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子书 » 仙侠小说 »太极高手在未来最新章节列表 » 三四零、强力尊者与养伤

三四零、强力尊者与养伤

文/梅生晓月
太极高手在未来 本章字数:13982 太极高手在未来txt下载
推荐阅读:
    人类联邦的尊者究竟有多少,异族其实一直心知肚明。

    在数量上,人类联邦的尊者数量远不及异族亲王级真魔来得多。然而这些人类尊者最令他们头疼的就在于,这些为数不多的人类尊者中,有不少都属于强力尊者。

    事实上能够以一敌三的彩云尊者就已经算是实打实的强力尊者了,然而彩云尊者在人类联邦尊者中,可能连前五都排不上。

    远的不说,就说剑白,这位专修剑道的人类尊者,实力之强连异族中最为尊贵的大天魔也称赞不已。曾经更是有过力战三人,斩了一首级而去的辉煌战绩。

    直到后来人类与异族修订了盟约,剑白再也没有全力出手过。所以不论是人类还是异族,都不清楚这位真正的实力到了何种程度,也断然不敢如此嚣张。

    西泽尔知道在这战场之上,定然还有另外一位尊者潜伏着,伺机而动。所以他们四人直接包围了彩云尊者,行围点打援之法,等着那埋伏之人来救。届时,只要暗中埋伏之人敢摸过来,他们定然在第一时间转头进攻,出其不意,力争将之斩杀。哪怕不能斩杀,也要至少做到重创使之逃离,这片战场就是他们异族为所欲为之地了。

    只是事实出乎他们的意料,倒不是来人多么恐怖强大,而是这出场方式实在是嚣张得可以也有些创意。

    严格来说,异族的世界里其实没有颜色。他们看这个世界都是黑色和白色两种颜色,也就是说,他们并不知道那桃花开得多艳丽,只是感觉来了个傻子,拿着一根树枝在那搔首弄姿。

    外人如何看,桃花仙并不在意,异族如何看他就更不在意了。

    能够自称谪仙之人,好歹也得有些肚量。

    “区区邪魔,也妄图问鼎神州?”

    桃花仙虽然穿着一身粉色衣衫,声音却十分浑厚中正,听起来颇有几分磁性。

    话音刚落,四位异族亲王便头也不回地抛弃了被围攻的彩云尊者。四个异族亲王,同时对彩云尊者发动攻击。哪怕贵为谪仙人,也不敢有丝毫大意。桃花仙眼皮一跳,手中的桃花猛掷出来。

    那桃花枝着实神奇,迎风便涨,瞬息之间便化作一颗参天巨树横在桃花仙面前。巨树之上绿叶片片,点缀朵朵桃花。

    轰!

    如此奇景,片刻都未能保存,便被异族的攻击化作了飞灰。

    桃花仙借着这片刻的阻挡,早已飞退躲开。这时的彩云尊者也赶忙借机脱身,回到了桃花仙这一边。

    这位人类尊者,彩云从来没见过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说过。拿一枝桃花作为武器攻击的人,浑身自带桃花特效的人,看起来真的是要多骚包有多骚包。

    彩云按下这种念头,心里开始惋惜那一枝桃花。这样能够随风变大的东西,哪怕他彩云尊者之躯,见多识广,也没有见过如此神奇的东西。就这么轻易地被异族给摧毁了,实在是可惜。

    这边彩云、桃花仙还有那位现出身形的东方尊者汇合到了一处。如此一来,异族失去了先手,也没了计谋加成,此时的绝对力量对比已经不占任何优势。西泽尔让三位同伴按兵不动,自己开口说道:

    “没想到人类之中,还有我异族不知晓的尊者。你们人类果然言而无信,当真无耻。”

