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子书 » 其他小说 »嫡女重生之不争不羡最新章节列表 » 番外一 偿债(九)

番外一 偿债(九)

文/砚池洗笔
嫡女重生之不争不羡 本章字数:9026 嫡女重生之不争不羡txt下载
推荐阅读:
    容遥拿着药瓶为难极了,最后还是决定先去拿给医者看看。

    孙太太说这是“好不容易求来的秘药”,这种说法听起来就不太靠谱。治病要对症下药,倘若真有那种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那这世上就不需要医者了。

    容遥觉得,孙太太有可能是病急乱投医,被人骗了。

    她打定主意后,紧紧地握着药瓶朝外跑去。

    她这几天出府给小公子抓过药,所以知道有一家医馆离孙家很近,她打算就去那家医馆问问。

    不过,她才跑出府不远,就被几个生人拦住了,来人是一对中年男女和一对少年、少女。

    那个少女笑着开口道:“小妹妹,你是孙府的什么人?可方便替我们通传一下,我们是来拜会孙太太的。”

    容遥本想让别人带他们进府,不过,大概因为孙府的人这会儿一面在准备小公子的后事,一面在准备呈给吴王的丝绸,所以人人都忙得脚不沾地,她仓促间寻不到人招待来客,只得道:“抱歉啊,府里今日有些忙,我这会儿得先去给小公子找医者,请您几位在门房稍候,待我找了医者,就替你们去向太太通传。”

    说完,不待那几人答话,她就想跑开。

    那少女却拉住了她,道:“这不是巧了么?我是医者,而且是特意来为你家小公子看诊的,你何不直接带我进府?”

    容遥不太相信少女的话。

    医道深奥、医理复杂,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她活了两辈子也没有见过这么年轻的医者。

    她觉得,这几人可能也是骗子,就像那个卖秘药给孙太太的骗子一样,想趁小公子患病讹钱。

    真是什么钱都敢挣

    容遥索性从药瓶里倒了一颗药丸递给那少女道:“这是小公子服的药”

    “你既是医者,想来见药即知小公子所患的病症?”

    少女接过药丸后,先是捻碎了,然后放在鼻下嗅了嗅,这才认真地对容遥道:“小姑娘,你小小年纪身上怎么会带着这种东西?抑或是,你在用这毒物试我的医术?”

    容遥茫然地看着少女。

    毒物?

    骗子一般都是用温和的补药、甚至糖丸充作秘药出售,治不好病,也药不死人,这个骗子怎会用毒物行骗?他就不怕吃官司么?!

    难道是孙家的仇敌?

    不过,也有可能是这少女在信口胡诌

    容遥还是觉得,应该去找医者。

    少女见状便知容遥并不相信她,她想了想,扔了点药丸碎屑在地面上,然后示意容遥去看。

    青石砖地面上原本有一些蚂蚁爬来爬去,可所有爬过药丸碎屑附近的蚂蚁都不动弹了

    容遥怔怔地看着那些蚂蚁。

    她突然想到,如果她按孙太太的吩咐给小公子服了药丸,那么这会儿小公子可能已经不好了。

    孙太太是从哪里得来的这药丸?她知道这不是药,是毒吗?

    容遥想知道真相,所以当少女请她配合做一场戏时,她便答应了。

    她带着少年少女去见孙太太,途中得知少年叫姜莼,少女叫穆葵,他们是一对小夫妻,同行的中年夫妇是姜莼的父母,不过,姜老爷和姜夫人并没有进孙府。

    还有,穆姑娘的母亲出阁前是泰宁侯府的大小姐,也即,孙太太是穆姑娘的姨母。

    其他的容遥就不知道了,因为穆姑娘只对她说了这些。

    但就是这些,也足以让她稀罕不已。

    她老家容氏一族的孩子们几乎都是听着京里泰宁侯府的传奇轶事长大的。

    她在孙府的这两年,很想听孙太太说说侯府的事,可孙太太从来没有说过,她看着如今的孙太太,也想象不出从前的容四小姐是什么样的。

    想不到她竟然见到了容大小姐的女儿

    漂亮又温柔,说话不疾不徐的,沉稳大气,莫名就让人心安。

    在容遥看来,穆姑娘简直就是人间美好。

    但很快,她就看到了人间美好穆姑娘的另一面

    孙太太见到穆姑娘这个侄女后,面上客客气气的,没有见远亲的那种激动,甚至有些冷漠。

    穆姑娘却仿佛感觉不到孙太太的冷淡似的,一味地嚷着要去给小公子看诊。

    就像一个急于显摆、不知轻重的小姑娘

    孙太太就有些恼了,她先耐着性子问容遥是否给小公子用过药了,容遥按照穆姑娘嘱咐她的,答道已经用过了。

    孙太太闻言后,骤然间松了口气似的,突然态度很好地让容遥带穆姑娘去给小公子看诊,又说她自己一时走不开、待忙完了再过去。

    容遥就带着姜公子和穆姑娘去了小公子房里。

    其后,等孙太太忙完后赶过来,见到的就是已经咽气了的小公子和慌乱、不知所措的穆姑娘。

    仿佛是一个医术不精的小姑娘,逞强行医,却医死了人

    孙太太跌坐在小公子的病榻前,眼泪止不住地流,嘴里则喃喃地念着“我的儿,你让阿娘怎么活啊?!”

    大概是因为小公子本就病重,孙太太并没有追究穆姑娘的责任。

    小公子的丧葬事宜是早已备下了的,次日清晨天色未明,小公子已经在城郊下葬了。

    穆姑娘不知是害怕还是内疚,跪在坟茔前不肯走。

    孙太太还要继续准备呈给吴王的丝绸,而且她也不想理会穆姑娘,所以直接带着孙府的人回城了。

    容遥坐在马车里,掀开车帘,回望着小公子的坟茔。

    倘若只有孙太太让她给小公子喂秘药那一节,还能说是孙太太被骗了

    可后头的,孙太太追问她有没有给小公子喂药,以及小公子突然死了、孙太太却不查不问,又如何解释得通?

    无非是,孙太知道那药丸是什么,她不是要救治她的儿子,而是要他死。

    至于那背负害死了小公子之名的人,是容遥还是穆姑娘,孙太太并不在意。

    远去的坟茔越来越容遥想起穆姑娘请她配合做戏时说的“你信我,这世上或许只有我们能救他了”

    “我们”是谁?

    容遥想明白,她也想不明白,孙太太为什么要这么对小公子。

    圣贤书里说,儿女要心存感恩、孝顺父母,可是,圣人难道看不见,有些父母对儿女的所作所为?

    孙太太生养了小公子一场,所以她就可以定他的生死吗?

    她的父母生养了她一场,所以他们就可以把四岁的她卖进青楼吗?

    儿女之于父母,究竟是什么?

    这人间的道理,又是什么?

    容遥两辈子的眼泪,都在这一日落了下来。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