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子书 » 军史小说 »覆汉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章 独往人间不独还(继续感谢白银大萌江南南丶)

第四章 独往人间不独还(继续感谢白银大萌江南南丶)

文/榴弹怕水
覆汉 本章字数:20002 覆汉txt下载
推荐阅读:
    刘玄德几乎单骑闯关的姿态堪称降维打击。

    这一刻,徐州各方势力的所谓博弈,一些年轻士人不切实际的设计,都在他面前显得呃。幼稚可笑起来。

    譬如说,此时冲在最前方大礼相拜的,赫然是之前讨论徐州时局时对刘备恶意最大的曹宏。

    这位被称为谗慝小人的陶谦近臣,因为之前在陶谦身侧天然和糜竺对立,所以最渴望的乃是自己邻枝宗族曹操入主,然后还宣称宁可卫将军接手徐州也不愿意死对头糜竺的妹夫刘备至此。

    再譬如说,作为下邳城内可能是最渴望刘备至此的糜竺糜子仲,此时真见到刘玄德反而有些虚脱感毕竟,他之前为了能让刘备顺利接手徐州,一面在下邳城内不停的营造和称赞刘备的德行,给这许诺,给那个送钱的,一面还调度彭城兵马去徐州边界准备阻拦曹操。

    结果呢,刘备近乎于孤身至此,俨然是直接面见陶谦达成了协议,让他之前的所有努力与小心翼翼都显得如此俗不可耐,甚至堪称可笑!

    但是,最可笑的却还是陈登和徐庶前者湖海豪气,任性自为后者立场混沌,难分敌我然后二人一起受限于年龄、眼界,居然在那里自以为可以视天下英雄为无物,妄为大事!

    想想也是,历史上陈登是到了广陵后才渐渐跟孙十万一起共同成长起来,此时二人的缠绵根本尚未开始,甚至以刘备如今横压江淮的姿态,孙策敢不敢让自己二弟往这边冒头都是两说了。

    至于徐庶,他在另一个时空里,可是在荆州、中原一带游历、学习到足足三十多岁才露面,成为了刘备特定时间段的一个重要辅佐但此时呢?

    大概是梅雨本身也留恋世间的缘故,所以这个最后的尾巴显得格外狰狞,下邳城上方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然后雨水哗啦啦不停冲刷着整个下邳城。但不得不说,堂内炽热的气氛、堂外倾泻而下的气象,都完美遮盖了包括徐庶、陈登在内的不少人的羞惭之意。

    等众人纷纷问候刘备完毕,好不容易才重新在混乱的堂内外立定,又有侍女转出点燃烛火,稍微照亮,又有侍从搬来一把太尉椅让刘备落座于陶谦侧手独上的位置,秩序这才重定。

    “诸位,”陶谦眼见着局势如此,也懒得多言,只是随手一指。“我已老朽,前一阵子更是一病难起,便是医仙在此,也只能治理一时,却难当长久了,所以之前便有交还安东将军、徐州牧印绶归长安未央宫的意思,唯独徐州事物繁杂,你们一直不许罢了。但如今安北将军、刘豫州至此,他非只是天下间公认的英雄人物,更是老朽我的外侄女婿,算是可靠之人,若将两个印绶交给他保管,我岂不是能从容归丹阳乡中老死,也好枯叶落而归于根尔等以为如何啊?若有疑虑者,尽管出列”

    堂下一时无言,然后居然有一前列之人在不少人的期盼中直接出列。

    “赵府君,你说!”看到是州中难得清正大员、广陵太守赵昱,陶谦反而重视。

    “刘豫州。”赵昱先是朝着刘备微微躬身行礼,然后方才开口询问。“足下接手徐州,在下并无反对之意,只是敢问刘豫州你仓促至此,可有安定徐州之策?”

    “这就要先问问赵府君了。”刘备面无表情,只是在座中微微欠身便从容作答。“徐州素来以安稳闻名,又有什么乱子需要我安定呢?”

    “便是素来安稳,可一旦牵扯到交接这种事情,人心也会生乱,又怎么会继续安稳呢?”赵昱恳切相对。“而且非只是内,从外侧来说,此时时局还是偏乱的,刘豫州真无半点准备吗?”

