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子书 » 科幻小说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二章 大婚

第九十二章 大婚

文/爽口云吞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本章字数:31168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txt下载
推荐阅读:
    经过簪花会的事后凤明阳和阮伽南两人进入了一种诡异的关系中,而在这种诡异的关系中,很快便迎来了两人的大婚之日。

    虽然时间很赶,但是大婚的人是宁王,是皇上最喜欢的皇子啊!所以没人敢怠慢敷衍,该有的不但要有,而且还是要最好的,有条不絮的准备妥当,终于是有惊无险的到了大婚之日。

    宁王早已经出宫立府,拜堂成亲事宜自然是要在宁王府进行的。但是他也得一大早起来到宫里拜过皇上皇后和柔妃才会出宫迎娶王妃到宁王府拜堂。

    进宫的时候他还是穿着寻常的锦服,直接到了皇上的宫殿,皇后和柔妃也都在。他微微松了一口气。

    “儿臣拜见父皇,母后,母妃,祝愿父皇健康长寿,万岁安康,母后母妃青春常驻。”因为日子特殊,凤明阳行了跪拜大礼。

    皇上闻言不由得笑了起来,对着皇后笑骂道:“你看小九这孩子,请安的话都改了,哪有人像他这样请安的。”

    皇后也抿唇笑道:“虽然是改了,倒也新鲜。想来是今天小九大婚,他心情到底是有些不一样的,皇上就不要计较了。柔妃你说是不是?”

    “可不是嘛,皇上,臣妾斗胆,今天是小九大婚之日,皇上对小九可不要这么严格了。”柔妃脸上也满是喜气。她穿着喜庆的宫装,一向不喜欢繁琐也在头上插满了珠钗,脸上画了精致的妆容,多了几分雍容贵气。

    皇上故意瞪着眼睛道:“朕什么时候对他严格过了?几个皇子当中朕对他是最放纵的了!”

    小九身体不好,他也不勉强他做什么,只要他好好养着身体,这哪里是严格了?

    “是是是,父皇对儿臣一向纵容。父皇对儿臣的心,儿臣从不忘记。只盼着儿臣大婚后身体能好起来,也可以帮父皇分忧。”

    皇上喟叹了一声,看着他的眼神满是感慨,“小九也终于要大婚了。这也算是了结了父皇的一桩心事。小九啊,你大婚之后可就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了,最要紧的就是赶紧生一个孩子出来。”

    柔妃也连忙附和道:“对对对,这个才是重中之重!小九,大婚之后你可要努力啊,争取早日让你的王妃诞下嫡子,知道吗?”

    凤明阳有些哭笑不得,“父皇,母妃,儿臣这都还没有拜堂呢,你们就说到生嫡子的事了,这是不是太着急了一点?”

    “不着急,不着急,我们也是提醒你一下。就怕你这性子慢吞吞,不紧不慢的。”

    “皇上,柔妃,还是先别说这些了,正事要紧。千万别耽搁了吉时啊!还有,小九,你怎么不穿着喜服就进宫来了,万一时间赶不上怎么办?”皇后有些嗔怪。

    皇上和柔妃这才发现了他身上竟然没有穿着喜袍。

    “你这孩子,进宫的时候怎么没把喜袍穿上?这样的话就不用担心会赶不上耽误吉时了。”柔妃也不由得摇着头。

    “不用紧,还有时间的。”

    “我看不如这样吧,我这里也准备了一套喜袍,小九就穿这一套吧!”皇后突然说道。

    皇后这话一出,几个人都怔住了。

    皇上反应过来之后有些不解,“皇后这里怎么会准备了喜袍?”

    皇后笑了笑道:“说出来也不怕皇上笑话臣妾。其实是臣妾看小九的亲事都定下来了,心里就想到了乾阳这孩子,他跟小九同一天出生,小九要大婚了,下一个也该轮到他了。所以臣妾就有些心急,先一步准备好喜袍给他了。”

    “原来如此啊。”皇上恍然大悟。

    柔妃急忙道:“既然是这样,那小九就不能穿这件喜袍了,这可是娘娘给八皇子准备的喜袍。”怎么能让小九穿呢?

