚深一脚浅地踩在雪地里,嘎吱轻响。

    顾星沉一个人值了日、锁了门出来天已经有点儿暗了。他快到校门的时候他跨上了单车慢速地骑出校门然后前轮突然被只脚蹬住了了,生生将他卡停。

    他目光顺着那只时髦的新靴子往上,看见个冲着他笑的漂亮女孩儿。

    她抱着胳膊,校服松垮垮穿在身上,也不拉拉链,耳朵上还戴着两只铂金的耳环。

    很漂亮,但看起来有点儿坏。

    许罂:“喂!你就是顾星沉?”

    就一眼,顾星沉就认出了是谁。

    隔壁班那个许罂,升上初中才半学期,在九十二中已经是沸沸扬扬、全校尽知。

    家里有钱,人很漂亮,但是特别坏!

    翘课逃课、违规违纪,反正各种不听话就是了。

    顾星沉没接触这种肤浅不良的女孩子,也不喜欢接触,所以冷淡地“嗯”了一声,想走,可对方没一点儿让路的意思。

    顾星沉紧握着自行车把手:“你找我干嘛?”

    “当然有正事跟你商量。”许罂把腿撤下,围着顾星沉打量,“就为等你,在这儿站了半天,都快把我冻死了!幸好,长得还行……”

    她品头论足。

    这男孩子果然好看,眉目清秀的,很冷淡、很矜持的样子。

    皮肤白白净净,校服也穿得整整齐齐,身上特别干净,都放学了还规矩地别着校徽,一看就是听话得要死那种。许罂下了结论。

    就是……眼睛有点儿冷冰冰的,好严肃,像个小大人,她不太喜欢。

    顾星沉被许罂看得浑身发毛,丝毫不知道就在刚才的工夫,自己已经“过关斩将”,“达标合格”。

    “你让开,我要回家了!”

    许罂抱了胳膊扬扬下巴:“想回家可以啊,不过……”她一抬手,一伙子学生迅速把少年围住,“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顾星沉打心眼里抵触许罂,觉得她果然如传闻一样,坏坏的。

    “你想干嘛。”

    少女栖身,凑到他眼睛前,“跟我谈谈恋爱,耍耍呗?”

    拧着眉头的冷淡少年,一听这话,愣了。

    许罂回忆了下大人的方式,模仿着趁机在少年脸上啄了一口。

    她的唇天生殷红,一笑起来娇艳生姿,漂亮得很:“喂!干不干啊你。”

    顾星沉惊悚地捂着脸后退了一步。啪,自行车倒在了雪地里。他红着脸的滑稽样子,惹得少女捧腹大笑。

    “喂,你到底干不干嘛,我要没耐心了,你快点儿决定啊!”

    顾星沉掐着自己手心儿,紧绷的白皙手背上能看见淡色的血管纹路,盯着刚“轻薄”了他的女孩儿水灵灵的笑眼。莫名其妙的,胸口那颗心就变得很奇怪,跳得乱七八糟。

    许罂没耐心,等了一会儿没得到回复就不耐烦了:“你要拒绝我,我就让他们揍你哦!还想回家?没门儿!”

    顾星沉被她吼得往后退了一步,但眼睛始终没离开过许罂的脸。

    她是很坏,可是,她也好漂亮啊……

    而且,嘴巴,也软嘟嘟的。

    顾星沉暗暗的想。

    许罂抱着胳膊没好气地等着,少年闷头想了好久,雪花在他们俩头上积了一层白,顾星沉才抬起头说:“我干。”

    他缓了缓,补充:“但我有一个条件,我当你男朋友,你以后就不许跟别的男孩子走太近,不许……不许像刚才那样亲他们,也不许……拉手。”

    许罂都没听完条件,不耐烦地抱怨:“好啦好啦,扭扭捏捏磨叽死了!再磨叽我揍你哦!”