    听到此处,刘备终于动容,却是明显失笑,和立在他身前不远处一直微笑的郭嘉颇显映照。

    “刘豫州在下所言哪里有什么可笑之处吗?”赵昱恳切相询。

    “并无可笑之处。”刘备当即微笑作答。“而且赵府君能够想到这一点,确实堪称忠谨清直,只是我也想问一句赵府君乱分内外,徐州内里乱源若不经过今日一事,如何能显现出来?而不显现出来,我又怎么好下手安定乱事呢?至于外乱,即便是赵府君不说,我从外面来,又怎么会不去尽力而为呢?”

    赵昱一时无言以对。

    而刘备却又不慌不忙,复又对着堂中诸多徐州文武坦诚以告:“诸位,来时我已经与义兄曹奋武有所交流了,此番我与益德双骑至此他其实是早就知道的。非只如此,孟德兄一直留在彭城边界也是因为在下写信相邀才专门至此为我稳定局势的而且备也不瞒诸位,若诸位此番许备代姑父大人暂掌握印绶,则此番事后,琅琊、彭城,以及东海郡沂水北面五县,我是准备交给孟德兄代管的毕竟,泰山盗匪始终反反复复,孟德兄善武事,请他统一调度北线战事,方是正理。”

    堂中许多人宛如又挨了一个巴掌一般,面红耳赤。

    而稍待之后,又是领下邳令的曹宏第一个跳出来,躬身称赞:“只要曹奋武与刘豫州同心同德,则中原一体,而中原一体,徐州又怎么会生乱呢?这真是极好的。”

    其余诸人也是纷纷跟上,再度恭维不止。

    不过,等到堂中暂时安静下来,刘备却复又微笑:“曹君此言其实也有不妥,不过也只是不妥而已譬如中原一体,不是还有河北相压吗?唯独依在下猜度,我兄公孙文琪也是一位以天下安定为己任的英雄,却也未必会过于在意徐州局面罢了王仆射,我兄为卫将军,天子履政之前代掌朝纲,而你今日持节至此,难道我兄没有旨意与你吗?”

    王朗叹了口气,却是双手奉节,肃然对于:“卫将军有令,若此行恰逢安北将军,却有两份经尚书台版制的正式旨意于安北将军与安东将军。”

    刘备当即肃容,起身躬身而拜,惊得堂中上下齐齐俯身随从下拜,唯独陶谦也要勉力起身,却被跟在王朗身侧的那年轻副史,也就是郭嘉了,当众阻止,说是卫将军有言,陶公年长,当以特例不拜,坐而听旨。

    旨意简单直接收刘备安北将军印,加左将军,依旧领豫州牧收陶谦安东将军印、徐州牧印,以年长荣归,老臣特例,赠太中大夫,加万石秩俸,再加前将军印绶。

    徐州诸人,包括陈登和门外的徐庶,此时只觉得脑子混混沌沌,更觉得自己之前种种想法与姿态过于可笑他们此时哪里还不明白?当自己这些人受制于利害关系、受制于眼界、受制于立场之时,公孙珣、曹操、刘备其实早就对徐州的归属有属于他们那个层次的认知与默契了。

    曹操和刘备是要携手抗河北的,所以两个人怎么可能相争?而按照刘备始终不愿意正面与公孙珣对立的政治姿态,作为盟主的曹操拿走北线、统帅前方,似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至于卫将军公孙珣,从公孙珣角度来看,他此时当务之急应该是长安,因为天子的事情才是唯一有可能动摇他统治基础的大事,至于徐州不是说徐州不重要,而是他心知肚明,陶谦、刘备、曹操三人身为中原同盟起始三家,又沾亲带故,相互之间十之**早有交流,那从河北的角度来看,这件事情根本就是中原同盟内部的一次和平交接而已!

    不是不能插手,而是从陶谦、下邳这里插手的余地真的不大!

