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子书 » 科幻小说 »人间最得意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五十章 日月不见,人间多事

第七百五十章 日月不见,人间多事

文/平生未知寒
人间最得意 本章字数:22854 人间最得意txt下载
推荐阅读:
    大战尚未结束,两位人间最强者,看起来也并没有将自己的最强实力拿出来。

    柳巷按住剑柄的那一刻,这才是大战的真正开始。

    至于之后的那万柄长剑何时动,武帝的法相又会在什么时候生出来,这些都是很难让旁人知道的。

    但是当柳巷拔剑出鞘的时候,所有观战的人都感受到了那股冲天剑气,搅得云海翻腾。

    武帝身处那个巨大的旋涡之下,看着对面光景,也有些神情微变。

    柳巷这一番搅动云海,便有不知道多少霞光照射下来,本来已经是黄昏,云海都被残阳映照得如同鲜血一般,当柳巷的剑气冲破云海之后,这残阳便落到了人间,和武帝的那个如同地狱一般的景象成就对峙之态。

    两边界限分明。

    柳巷也不管,提着剑便掠向了武帝,武帝随即也跟着掠来,两人在交界处,刀剑相撞!

    磅礴的妖气和剑气碰撞,就像是一颗巨大无比的石头被人扔进了湖面。

    砰地一声巨响。

    九天之上,罡风凌厉。

    无数气浪在四周。

    这气浪不仅能够绞杀飞鸟,只怕是沧海修士也难以坚持。

    柳巷往前递出一剑,剑光从剑尖处迸发出去,手中长剑的剑气暴涨,无数道青色剑气在这里泛滥,武帝的一刀斩开柳巷的长剑,刀光如同天上的明月一般皎洁。

    但下一刻,便又变得如同烈日一般。

    这便是明月。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

    柳巷神情严肃,他是山河第一人,这辈子和人对敌,便从未出现过如今这样。

    他的四周到处都是妖气和刀光,一但应付不好,便很有可能被刀光所伤,像是他们这样的层次大战,一旦是受了伤,之后便有可能步步受挫。

    所以谁也不愿意率先受伤。

    这是两个在沧海里走得最远的男人。

    世间再也找不出一个人境界能够和这两位相提并论的人。

    武帝一只手再度捏碎一道剑光,然后问道:“你一分为二去寻长生,有几分可能?”

    两人虽然还是在倾力厮杀,但是这厮杀之余,仍旧可以张口说话。

    就如同现在这般。

    柳巷扯过一缕刀光,然后说道:“既然走到沧海尽头不能再前行,便只能独辟蹊径,一分为二其实是两人同源,当这两人都是沧海尽头之后,再回归一体,自然便能再前行一步。”

    这虽然是李扶摇提出来的想法,但是也只有柳巷和武帝这样的人能够去想这里面到底有几分问题,和有几分成功的可能。

    武帝一点便透。

    他大袖一招,揽来不知道多少妖气,然后便说道:“如此是有机会,就是有两点不能保证,头一点就是分出去的那个人到底有没有可能成为沧海,至于第二点,便是最后合二为一到底是谁做主。”

    这便是两点问题。

    也是最重要的两点问题。

    柳巷一剑斩开积蓄在身前的那团妖气,然后剑光便落到了武帝的衣袍上。

    那件黑色衣袍,上面有着无数花纹,在遇到这道剑光的时候,光芒大作,很快便消散了那些剑光。

    “用冰海岸边的寒蝉吐丝做的,还是能拦下你几剑。”