    西泽尔满脸不屑,出言便是嘲讽。

    只是这样的言语对场中所有人都没有任何用处,谁都知道彼此不能把底牌露给对方。盟约之上那份双方武力公开的条款,不过就是一摆设而已,从来没人当真。

    更何况这位忽然冒出来的桃花仙他们二人都没见过,更谈不上辩驳一说。

    西泽尔的意思很明白,既然现在谁也奈何不了谁,那就等着下方的军团作战打出一个结果把。

    这种画外音言外之意,在场的都是人精,能够心领神会。

    只是他们料错了一点,这位桃花仙可是刚刚从地底下挖出来的老古董,不知道被封印了多少年脑子早就已经瓦特了。

    他们这些人醒来的时候,除了记得自己要寻找线路,什么都不记得了。

    经过成千上万年的沉睡,哪怕是强横的尊者也抵挡不住时间的侵蚀。只不过他们的**没有拂袖,灵魂却在日复一日的空寂之中逐渐凋零,以至于忘记了很多的事情,甚至连自己的名字也不记得了,只能给自己取一个代号。比如这位,因为醒来的时候,手里死死抓着一支干枯的桃花枝,所以给自己取了个雅名叫做桃花仙。

    也就是说,这几位谪仙人,除了那位首领可能拥有着完整的记忆和实力,他们这些成员实际上斗不过是一个智力缺失了部分的二傻子。

    这位桃花仙也是如此,大喊了一声接招。右手一挥,一把花瓣就这么被扔了出去。

    身后的东方尊者刚想笑,又连忙捂住了嘴。

    那些桃花,慢悠悠飞过去的同时,花瓣上面现出一条条神秘的纹路。

    花瓣撞到西泽尔身前的能量盾,轰然炸开,随后四位尊者竟然被炸得生生后退了几十米远。

    “区区异族,也敢在我面前扬威。马上给我滚出这片地界!”

    桃花仙很生气,因为空中恒星舰队大战的原因,此处的空间被扰乱而极不稳定。所以女娲将他送到了东灵核心区,然后他再疯了一般地赶过来。好险不险,终究还是赶上了。

    这过来之后,待遇也没见多好,就被人一顿明里暗里的嘲讽,加上身后那个东方尊者怪异的目光和憋笑的眼神,若不是看在同族的份儿上,桃花仙早就一巴掌抽过去了。

    此刻又被这邪魔所侮辱,桃花仙哪里还忍得住,出手就是狠辣。

    只不过异族亲王也不是街边的大白菜,这种程度的攻击,击退他们可以,想要击败甚至击杀他们,凭桃花仙的程度,不殊死一搏是办不到的。

    西泽尔等人阴沉着脸飞回来,扫了一眼彩云尊者,又颇为忌惮地看了一眼桃花仙。

    “西泽尔,这场战争可是有盟约的。是你们率先打破盟约,想要抢夺联邦的核心基点,还派出了巨型恐魔参与抢夺,此等毁约行为,天道约束的可是你们。”

    彩云尊者抢先开口,说道天道之时,西泽尔神色一凛。

    按照异族至高无上的王与人类皇族签订的天道契约,率先违反契约那一方肯定要接受世界意志的惩罚。只不过他们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种族,他们只一个寄居者,或者说盗窃者。

    他们在妄图窃取这片世界,所以无惧天道惩罚。

    然而这种无惧,只是本质上的无惧。在他们成功之前,本就希望一定不能引起天道的注意力,否则在地球上很容易碰到奇奇怪怪的灾难。那就是不被世界意志认可的待遇。

    近期,西泽尔知道那次行动之后第一反应就是,神族已经可以不用担忧世界意志的问题了吗?

    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这特么竟然也是一次和人类协商好的行动。只不过眼前这人似乎是不知道而已。

    所以,在彩云他们看起来十分正常的神色,其实是西泽尔装出来呃。

    剑白曾经评价过这位西泽尔,实力不见得多强,但是在一场诸神黄昏一般的混战之中,最容活下来的反而是他这样的人。

    “盟约自然绝对神圣,只要我等不出手,就不算是违反了盟约。”

    西泽尔再次重申了这一点,现在人类的形势占优,他必须拿出这种大而化之的东西去压迫人类就范。西泽尔早就研究过,人了喜欢给自己背上包袱,让自己显得伟大而重要。实际上很多并不存在的东西,他们只需要通过想象就能把它套在自己身上。