    凤明阳也道:“是啊,既然是为八哥准备的,那就得留给八哥,我不能占用了。”

    皇后却淡声道:“这有什么,你两兄弟的感情一向要好,乾阳知道的话也不会介意的。”语气很是不容拒绝。

    柔妃怔了一下,无措的望向了皇上,“皇上,您看”

    皇上一下子也为难了起来,“这”沉吟了一会儿皇上才道:“皇后,既然是你帮乾阳准备的,那”

    “皇上,”皇后打断了皇上的话,“小九大婚臣妾也没有什么好送的,既然这么巧,有机会在,臣妾就当是送给小九大婚的礼物好了。至于乾阳,他的亲事八字还没有一撇呢,还早着,再重新准备就是了。”

    凤明阳沉默了一下才抬眸道:“既然是母后一番心意,那我就收下了。”

    听到他这么说,皇后这才露出了高兴的笑容,“这才是嘛。你和乾阳感情一向好,哪需要计较这么多。”说着皇后站了起来道:“来,皇上,柔妃,不如我们就一同去偏殿,看看小九穿上喜袍会是什么样的!”

    事已至此,皇上和柔妃也不多说什么了。

    偏殿里,皇后身边的大宫女已经将喜袍拿了出来。喜袍是凤歧国传统的式样,不同寻常百姓男子成亲,这件喜袍多了几分贵气和奢华,上面用金线绣了四爪金龙、云纹、蝙蝠如意纹等象征吉祥的图纹。

    宫人伺候凤明阳穿上了喜袍,他从屏风后走了出来,皇上几个人顿时眼睛一亮。

    凤明阳平时喜好穿浅色衣物,极少穿深色衣物,更不用说想喜袍这样的大红色了。原以为他面色较于寻常健康人来说苍白了一些,会被这大红色映得更加的苍白羸弱,但现在显然是他们多想了。

    他穿上这么一件充满了喜庆的喜袍,越发显得丰神俊朗,面如冠玉,俊美逼人了,真真是如同九天上的仙人一样,却又比仙人多了几分人气。因未及冠,他的发髻上也只是用一条红色的绸带绑着。

    皇上柔妃既然皆是有些神情复杂的看着他。柔妃自不必说,皇上是一副家有子将成的感慨,就连皇后看到他这样也是感慨万千。

    皇后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儿突然起身走了过去,亲自帮他将喜袍领子,肩膀,袖子整理了一下,喟叹道:“一眨眼小九都这么大了,要成亲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我眼前好像还浮现着小九小时候瘦瘦小像只猴子那样的情形呢。”

    “母后,儿臣已经长大了,你就不要再提以前的事了吧。”凤明阳难得的有些羞赧。

    皇后被他这反应给逗笑了,掩唇笑了一下才回头看着皇上道:“皇上,你看小九也终于知道害羞了,真是难得。你们看看小九穿上这喜袍是不是更加的俊美,无人能及了?”“朕的儿子自然是无人能及了!”皇上哈哈大笑着说,脸上满是喜庆之情,心情是难得的高兴。可见宁王成亲皇上是十分欢喜的。柔妃也是满脸欣慰的看着凤明阳,一脸的慈爱。她走过去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道:“以后小九也是有妻子的人了,相信很快也会有孩子的。”凤明阳握住柔妃的手安抚的拍了拍,笑着没说话。在宫里和皇上皇后柔妃说了一会儿话后凤明阳又去了奉先殿拜过了祖先才出宫准备去阮府迎娶。相比凤明阳的忙碌,阮伽南就轻松多了。她对这门亲事不怎么上心,觉得把门面上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了,该认真的地方她会认真,但到底不会太过较真,只当是演了一场戏。不过即便如此,该做的还是得做,该走的程序也还是得走。一大早起来就开始折腾了,芳草苑里下人婢女来回走动着,忙碌着。伺候阮伽南的还是她身边的两个心腹。贺氏请了福夫人来帮忙,阮伽南拼命的在心里给自己催眠,告诉自己今天暂时的自己就是一个木偶娃娃,别人让她干嘛就干嘛。也不知道到底折腾了多久才终于折腾完了。妆上了,喜服穿了,就是柔妃给的那套,首饰也都戴了,凤冠果然如同她想的那般重。戴上头的那一刻她几乎没忍住想要拿下来。阮伽南没有什么相交的好友,所以屋子里还是挺安静的,她也不觉得有什么。就是希望宁王赶紧来迎娶,到了宁王府拜了堂她好把头上的凤冠给摘下来。阮府的几个小姐心情颇为复杂,看着阮伽南风光的出嫁心里羡慕不已。她们原以为宁王不会亲自来迎娶,谁让宁王身体不好呢?但是谁知道宁王亲自来了!这一刻她们都不得不承认,阮伽南确实是嫁了个好人家,足以让燕京的人羡慕。迎亲队伍里,八皇子有些不放心的对凤阳说道:“九弟你真的可以吗?不如还是让我代替你去迎娶吧。虽然说宁王府离阮府并不远,但是这一路骑马的,你要是不舒服,那拜堂的事”凤明阳有些无奈的道:“八哥,我没事,估计就是今天起来得太早了,所以有点累。但是今天是我成亲的日子,不管怎么样都应该由我自己迎娶,不能委屈新娘子了。”八皇子冷哼了一声说道“有什么好委屈的,只不过是代替你去迎娶而已,又不是要代替你拜堂成亲,过了今天她就是名正言顺的宁王妃了。有了宁王妃这身份她还有什么好委屈的?而且想来你的情况她也清楚,那就更应该体贴体谅你才对。”凤明阳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八哥,拜堂成亲是人生的大事,不能敷衍的。而且我真的没事,你不用担心。再说了,你不是在这里吗?到时候我若是不舒服,你在替我出面就好了。”他都这样说了,八皇子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得点了点头道:“好吧,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也不多说了,但是你得答应我不能硬撑,如果有不舒服的话一定要说出来。”凤鸣阳笑了笑,说道:“好,我知道了。”迎亲队伍准时的到了阮府,阮府的人也都已经准备好了。按照规矩新郎官在把新娘子接走之前,要拜过新娘子父母的,可是凤明阳是王爷,阮常康和贺氏也没那个胆子让他拜自己。于是这道程序便改为让凤明阳对着他们做了做辑就算了。大家知道凤鸣阳的身体不好,所以也不敢闹他,他很顺利地就接到了新娘子。按照习俗,新娘子是应该由新娘子的大哥背着出门上花轿的。而阮伽南的大哥就只有阮华禹了。