    武帝神情微变,伸手按在了柳巷的肩膀上,无数妖气从掌心处涌出,这些妖气不管是要顺着柳巷的经脉去到柳巷的灵府,还是说直接便要摧毁柳巷的身躯,都是十分厉害的手段。

    柳巷身前散发出了些光芒。

    但还是没有能挣脱开武帝的那只大手。

    柳巷干脆放弃挣脱这只手的打算,而是让不知道多少剑光从自己的肩膀处迸发出来,带着剑气。

    剑意丰沛这个词,用在世间绝大多数剑士身上,都可以勉强说上一说。

    但要是这个词只能用在一个人身上,那就只能用在柳巷身上。

    他的剑,是世间最强,不管是谁,都没有办法抹杀。

    剑光照亮了整个天幕,然后便有许多落到了武帝的手上,仅仅片刻,武帝的手里便生出了不知道多少伤口。

    那些都是剑痕。

    那些细微的伤口在缓缓变大,是因为伤口里有着剑气,这些剑气不除去,武帝便要很麻烦。

    只是武帝对此并没有太在意,他在意的就是他袖子那块布料。

    那件衣袍是寒蝉吐出的丝所做,算是这个世间最为坚硬的一件法宝。

    但是还挡不住柳巷的剑。

    武帝看着柳巷,忽然笑了起来,“原来你这么强。”

    是啊,原来你这么强。

    之前说修士们对于武帝这座高山有多高,风景有多好,都只能猜测,其实武帝对于柳巷,也只能是猜测。

    他的确是不知道柳巷有多强,只能通过猜测。

    现在却是发现,自己想象中的柳巷,其实不是现在的柳巷。

    他一位柳巷不管怎么强,都还要差去他一线,但是现在看来,柳巷不差那一线,和他在伯仲之间。

    当然,同样的感受其实也在柳巷心里生出,他也如同武帝那般想。

    这才是天幕之下的最强两人。

    武帝收回大手,重新握住刀柄,对着柳巷一刀斩出,无比磅礴的刀气斩开柳巷身后的一座高山,尚未停息,更是蔓延而去,不知道几万里。

    剑仙一剑,最强者便能有九万里之遥。

    他境界足以和柳巷相比,一刀劈砍而出,能有几万里也在情理之中。

    两人在云海之下交战,这一战已经波及了不知道多少地方了。

    李扶摇抬头看着那一片天空,想着那万柄长剑什么时候会离开天幕,也想着武帝什么时候会撑开法相。

    在剑山外围的大妖们看着那一幕,便生出了很多别的心思。

    这里之后又来了一位大妖,将妖土里发生的事情已经告诉了他们。

    那位女帝斩杀了帝师,拿回了天妖令,并且用天妖令传下了第二道命令。

    那便是不能让那些妖族大军再度南下,没有出妖土的,只能守在妖土边境。

    至于已经南下的,也已经派人去通知返回北方了。

    这场大战在最短的时间里都几乎便要停下来。

    这已经是叶笙歌所能够做的所有东西了。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大妖们没有立即做些什么,在观看了那场大战之后,才总算有人开口了,“诸位觉得陛下到底有几分胜算?”

    武帝的胜算,才是大战是打还是言和的根本。

    另外一位大妖说道:“陛下功参造化,世间无敌,定然要胜过柳巷那匹夫。”

    最开始的那位大妖听着这番话,冷声道:“既然说陛下定然能够胜过柳巷,那我们现在便攻上剑山,斩杀了那些剑仙便是。”

    “这”

    有大妖犹豫道:“若是陛下恼了,只怕不好,陛下说这是他此生最后一战,而且还是和柳巷,此刻要是我们出手,只怕陛下会不喜”

    “陛下即便是万妖之主,但是这是为了我妖族大义,只怕陛下也会在意大局!”

    现在说话的这一位,是妖族,是帝师也极其信任的妖君,帝师现在虽然已经死去了,但是他还是很想完成帝师的遗愿。

    只是这句话一说出来,便被另外一位妖君深深看了一眼,冷声道:“现在陛下还没死,谁不敢不理会陛下的旨意?”

