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子书 » 科幻小说 »我游戏中的老婆最新章节列表 » 第949章 五马分尸!

第949章 五马分尸!

文/四喜乾果
我游戏中的老婆 本章字数:9832 我游戏中的老婆txt下载
推荐阅读:
    荣禄明白,今天就是他的死期!

    回想他这波澜壮阔的一生,荣禄毫不后悔自己做下的任何事,他只是恨,恨老天不站在他这边,恨自己运气不好。

    二十年前,如果不是唐仙儿横空出世,他就能统一南派,成为千门门主!

    十几天前,如果不是王枫横空出世,他就能歼灭毒后和所有毒王,成为金山角独一无二的毒王!

    只可惜

    在荣禄看来,不过是成王败寇罢了。事到如今,他也只能认命了。

    随着荣禄被压到神案前,整个人完全的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现场沸腾了。

    一个瞎了一只眼的老人双手紧紧握住,微微颤抖着。胸脯剧烈地起伏着,仿佛就要爆炸的一个大气球,脖子上的经脉抖抖地立起来,脸涨得通红,从脖子一直红到耳朵后,那样子就像一个愤怒的关公。他紧紧地抿住嘴,腮帮鼓鼓的,原本的小眼睛一下子瞪得大大的,死死地盯住荣禄,眼中喷出的一团火,仿佛要烧掉面前的人!

    “荣禄”

    瞎眼老人爆吼了一声,冲到了近前,喝道:“你还认得我吗?”

    “你”

    荣禄微微眯眼,打量着眼前这位风烛残年的老人,若有所思的说道:“你是九阳堂的吕承德?”

    “哈哈哈……”

    名叫吕承德的瞎眼老人放声大笑,不过那笑声却是悲凉无比,他指着荣禄,几乎咆哮出声:“二十年前的那个夜晚,你路过九阳堂,我身为堂主,对你尽心尽力的招待!你临走之前杀光了我的家人,上上下下二十多口,被你全部杀的精光!连老人小孩妇女都不放过!你这个畜生!”

    “老子侥幸活了下来,却瞎了一只眼!苟延残喘了这么多年,就想问问你这个畜生,为什么要杀光我家人?!他们到底怎么得罪你了?!”吕成德怒不可遏的吼道。

    荣禄冷冷一笑,说道:“二十年前的那个夜晚,我正在和北派的人商议一些事情。我清晰的记得你儿子站在门口偷听,为了防止消息走漏,所以我就把你儿子杀了!”

    “畜生!你这个……畜生!”吕成德气的浑身发抖,颤声道:“当时正值隆冬,我担心你受冷,就让我儿子端盆炭火给你,你……你……竟然……”

    荣禄淡淡道:“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他偷听我和北派的谈话,我倒是隐约记得杀他的时候,他手里倒是端着一盆炭火!原来是杀错人了,呵呵……”

    “畜生……恩将仇报的畜生!”吕承德大吼,嘴中咳血。

    南派人人愤怒,一道道目光涌动着无边的仇恨。

    “我当时和北派密谋的就是谋害老门主之事,事关重大,宁肯错杀也不放过任何一个人,算是你儿子倒霉吧,希望你能谅解!”荣禄望着咳血的吕承德,没心没肺的说道。

    “狼心狗肺,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吕承德几乎把牙齿咬碎,胸中酝酿的仇恨比海还深,大声吼道:“你错杀了我儿子,为何又要杀掉我全家?”

    “斩草就要除根,万一你儿子跟家人透露了我的秘密,那我不就完蛋了么?所以,我就把你家人全都杀光!”荣禄淡淡的说道。

    噗……

    吕承德怒火攻心,嘴角咳血,疯了一般的朝着荣禄扑了过去。

    “荣禄狗贼,我杀了你!”

    “奸贼!”

    “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东西!叛徒、走狗!”

    ……

    一个个南派老人都怒的丧失了理智,纷纷朝着荣禄扑了过去,恨不得生吞其肉。

    现场失控了!

    徐敖望着这种场面,眉头紧皱,大家的心情他可以理解,但这是大典,哗啦啦的都冲上去,大典还办不办了?