    虽然阮华禹是收养的,但名义上就是阮伽南的大哥,所以最后是由他背着阮伽南出门上了花轿。

    迎亲队伍接到新娘子之后就开始往回走,返回宁王府了。在回宁王府之前还要在城里绕一圈,这是燕京大户人家成亲的时候惯做的举动,寓意便是让燕京城里的人都这门亲事,沾沾喜气,也能收到很多祝福,算是好意头了。

    阮伽南坐在花轿里有些昏昏欲睡。这花轿平稳是平稳,但到底是人抬着的,有时候晃动是在所难免,加上她今天又一大早起来被折腾了这么久,还真是有点累了。犹豫了一下她还是心大的在花轿了闭上了眼,打算眯一小会儿。

    只是这一眯就眯过头了。

    花轿到了宁王府,凤明阳要踢轿门了。他走到花轿前抬脚轻轻的踢了一下,想着这力度花轿里的人应该能感觉到,他也不想做那些下马威,建立威严什么的事。他说过了,娶了阮伽南,他会尽量的尊重她,护着她。

    只是他踢了轿门一会儿了,花轿里还是没有动静。

    花轿旁的喜娘不以为意,笑着说道:“王爷,您再大力点儿啊,可别怕伤着新娘子了,踢的力气越大,以后新娘子才会越听话啊!”

    闻言凤明阳笑了笑,不得不再次踢了一脚,力气比之前的大了许多,他确信花轿里的人能感觉得到,除非她睡死想到这个可能,凤明阳脸上的笑容一顿。

    他定定的盯着花轿,半响后弯下了腰,准备去掀开轿帘。

    “哎,王爷,这万万使不得啊,这不合规矩啊!”喜娘一惊,连忙拦住了他。

    “不碍事,本王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们不必阻拦。”凤明阳说着就微微掀开了轿帘,看到里面的人盖着红盖头有些歪斜的坐着。

    他试探的轻唤了一声,“阮伽南?”

    没动静。

    他轻叹了一口气,确定这人是睡着了。能在自己的花轿里睡着,这种新娘子大概也是少见不,罕见了。

    不得已,他只好伸出手碰了碰她的手臂,“醒醒,到宁王府了,你是打算一路睡着进府不成?”

    阮伽南睡得正香呢,冷不防的被人一碰,耳边又传来了一道熟悉的男声,她猛的惊醒了过来,脱口问道:“到宁王府了?”

    凤明阳轻哼了一声,“可不是,王妃一路睡得可好?”