    武帝虽然在位的三百多年里,并没有多少时间出现在世人的视线里,但是妖族一直都是个强者为尊的地方,武帝既然能够成为妖帝,既然能成为这个天幕下最强的人之一。

    便一定会有一大波追随者。

    不用武帝多说,自然便会有那么好些人愿意去为武帝而死。

    “陛下还在,那一切便只能听陛下的。”

    有人一锤定音。

    只是还有另外一层意思,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要是武帝现在之后离开人间了,那便要看他们的了。

    人间多事。

    武帝拦下一剑之后,总算是露出了些疲态,他看着柳巷,说道:“来些真的吧。”

    之前那些手段,在旁人看来,都已经是绝世手段了,但在武帝嘴里,似乎还算是有余地。

    柳巷想了想,说了句好。

    说了这个好字。

    武帝便开始缓慢变大,很快一尊巨大的法相便出现在这里,这尊法相只怕有数百丈之高,看着便如同一尊绝世魔神,九天十地,不管什么,似乎便是这尊魔神只手便能斩杀的。

    之前武帝在这个巨大旋涡里显得很小,现在却是变得十分之大。

    武帝变得十分高大,那一袭黑袍,便遮挡了整个天空,如果说之前那天幕上的万柄长剑,几乎便算得上是遮天蔽日,那么现在武帝这尊法相,才是真正的遮挡天日。

    那就像是一团黑云,遮挡了一切。

    没有什么能够透过这一团黑云。

    在那尊巨**相之前,柳巷便显得极度渺小,但是他虽然看着小,但是他有剑。

    有很多剑。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一柄剑开始动了,随着那柄剑开始动了之后,云海前,那万柄飞剑,都跟着动了。

    那是无数剑开始动。

    剑气滔天,剑意更是不知道有多丰沛。

    那些剑如同一条条长龙,朝着武帝的巨**相而去。

    柳巷的手段不止这么些剑,但是这么些剑,一定是他最重要的手段之一。

    飞剑如同蝗群过境。

    武帝大手一挥,便握住好些长剑,一用力,便折断不知道多少。

    天地之间充满了剑的哀鸣之声。

    山顶的那几位剑仙听着这些哀鸣声,也有些动容,剑是剑士视如生命的东西。

    当然,除去哀鸣声之外,还有别的剑鸣声生出,这些剑有的是剑冢里已经残了的剑,他们若不是被柳巷带出来,或许这一辈子都只能呆在剑冢里,只能在剑冢里哀鸣,再也见不到下一位主人。

    至于在洗剑池里的那些剑,有些是新铸出来的,有些是剑道前辈的身后之物。

    他们有些有过一位或者多位主人,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大战,但是从来没有一柄剑遇见过的敌手有像是武帝这样强大的。

    所以它们也有战意。

    那些剑鸣声便是它们吹响的号角。

    无数剑意在云海里,无数剑意在里面翻腾。

    剑光不断的生出。

    柳巷随手握住一柄剑,又随手一剑扔出。

    那些长剑有些被折断,有些被击飞,都落到了地面。

    武帝神情冷漠,看着这一切。

    柳巷说道:“看剑。”

    之前他便说过一句看剑,现在又说了一句。

    这一次,真的再次出剑。

    无数断剑残剑从那些滚落的地方重新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那些剑或许只有半柄,或许只有一截剑身。

    但是很快便来到天幕

    所有剑都聚在了一起,然后便出现了一柄巨大无比的长剑。

    那柄长剑一定会是这整个世间最大的剑。

    柳巷一跃而上,站在剑身之上。

    然后看着武帝说道:“看看我这一剑,如何?”

    武帝点头,但没有说话。

    他和柳巷,其实不仅仅是对手,也更算是知己,境界到了他们那个层次,这个世间其余人都不知道他们到底在想什么,只有他们两人可以互相明白。

    武帝在接这一剑前,冷然道:“老师知道怎么解决功法的问题,其实朕也知道,朕只要不往前面走一步,便没有问题,只是长生在前,谁又能忍得住?若不是人间还有你柳巷,我早已经一步跨出去了。”