    她漂亮的脸蛋儿很善变,凶巴巴抱怨完又一弯红唇笑起来。至于对方提的那什么条件,她压根儿没放心上。

    真开心。

    她今天多了个别人都没有的新玩具叫“男朋友”。

    haper1

    来北方两年了,许罂偶尔还是有点儿不习惯这干冷的冬天,大雪在外面飘,室内烤着暖气,喉咙特别燥!

    许罂靠在学生处门外的墙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初一那年,市雪灾的事情。

    看看手机,她都等了有十多分钟,为数不多的那点儿耐心简直快没了。

    屏幕上有朋友来的微信:到手了?

    许罂叮叮回:

    屁!人还没见着呢

    在学生处领奖

    朋友:

    666,年级学霸就是不一样

    知道吗?今天咱们班要来个新帅哥,听说也是学霸

    对了对了,帅哥好像也在学生处,说不定你能碰到

    许罂正要回,等的人就从学生处出来了。

    是个白净的高个子男生,干净规矩的校服,藏青色长裤,左手攥着刚领的物理竞赛奖状。

    这男生是十三班的辛辰,年级第一,传说中谁都想追,可谁都追不到的高冷学霸。也是她跟朋友打赌的对象。

    许罂勾唇,收好手机,手往松垮垮的校服口袋里一揣,尾随其后,进了男洗手间。

    断断续续的哗啦水声响起,辛辰狠狠用冰水冲了几把脸,想平静这几天的心神不宁,可却收效甚微,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个妖娆慵懒的女孩儿。

    自上学期转来八中,他就听过许罂的大名滥情,花心,家里不一般,学校里横着走。男生一追到手不超过三星期就腻了,甩了。

    现在恐怖的是,她盯上了他!

    “别再想了辛辰!你清醒点!理智点!想想你的未来!想想你的奖学金!”他自言自语,狠狠用冷水拍了几把脸,而后蓦地听到背后有女孩子清脆的讥诮笑声。

    “喂学霸同学,你别这么搞笑好吗?把脸冻坏,我可就不追你咯?”

    男孩子吓一跳。

    镜子里,许罂慵懒地靠着墙,漂亮的眼睛有点儿戏谑,高束的长马尾落在胸前。百褶裙很短,白腻细长的双腿,黑色帆布鞋却不肯好好穿着,后跟踩在脚下,很不羁,烫金粉的鞋带儿有点时髦骚气。

    “你!这是男洗手间!”男孩子背靠着洗手台,慌张地看她。

    “嗯哼。”许罂抬抬下巴,不以为意,拿起他的奖状看了看,“哟,市一等奖,很厉害嘛!怎么办,你这么优秀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许罂一掀眼皮,浓睫显得大眼睛很有神,她单手勾住对方脖子:“不如,当我男朋友吧?”

    少女漂亮的大眼睛像带了钩子,勾着他。校园里女孩子大都清汤挂面、温和单纯,但这个女生,她浑身上下都有种妖艳的攻击性。

    干净规矩的男孩子忍不住战栗了一下,后退一步:“你、你别胡说八道!我们还是学生,该好好学习,不应该早恋,你不要整天想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想你父母……”

    “嘘!”许罂仰着唇凑近男孩子下巴,近近打量他刮得很干净的胡须印子,满意地看着对方呼吸在她眼神下急促起来。

    “别说教了宝贝儿,难得只有我倆,老实说吧,喜欢不喜欢我?”

    “诚实点,撒谎可不是三好学生的作风哦?”

    男孩子紧张得无法呼吸,他终是忍不住动摇了,又有些不服气:“你到底跟多少男人谈过?我如果做你男朋友,又能排第几?”

    “嗯……”许罂想了想,弯着眼尾,“前二十,你肯定排得上。”

    ……

    许罂回到教室刚好下了早自习,迎接她的是迎面飞来的一本娱乐八卦杂志。刚跟她发短信的陈星凡给扔的。

    “怎么样,那帅学霸到手了?”