    尴尬了。

    阮伽南呵呵的笑了两声,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在成亲的路上,花轿里睡着了,这还真是说不过去。

    “出来吧。”凤明阳朝她伸出了手。

    阮伽南看到红盖头下的那只修长白皙的手掌,呆了呆,心里忽然涌出了一股奇怪的感觉。似乎有些茫然,有些失落,又有些惆怅。

    成亲了啊,终究还是和以前有些不同了的。

    不过这抹复杂的情感来得快去得也快。

    阮伽南迅速收拾好了心情,看着那只手,笑了笑,便将自己的手放在其中。那只手马上就将她的手握住了,不松不紧,有些冰凉,却很坚定。她忍不住回握了一下,感觉到他的手似乎僵了僵,但很快又松软了下来,力度也重了一些。

    她不由得轻笑了一下,在不停晃动着的红色中觉得或许成亲也是不错的不对,应该说或许和宁王成亲也是不错的。

    跨马鞍,走火盆,一路相安无事的来到了拜堂的厅堂。主位上,皇上和柔妃已经坐着了。

    大家看到皇上的时候惊讶了一下,但很快又觉得理所当然了起来。皇上一向疼宠宁王,宁王要什么有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皇上从来没有二话,恨不得将所有好的东西都给宁王。现在宁王终于要成亲了,皇上怎么可能不出宫来受拜呢?

    看到主位上的两人,凤明阳脚步几不可见的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自然,牵着阮伽南走了过去。

    司仪早就在一旁候着了,吉时一到便高喊了起来。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阮伽南随着司仪的话动作着,只是心里有些纳闷。她怎么感觉到方才宁王的情绪有些不对劲?只是她蒙着红盖头,实在是不知道厅堂里的情况,也就更加不知道让宁王情绪不对劲的到底是什么原因了。

    最后她只得带着疑惑到了新房。

    一连串的事之后新房终于安静了下来。

    阮伽南迟疑了一下才试探的道:“有人吗?有人吗?”

    新郎官宁王殿下就站在旁边,一动不动,安静得跟不存在似的。

    听不到回答,阮伽南便以为新房里没人,这会儿她那两个丫头估计也被赶出去了,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

    以为没人,所以她就放松了下来,自言自语的道:“哎,好像挺饿了。这是什么惨无人道的事啊,为什么成亲不让我吃东西,万一在拜堂的时候饿晕了怎么办?八成他们是故意的,就是想看本姑娘出丑。嗯,没人还是我先偷偷吃点好了?”

    喃喃说着她就要站起来去吃东西,然后慢半拍的想起自己的红盖头还没有掀呢。她动作一顿,在自个儿掀开还是等宁王来掀之间纠结了一下。然后最后还是觉得自己刚进王府还是低调乖巧一些的好,免得被人盯上了。

    红盖头还盖着,那还吃不吃?

    吃,当然吃了!

    于是阮伽南就顶着红盖头目标准确的朝着新房里的桌子走了过去,途中还顺利,毫无障碍的绕过了屏风和新房里的众多摆设物,安的到达了目的地,并且坐下来。然后就好像红盖头上有一双眼睛一样精准的拿起了桌面上摆着的糕点缓缓的放进了红盖头下的小嘴里,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凤明阳程在一旁从头到尾的看了个。他已经不知道要摆出什么表情反应了。若不是成亲前和她接触过多次,现在看到她如入无人无物之地,盖着红盖头还行动自如的样子,他还真以为她是个瞎子,还是瞎了十几年的那种。

    阮伽南径自吃得欢快,压根就没有想到凤明阳还在房间里。毕竟先前那一连串的事搞得她都有些头昏脑涨了,而且又一直没有听到他说话的声音,再根据她对古代成亲仅有的那点了解来看,便以为他这会儿应该是在前院招呼客人。

    再加上她又没有察觉出房间里还有第二个人,所以她才这么的放心,却不知道凤明阳一直在。

    她一边吃一边还喋喋不休的评价自己的吃的东西。一会儿说糕点不够软,不够香,不够甜,一会儿又抱怨桌面上的甜汤已经凉了,减少了几分原本的美味,一会儿又喃喃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用现代的话来说,她这会儿就是一个戏精。

    可惜凤明阳不知道戏精这个词,一开始是哭笑不得,觉得她这行径跟疯子一样,但却又有些莫名的可爱,搞笑,让他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

    原本是想看看她出丑的,但这会儿他却认真了起来,一点也不觉得无聊,就在不远处看着她自娱自乐的。吃完之后又看到她飞快的将有些狼狈的桌面粗略的收拾了一下才又如履平地的回到了床前坐了下来,端正文静。