    长生无望,这种事情,是最痛苦的。

    但是武帝这样骄傲的人,也一定会去试试。

    今日这一战,若是他胜过柳巷,便一定会往前再走一步,若是他输了,那便万事皆休。

    胜过柳巷,便算是在人间了无牵挂了。

    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只是柳巷太强了,让武帝也不觉得一定能够胜过。

    尤其是现在的柳巷。

    他站在那柄巨大的长剑上,朝着武帝一剑而过。

    剑气早已经散乱,剑尖更是已经抵到了武帝的胸膛。

    那袭黑袍开始寸寸撕裂。

    武帝的大手放在了剑身上。

    以往都是一只,现在却是两只。

    两只大手握住那柄巨剑。

    无数磅礴的妖气就在他的掌心里生出,然后灭绝。

    那幅景象,若是让外人看到,那些人也是一定会震惊不已的。

    这是属于这个世间最强者的境界,是纯粹的大道气息。

    柳巷站在剑柄处,对着武帝说道:“这里离你,差不多还有百丈距离。”

    世人皆说,世间剑士,一丈之内,都是死地。

    但他哪里是普通的剑士。

    他可是柳巷!

    百丈之内,犹是死地!

    武帝哈哈大笑,声震四野。

    只是一刻之后,便明白了柳巷这句话的意思。

    武帝松开握住巨剑的手,这一次大手朝着柳巷探去。

    那柄巨剑撞向武帝胸口,武帝也在往前而行。

    只听得砰然的一声,巨剑在开始寸寸断裂,虽然武帝胸口也算是血肉模糊,但是他的那只大手似乎便已经要按到了柳巷的身躯。

    柳巨剑断裂,尚且没有能重伤到武帝。

    柳巷还能做些什么?

    他握住手中的那柄三两,朝着前面走了过去。

    这一番较量,至少有一件事可以明了,那就是柳巷比之武帝,还是在伯仲之间。

    柳巷疯狂调动灵府里的剑气,手中长剑剑气暴涨,只是在武帝这尊巨大的法相面前,的确还很小。

    柳巷一剑斩向那只大手,大手瞬间血流如注,只是柳巷也被武帝的另外一只大手砸中。

    剑光也好,还是说妖气也好,在这个时候,都开始消散。

    这是说明两位沧海修士都已经开始力竭了。

    柳巷被一只大手打中,却是立而不倒,整个人如同一尊雕塑,朝着武帝递出一剑。

    那一剑准确无误的刺中了武帝的胸膛,但是好像却不能继续往前刺去。

    武帝的大手也有些无力了,但是还是打在了柳巷身上。

    两个人的都遭受了重创。

    天边的异象都消散了些。

    武帝看着柳巷,柳巷也看着武帝。

    武帝说道:“你还能递出一剑吗?”

    柳巷摇头。

    武帝哈哈大笑,“那就这样吧。”

    就这样吧,有很多层意思。

    在这里便是最简单的一种。

    就是结束吧。

    怎么结束?

    是一个人死,还是两个人死?

    柳巷说道:“有机会再打过。”

    武帝没说话,只是整个人好像都失去了生机,朝着身后倒去。

    而柳巷也同那些碎裂的长剑滚落下去。

    无数剑在哀鸣。

    天边响起了雷声。

    若是一个沧海离开人间便有一场血雨,那么像是柳巷和武帝这样的人离开人间,会有什么动静?

    或许那是整个世间的哀伤。

    这场血雨一直不停歇。

    在边境上无数的妖族大军都已经看着南方,有的人眼里满是战意,有的人却神情复杂。

    但不管是怎么,都再没有人能够南下一步。

    他们不知道现在山河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即将会发生什么。

    只是在等。

    或许是等着另外的妖族大军归来,也或者是等着剑士们杀到这里。

    等待是最漫长的事物。

    会让人消磨一切耐心。

    这样往往会使人癫狂。

    只是现在,即便癫狂,也要等。

    没有谁能够往前一步。

    因为远处的山上,站着一个白裙女子,她面朝南方,神情平淡。

    所有人都看着她的背影。

    所有人都要等她的决断。

    武帝离开人间之后,妖土还有一位女帝!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