    只不过,徐州毕竟太重要了,无论是从河北角度来看,还是从秉国执政的角度来说,总是要去刷一下存在感的。

    实际上,王朗和身上藏着好几个不同的旨意,都是尚书台版制的正品,内容却各不相同,乃是要看碟下菜的意思至于郭嘉之前见到刘备笑意明显,一方面是另有他由,另一方面却是因为刘备的出现并没有出乎邺城那边的预料罢了。

    回到眼前,刘备、陶谦一起谢过天子与执政的卫将军后,陶谦早已经心满意足,再无他想,只想着回家安乐等死罢了,而刘备却不由上前靠近王朗、郭嘉,然后多问了几句却也是询问其兄公孙文琪身体如何,公孙老夫人又可曾收到他托人带回的青梅酒?甚至还问了几句公孙珣子女的情况,其长女公孙离是明年还是后年及笄?

    这些大人物如此风度,让堂中不少人目睹耳闻之后不由神驰魂摇也让陈登和徐庶愈发无地自容。

    “其实卫将军近来别的都还好,就是上个月河北忽然地震,有些繁忙罢了。”王朗是个老实人,不免认真作答。

    “地震一事,那些腐儒没有说话吗?”刘备正色相对。“我兄是如何应对的?我记得他少年时便对这些天象归于人的事情显得厌恶。”

    “确实如此。”王朗坦诚以告。“地震以后,卫将军发出公告,说这种事情是天地之常态,而人定胜天,尽力去恢复生产便是然后大学中不免引起争论,还有大儒上书卫将军,请他停止在漳水修建铜雀台,连去年搬来大学任教的蔡伯喈蔡公也亲自去劝谏。”

    “那我兄是如何应对的呢?”刘备愈发好奇。

    “置之不理。”王朗一时苦笑。“铜雀台也没停”

    刘备闻言一时疑惑。

    见到新任左将军刘玄德如此表情,旁边一人立即拢手嗤笑:“卫将军素称礼贤下士,知错便改,而且简朴尚德,可如今一边大兴土木,一边阻塞言路,何谈英明?而且天人感应之论乃是儒家正道,卫将军总督河北,偏偏地震发于河北,这难道不是说天意恶之吗?”

    刘备微微蹙眉,一时没有作声。

    “便是以天人感应而言,此亦谬言也!”就在此时,一人忽然扶剑上前,抢在王朗身前昂然斥责,众人抬眼看去,却正是这些年颇有名声的郭嘉郭奉孝,其人中午之前进来时便做过介绍的。

    “何谈谬言?!”曹宏偷偷打量了一眼刘备,见到对方也同样面色好奇,方才迎面昂然对上。“愿闻足下高见!”

    “其一,自桓灵乱政以来,国家倾覆,天下崩坏,四维皆散,若论天人感应,当时天下才是真的混沌一片!战乱、饥荒、叛逆、瘟疫、地震、洪水这些事情会少吗?只是兵祸连结,太过明显,而人在其中活命都难,谁又会在意和记载什么灾异呢?这些异象和灾祸也只能随乱世没于混沌之中,落得无人察无人管无人问罢了!”郭嘉向前来到堂中,只在陶谦身前立住,然后回身环顾左右,慷慨作答。“而卫将军代掌国政这些年,使天下全然混沌至于今日一场地震便为人所察,是功绩呢,还是罪责,徐州诸君难道真的不懂吗?!你们中若真有所谓清直之人,又怎么会问出如此可笑之言呢?!”

    堂中诸人俱皆变色,便是刘备在喘了一口粗气后也缓缓颔首:“昔日董卓乱政在内,四十路诸侯分野于外,至于今日天下稍作喘息,确实是我兄的功绩又或者说,平定天下,使民稍安,此功绩吾兄甲于天下。”

    郭嘉闻言忽然微笑,却看都不看刘备,只是盯着堂中诸多徐州人等继续言道:“而其二,便是大家上书卫将军行劝谏事了,那又如何呢?正所谓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之主受国不详,是为天下王,有了地震,大家不去怪罪左将军、奋武将军、安南将军刘表、安西将军刘焉,不去怪罪太尉刘公、司空杨公杨彪、司徒皇甫公皇甫嵩,只去怪罪卫将军,这难道不是因为天下人都知道这些年真正维系天下运行的是卫将军吗?!”