    许罂把杂志往乱糟糟的桌上一丢,在最后一排自己的位置坐下,动作优美地交叠着纤长的双腿,一摊手,金宇把给代买的热奶茶放她手心。

    许罂吸了一口,扬扬下巴:“愿赌服输,陈星凡你的机车,宋小枝你的hannel口红,金宇,你的……”

    许罂看一眼那阴着单眼皮看她的男生,毛毛地说:“算了!谁要你那鬼吼鬼叫的破rap……”

    陈星凡、金宇、宋小枝,还有个因为打架住院了至今未归的江寰,是许罂最铁的几个狐朋狗友兼同学。

    陈星凡:“哇塞,你真、真追到他了?听说辛辰可是很高冷的啊。”

    许罂扬扬手机,通讯录上赫然是辛辰以及电话号码:“如假包换。”

    许罂不勾着人笑的时候,其实眉眼很清纯,但神态一动起来,那韵味就跑偏了,眼尾那点儿味道,特别诱人。化用陈星凡毒嘴的话就是:男人最喜欢臆想的那种,又清纯又骚气的女人。

    几人愿赌服输,纷纷说再也不敢跟她赌了。

    宋小枝觉得很不可思议:“厉害了啊我许女神!你到底睡过多少男人,连禁欲学霸都手到擒来……”

    金宇也摘下耳朵上的大团耳麦,跟陈星凡一起瞟过来。

    许罂咬着奶茶吸管儿,分外无语地盯他们一眼,慢条斯理地说:“拜托,考虑下自己身份和环境k?在教室里说这种下流的话合适吗,同学们!”

    许罂咬了重音,二郎腿换了个方向,肘着桌边儿。

    “我还是很纯洁的,好吧?。”

    宋小枝:……

    陈星凡:……

    金宇:……

    见他们如此,许罂也只好:……

    陈星凡一揽许罂肩膀,半开玩笑地耸眉:“别告诉我,你还是个处女吧?”

    结果她没想到许罂怔了怔,陈星凡先以为自己猜错了,然后许罂冷冷瞟她一眼,笑得冷飕飕的:“你觉得我能是吗?”

    “不能。”陈星凡摇头,“你前男友们都那么优质。”

    “那不就完了?”

    “所以你真不是?”

    “不是啦都说了还问。”许罂挥挥手让陈星凡赶紧滚开,别吵。

    许罂的性格是有些酷的女孩儿,陈星凡跟她开玩笑从不怕她生气,陈星凡本来还想问她第一次给谁了,但发现许罂有些不对劲,她软软趴在桌上,摆弄着手机走神,就没问,回头跟金宇说话去了。

    许罂偏头枕着翻开的书看窗外,陈星凡的话让她想起一些过去的事情,和一个,离开南方后就没再见过的少年。

    窗外雪晴云淡,日光微寒。

    许罂沐浴在窗户落进的阳光里,因为皮肤白,整个人微微发光。娇艳,清纯,像朵在雪天怒放的海棠。

    许罂虚着眼看了会儿日头,翻开手机通讯录,找到一个许久许久,久到她都快记不得多久没翻过的号码,拨了过去,结果却说是空号。

    时间过去太久。

    顾星沉大概都换电话了吧。

    电话没有接通,许罂有些失落,也暗暗松了口气,把手机收好,干脆趴在桌上睡觉。

    陈星凡听了旁边宋小枝跟人八卦转校生的事儿,回头碰碰许罂胳膊。

    “对了,你碰到新同学了吗?”

    “什么新同学。”

    “班长说今天要来个转校生,好像姓顾。”陈星凡拧了拧眉,“他刚也在学生处,你不可能没碰到他。”

    江寰看着陈星凡呆了一下,一时没憋出个一二三来。

    鹅黄的灯光下,陈星凡白净清秀,她长相其实很不错,只是一头短发、个子又高,实在不能当做许罂这样的娇美女孩来欣赏。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