    凤明阳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自己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带上了笑容,本来就显得有些温柔的双眸染上了星点笑意后更是醉人,轻易便能让人深陷其中。只可惜阮伽南没有看到。

    看到这,凤明阳在出声吓一吓她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离开之间犹豫了一下,最后选择了后者。因为他觉得如果此时惊扰了她,那以后可能就看不到如此有趣的事了。

    所以他最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新房,离开时带动的一丝空气波动让吃饱喝足的阮伽南敏感的警醒了一下。

    “有人吗?”她试探的问,半响没听到声音,忍不住掀起了一角红盖头,瞄了一眼新房里的情况。

    咦,没人啊,难道是自己多心了?她疑惑着又放下了红盖头。

    因为在新房里看到了有趣的事,凤明阳的心情很不错,嘴角吟着笑,直到看到迎面走过来的人才收了起来,走了过去,“八哥,你怎么在这里?”

    八皇子凤乾阳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还问我,你牵着新娘子回房这么久都不出来,大家都很担心,所以让我过来看看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看你这样子是没有什么事的了,既然没事,怎么在新房耽误了这么长时间?难道是阮伽南出什么幺蛾子了?”他眉头一皱,大有如果他说是,他马上就过去收拾阮伽南的架势。

    “八哥,你不要这样想她,她现在已经是我的妻子了,我希望以后你能把她当弟妇一样看待,就算不能和颜悦色,但也不要为难她。”凤明阳神情认真的说道。

    凤乾阳一愣,没有想到他会跟自己说这样的话,随后眉头一皱,“九弟,你这是要护着她了?”

    凤明阳笑了笑,“她是我妻子,我护着她不是应该的吗?你也知道我的身体,能活多久还不知道呢,我不能陪她一辈子又娶了她,只能在我有生之年护着她了。”

    “你怎么又说这样不吉利的话?今天可是你大婚的日子,你也不嫌晦气!好了好了,不说就不说,我答应你以后不会为难她的,这样你放心了吧?”凤乾阳很是无奈的妥协道。

    “既然八哥答应了我,那我自然是放心的了。”

    凤乾阳迟疑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道:“那月儿你就真的你是不知道月儿有多伤心,我过去一直以为你们”

    “八哥,以后这种话还是不要再说了,我和月儿只是有一同长大的情分罢了。再说了,和她,或者是和我一起长大的也大有人在不是吗?八哥,现在我也成亲了,下一个就该轮到你了。或许你可以考虑一下把月儿娶了。”说完凤明阳笑了笑率先一步往前走了去,扔下一脸愣然的凤乾阳。

    宁王大婚,朝廷上下的官员都来了,宁王府热闹非凡。宁王身为新郎官,应酬是在所难免的,只是大家都不敢怎么闹他,连敬酒也是意思意思了一番就算了。毕竟要是宁王出了事,今天的喜事估计就要变了,谁也担不起这责任。

    倒是严知君,仗着和他熟悉,又是多年好友,难得的可以放肆一下,他自然是不会放过机会了。敬完酒之后还嚷嚷着要去闹新房,这一嚷嚷就让很多原本也有这番心思,但碍于宁王身份不敢提的人立刻也跟着附和了起来。

    凤明阳原本是想拒绝的,但是转念一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假装拒绝了一下,严知君不放弃的纠缠了一会儿他就装作被逼无奈的样子随他们去了。

    喜庆的时间总过得很快,夜幕很快就降临了。严知君撺掇着众多的公子哥儿,甚至是大胆的小姐们往新房的方向浩浩荡荡的过去了。

    阮伽南在新房里听到越来越近的喧闹声,在心里暗道不会是有人要闹洞房吧?谁的胆子这么大,竟然敢闹宁王洞房啊?

    很快她就有了怀疑的对象。

    她拿十块枣泥糕打赌,肯定是严知君这二货搞的事情!他是不是想报复她那天戏弄了他啊?

    没错,严知君就是怀着这样的目的来的。

    他当然不是小气到要报复她了,只是好好的被戏耍了一顿,他气不过啊。可是又不能跟一个女人计较,但是今天不一样啊!他可以计较计较的!

    凤明阳率先走了进来,走到她身边有些无奈的低声道:“他们硬说要闹闹洞房,添添喜气,我拦不住,你多担待些。”

    阮伽南转了转眼珠子,回道:“只要王爷不觉得我过分,失礼就好。”

    凤明阳一愣,随即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低笑了一声道:“随你高兴。既然是他们自己要来的,那有什么事就自己承担后果了。”

    “多谢王爷理解。”

    好吧,既然有了新郎官的保证,那就尽管放马过来吧!