    门外闷雷滚滚,堂中噤若寒蝉,便是刘备也陡然肃容,陶谦也扶额不语。

    “在下才疏学浅,却也知道,天地日月四维运行皆有所系!”待到雷声滚过,郭奉孝继续睥睨而言。“而若徐州诸位忘了的话,我也不妨再提醒诸位一遍自桓灵乱天下以来,天子年幼,不能理政,又逢董卓废立荼毒,当此时,收拾河山,鞭笞天下,代天子掌海内者,实卫将军一人也!今日天下得片刻安宁,尔等能坐于徐州井中观天地,妄议局势,也在于卫将军之恩德!”

    堂外门侧,徐庶几次握紧腰中之剑,几次又颓然松开因为他本能的想在心中驳斥此人,却居然无所得,其人言语看似的诡辩,但其实是有一番道理的!

    可怜徐元直,自以为自己二十六岁算是学成出山,却不料不仅是卫将军、刘豫州、曹奋武这些人英雄气概远超于他,便是当年同郡同岁少年,今日居然也再度远远将他甩开!

    而抛开这些异样情绪不提,郭奉孝的话,同样给徐元直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后者不是没有从这个角度,这个思路去想过事情,但是却一直囿于见识和母亲的忠孝教导而不愿深思此时被对方点开,却恍然而悟,天下并不等同于汉室,忠于汉室没有问题,但是忠于天下却同样可以昂首挺胸立于世间的!

    “至于铜雀台一事。”郭嘉继续笑道。“河北数年秋收丰盛,仓储堆积,这个时候正该将库房中的陈粮、旧布、新钱拿出来使用,不至于浪费才对所以要重修驰道、清理河道,铜雀台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而且铜雀台也不是什么传闻中的宫殿,此台的图纸在下有幸见过,夯土高台之上建立屋舍,其中卫将军及其家眷所居不过其中十之一二,倒有三成归于文学馆,三成归于演武台,台下更是阅兵、聚兵之处!其实卫将军早说了,若将来能一统天下,让海内安定,一定要整饬旧都或长安,届时便在渭水或洛水上建立三台一台归大学,一台归义从军校,一台照搬铜雀台,归文学、演武之事,非只如此,邺城、昌平、成都、太原、下邳、秣陵、襄阳,都要有这么一座台!如此方能使文学昌盛,使士民尚武,使天下归心!诸位,卫将军的志向,你们就不要以区区之苟且,妄自揣度了!”

    “早听说颍川郭奉孝的名声了,但今日相逢,才知道仍然小瞧了足下。”片刻之后,刘备终于在一片沉寂中缓缓而答。“足下的言语堪称慷慨激昂”

    “是卫将军的行为举止,志向言语,自带慷慨之气,郭某复述之时言之有物罢了。”郭嘉终于扭头看向了刘备。“不过,刘豫州也不必妄自菲薄,足下今日能轻身至此,其实已经有了卫将军三分气度!”

    刘备沉默以对,半晌方才缓缓颔首:“且观之吧!兄长用心于长安,履天下事,自然是比我强的,但徐州区区之地,今日无论如何,便由我与孟德兄暂为之好了。”

    “徐州区区之地,卫将军不以为然,但是我们下面为臣子的却要奋力争一争的。”郭嘉忽然扶剑再笑。“下邳这里,徐州腹心这里,陶徐州与刘豫州早有私相授受,我们自然不会多事。但”

    “足下若是想说青州水军会浮海南下,绕到琅琊臧将军身后,胁迫他降服的话,也请不必多言。”刘备忽然振奋以对。“自当年辽东浮海趋青州事后,天下无人再敢小觑水军,而海中船只以尖底、高舷、细长为主,大大不同于江河之船,也是一望便知的,来时我已经遣麾下海军校尉周瑜引海船四十艘,水军一万,沿海从广陵北上了”言至此处,刘备瞥了眼身侧一言不发的张飞,不由微微一顿。“备是万万不敢与我兄为敌的,但今日受陶徐州托付徐州事,总不能不许我防卫本领吧?”

    “这是自然。”郭嘉微微变色,又瞅了一眼之前唯一上前与刘备对答的广陵太守赵昱,还有一样不发只是扶额咳嗽的陶谦,旋即再度微笑如常。“我们也只是得了卫将军许可后勉力为之而已可是刘豫州,你不免弄错了一件事情。”

    “何事?”