    “崔爷,这”徐敖望向站在首位的第一将。

    崔小辫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暴喝一声:“都给我住手!”

    这一声他利用强大的劲气传递而出,舌绽春雷,响彻全场。

    纷乱的场面顿时停滞了下来,一道道视线落在了第一将的身上。

    “家有家法,门有门规!”崔小辫开口,道:“各位老兄弟的心情我能理解,对于这个奸贼荣禄,我何尝不是痛恨万分,他害死了我的结义大哥,害死了我的手足同胞,害……害死了我的亲生儿子……”

    崔小辫咬着牙,道:“但是,不能乱了规矩,这是祭天大典,由不得你们胡来。杀荣禄要用忠义刀,门主不在,就要由我第一将执行!”

    “各位老兄弟,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马上我亲手为你们除奸!”第一将掷地有声的说道。

    第一将在南派老人中威严极大,这番话又至诚至恳,一个个南派老人都平静了下来,纷纷退了回去。

    不过他们心中的怒火没有平息,全都死死的瞪着眼睛的,等着看荣禄伏法的那一刻!

    这时,司仪恰到好处的喊道:“千门第三将徐敖宣读荣禄罪状!”

    徐敖站起身,面色冷峻如冰,拿着早已准备好的罪状书,来到荣禄面前,喝道:“叛徒跪下!”

    荣禄冷冷一笑,说道:“徐敖,你身为第三将,没有资格审我。无论怎么说,我都是老门主的义子!”

    砰!

    一位南派弟子抬脚狠狠的踢向荣禄膝盖,直接把他踹倒在地,又上来一个人按住荣禄的肩膀,让他动弹不得。

    徐敖打开罪状书,咬牙切齿的喝道:“逆贼荣禄,图谋不轨,聚众谋反,谋害门主,擅杀同胞。凡此种种,罪恶昭彰,罄竹难书,荡波难平!为昭门规,为泄民愤,议将荣禄处五马分尸大刑”

    五马分尸!

    听到这四个字,所有的南派人都拍手称好!觉得无比的解气,唯有用如此极刑,才能泄心头之恨!

    “荣禄,你可有异议?”徐敖合上罪状书,冷冷的问道。

    五马分尸!

    这是一种可怕的酷刑,即用五匹马拉扯尸体的头和四肢朝着五个方向拉扯,直到把人拉的四分五裂,可谓是惨不忍睹。

    荣禄的眼中划过一抹惊惧,大声喊道:“徐敖,你没资格这么对我!我不服!”

    “好!”

    “好!”

    “好!”

    整个北狼山响起了山呼海啸一般的叫好声,无数南派人纷纷扯着嗓子大吼,把荣禄的声音给压了下去。

    “好,既然你没有异议,那就开始行刑。”徐敖摆了摆手,说道。

    “第一将行刑,忠义刀先斩三刀六洞,五马就位,分尸叛贼!”司仪大声的喊道。

    荣禄浑身哆嗦,妈的这是要把他折磨到极点,先用忠义刀斩他,又用五匹马分他尸,太残忍了!

    第一将快步走到神案前,猛然抽出插在上面的忠义刀,杀气腾腾的朝着荣禄走去。

    “狗贼,害死我大哥,害死我独子,我等了二十年,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崔小辫脸上涌出一抹残忍的笑意。

    荣禄望着逐渐靠近的第一将,身体不由自主的发抖。

    “南派因你四分五裂,门人因你自相残杀。一个个同胞死去,一个个家庭破碎,这二十年的苦难,这二十年的血仇,今日该画一个句号了!”

    崔小辫每走一步,声音就加重一分,杀意沸腾如海。

    “忠义刀,斩奸佞!”

    第一将大吼一声,猛然扬起了手中雪亮的长刀,就要朝着下方的荣禄狠狠的砍下。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大喝陡然响起:“刀下留人!”

    刷刷刷

    一道道视线顿时朝着声音来源的方向望去,那青石台阶之上,一行人快步走来。

    当他们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不少人都是一惊,北派的人竟然来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