    西泽尔对在自己的部队有着绝对的信心,哪怕处在要塞背后的黑白营地,陈少阳的部队他们都预料到了。

    早在战争爆发之前,异族就已经向辋川要塞多运送了一倍的军需物资。要塞之内的超大型黑塔,早已经翻滚存储了几十年的能量不曾发动过。

    也就是说只要不发生大的变故,异族是绝对不可能丢掉辋川的。唯一可能的大变故只有两种,一种是太空之中的恒星舰队干掉了巨型恐魔,在近地轨道上扔战略武器,什么钨芯弹之内的,顺着近地轨道砸下来,比联邦之中那个天谴还要恐怖几万倍。

    第二种就在他们的眼前,人类的尊者级别强者单枪匹马杀到要塞之中,破坏掉黑塔,然后毁掉城墙和城门,这座辋川要塞也就到此结束了。

    第一种情况西泽尔认为绝对不可能,从来没有异族巨型恐魔和人类联邦舰队的交手分出过胜负,都是平手、僵持居多。

    所以他们只想解决掉第二种。

    西泽尔相信人类不可能再派出尊者级强者来到辋川要塞了。除非他们做好了去死的准备,或者是放弃了他们镇守的区域,任由异族、顶级凶兽之类践踏他们辛苦建设起来的城市。

    这世界很危险也很复杂,西泽尔等人都不是小孩子。

    彩云拉住桃花仙解释了一遍,这位才收起了凶威赫赫的架子。

    他们在等待着战争的结果,并且互相监视对方。

    “哪有这么麻烦。”

    辋川要塞背后,陈少阳的无极机甲之中忽然传来了剑白的声音,这位强力尊者不知道此刻在何处。

    “直接把你所有的军队压上去,把异族的奴隶编队彻底冲垮,否则你们永远耗不过他们。他们的炮灰是批量生产的,咱们的人可是一个个生下来的。”

    剑白似乎很着急,在他背上,还有昏迷不醒的聂振,此刻已经差不多要凉凉的节奏。

    剑白表情焦急,恨不得能够代替陈少阳和林猛猛发布全面进攻的机会。

    剑白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事儿还是得从他们二人自昆仑回返之时说起。

    彼时剑白终于觉得聂振没那么不顺眼,聂振也认为剑白其实很有想法,两人因为共患难交情要更进一步的时候,昆仑山上那两头凶兽竟然仍不罢休。

    这顶尖级别的凶兽,竟然能够学会追踪之术,很快就找到了剑白二人休息的地方。在这一次的逃跑过程中,本来就伤很重的聂振再次受伤。

    这一次和上一次不一样,聂振险些就能下地狱蹦迪去了。后面追来的奇怪凶兽,力量性质与陈少阳竟然相差无几,且品质极高。

    若不是早就见识过此类的力量,剑白或许就和聂振一样中了计,两个人都要交代在那儿。

    还好剑白不仅仅是剑快,人也不慢,听到聂振说了要去杀戮最重的修罗场才能加快康复速度,剑白二话不说,带着聂振就跋山涉水一路从昆仑跑到了云省,来到辋川城下。

    这样一座宏伟的巨型要塞,真要攻下来,非得十几万人不可。

    战场,就是聂振起步的地方,也是杀气、煞气,最重的地方。聂振自创出来的修炼之法,在这样的环境下才能如有神助。

    果然,到了地方以后,聂振忽然就回了一点神,清醒了过来。他的唯一一个要求就是让剑白把他埋到战场地下的土里,这样他自己就能够运功恢复了。

    把聂振埋下去之后,剑白才终于自由了,好奇之下,就打算看看他在干什么。

    结果飞起来才发现黑白营地添油战术一样的打法,一点点地跟异族磨消耗。

    剑白很明白陈少阳的想法,这样的打法是短时间内伤亡最小的打法。一点点地和异族那些炮灰接触,车轮战,这样的话可以把战斗的烈度降到最低。

    这或许是和人类交战最好的打法,因为人类之间的战争,不论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总会对自己的兵力比较珍惜。

    但是异族不同,他们的最低等族人并不是生出来的,而是生产出来的。这一字之差,其中代表的意义可就差得太远了。

    也就是说,这些最低等的劣魔,连真正的异族都不算。

    陈少阳把兵力损耗在这上面,是最为不明智的选择。还不如集中冲锋,先占领一个角楼,阻挡异族炮灰的出入。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