    “若臧将军早已经降服关镇东,而此番青州水军南下原本是要试着图谋东海呢?”郭嘉微笑反问。“当然,若遇到刘豫州的水军,我想东海自然是求不得了。”

    刘备难得愕然,却是死死盯住眼前的年轻人不放。

    而郭嘉却不再多理会,只是微微拱手,便居然要扔下王朗与满堂脑子已经烂如浆糊的徐州上下,先行离去很显然,他与王景兴虽然同路,却各有所属,根本不是一个系统的人。

    “奉孝且住。”就在这时,刘备忽然又喊住对方。“事已至此,多言无益还请足下留下做个见证!”

    郭嘉在陈登等人的瞩目之下,微笑复还。

    “诸君。”刘备收拾情绪,重新立于陶谦之侧,放声而言,声振屋瓦。“今日陶徐州许我代掌徐州之地,诸君可还有所疑?”

    堂中上下,面面相觑,只觉自己之前举止在当今天下英雄之前宛如小儿博戏一般可笑,便是陶谦那个垂垂老朽欲死的姿态也是让人胆战心惊,谁还敢疑?!

    实际上,便是原本被陈登、徐庶认定要惹事的笮融,此时也都战战兢兢,不敢擅发一声。

    “诸位若无言,备却有几句言语要言之在先。”刘备继续放声而对。“陶徐州待人以宽,故多有放任,但今日刘备暂为徐州事琅琊、彭城且不论但凡刘备能管束之处,乡亭九品官职以上,不可私授,此其一也!”

    陈珪、糜竺等人噤若寒蝉,俱皆低头。

    “屯田百姓当归公制,不可为大族私用私利,此其二也!”

    陈登怔了一怔,却不禁面色愈发涨红。

    “佛法虽劝人向善,然不可聚众流离,浪费公努,此其三也!”

    笮融握拳又松,欲言又止。

    “度田清户,废察举而立州学、科考,新政之事即日展开,此其四也!”说着,刘备从容拉起衣袖,复又扶着腰中佩刀,环顾左右,睥睨而问。“此四事,望诸位与我袒臂共约,诸位可愿从之?!”

    堂中鸦雀无声,却也无人先行随从立誓。

    而就在此时,门外雨水淋漓之间,忽然有一人掷一物入内,复又扶剑而入众人愕然回头,只见那物却是不知何时溜出去的丹阳兵校尉许耽的首级,至于扶剑而入者,赫然是一直跟在华佗身后的那个颍川徐庶。

    “此人趁着雨势到院外寻旧部,商议引泗水南岸丹阳兵至此作乱之事,已经被在下直接斩了!”徐庶浑身湿透,喘着粗气作答,却又忍不住去看那回头来看自己的郭嘉郭奉孝。“大局已定,擅为乱事,庶今日之斩可称善否?!”

    “善!”刘备只以为对方是看自己,当即昂然作答,而且眼中欣赏之意格外明显。

    “善!”陶谦咳嗽两声后,也是咬牙回复。

    “善!”第三个说话的却是陈登。

    而陈元龙大声喊出此字之后,复又拔刀出鞘来到刘备身前,然后转身面向堂下诸多徐州达官显要,却又干脆以刀刃划开自己的衣袖,奋力袒臂而言:“刘豫州天下英雄,而徐州混沌已久,行新政以归天下主流之事本当自然今日就请刘豫州为徐州事,也请诸位即刻袒臂立誓相从,否则便如此袖!”

    堂中诸人,俱皆面色煞白,他们先看陈登,再看刘备,复又回头看门内徐庶,最后又去看地上首级,随即争先恐后,纷纷袒臂立誓。

    一日间,徐州大局已定。

    我是绝不加更的分割线

    “建安五年,三月,有民得铜雀于漳水畔,太祖大喜,使起铜雀台,左右皆谏,太祖不听。四月河北大震,左右复谏,太祖收谏书示众,起台如故。长史吕范不解,问于太祖,太祖对曰:天地日月四维皆有所系,是为天人感应,而今诸儒以此来对一人,何解也?故示之于众至于铜雀之台,固心之所愿也,不敢辞。范乃笑。”新燕书卷二太祖武皇帝本纪

    :这是今晚的,今晚不用等了,顺便更正一下啊,上一章之前是151,现在这一章之后是164本月超纲了,多的算白银盟加更,可好?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