    “不管怎么样,还是先请新郎官掀了新娘子的红盖头再说吧!”到了新房,严知君却是有些为难了,不知道该如何下手。苦恼的想了一会儿才说道。

    “对对对,先掀红盖头吧!”

    凤明阳倒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接过了婢女递过来的喜秤伸到红盖头下缓缓的挑起了红盖头。阮伽南的面容也随着掀起的红盖头露了出来。

    围着在新房等着看好戏的人以为会看到一张庸俗,不堪入目的脸,可是没有想到却是让人眼前一亮。

    他们也喝过不少喜酒,闹过不少新房,自然也见过不少新娘子了。可是那些新娘子无一不是涂着厚厚的粉,脸上抹着浓浓的胭脂,血色的嘴唇,就算再美丽的脸也会变得有些吓人,让人倒尽胃口。

    在他们的印象中阮伽南就是一个相貌平平,而且没有一丝气质的人,如果再加上新娘子的妆容,肯定更加不能看的。可是事实却是大大的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厚重的刘海梳了上去露出了光洁的额头,凤冠上的凤凰嘴里衔着的水滴宝石正好落在她光洁的额头上,熠熠生辉。螓首蛾眉,明眸善睐,丹唇外朗,皓齿内鲜,颇有几分史上名人所写的洛神赋里神女的韵味。一身精致华丽的嫁衣,毫无瑕疵的妆容,皮肤白皙剔透,闪着莹润的光泽,哪里有一点点可恐的样子?

    分明就是个大美女啊!

    谁说阮伽南丑,毫无气质的,出来,保证不打死你!在场的公子哥儿有不少人在心里狂吼着。他们就知道,就应该知道,宁王这般的人怎么可能会娶一个丑女啊!

    在人群里等着看阮伽南出丑的几个小姐看到她的容貌也是一愣,有些难以置信,接着就是深深的妒忌,嫉妒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恨不得把她盯出一个洞来。阮伽南为什么会长成这样了,她不是很丑的吗?这哪里是丑了?到底是谁造的谣,害她们以为她真的是一个相貌平平的人?

    这么想着的时候很多人时不时的看一眼贺梅芩,那眼神里的意味让贺梅芩有些恼怒,却又发作不得。

    “咳咳!”凤明阳轻咳了一声将众人看呆了的神智拉了回来。

    严知君意味不明的看了他一眼。

    “不是说要闹洞房吗?再不捉紧时间就来不及咯。”贺梅芩忍着气故意笑着提醒道。

    “对对对,闹洞房!”严知君反应了过来大声的嚷了起来,“红盖头掀开了,接下来是不是该喝交杯酒了?这样吧,我想出了一个新法子,只要新郎和新娘用这个法子喝了交杯酒今天的闹洞房就算了,大家觉得怎么样?”

    凤明阳眉头一皱,暗暗给来了他一个眼神,示意他别闹得太过了。严知君回了他一记安抚的眼神。

    大家觉得怎么样?他都这样说了,他们还能说什么?他们可不是他严公子,敢闹宁王的新房。

    于是乎大家纷纷附和。

    严知君在新房里左右看了看然后搬来了一条长凳摆在了新房中间,得意的看着眉头轻蹙的凤明阳和一脸疑惑的阮伽南道:“你们两个坐在这长凳上,明阳你把你的左脚放在王妃右腿上,王妃也是,接着明阳左手与王妃右手相互置于肩上,其余手拇指和食指合成正方形,把交杯酒放于其中,最后你们用口把交杯酒喝了就算你们过关了,不能动手哦,动手的话我们就唯有继续闹洞房了。”

    呃,这是什么鬼游戏?

    阮伽南一脸懵逼,表示听不懂。凤明阳也是差不多,他面无表情的看着一脸得意的严知君,暗暗磨了磨牙,给了褚卫一记眼神。

    褚卫轻咳了一声,拉了拉严知君,“知君,我觉得不如还是算了吧。今天是宁王的大喜之日,你这样闹不太好吧?”

    “哎呀,褚卫,你不懂,就是因为是他大婚我才闹呢。机会只有一次啊!你别担心,在一边等和我啊!”严知君头也不回的将褚卫拉到一旁,摆明了他们不做他就继续闹下去的架势。

    众人听着似乎也觉得很有意思,纷纷起哄了起来。

    凤明阳看了眼阮伽南,无声的询问。她若是不愿意,他就将他们都赶出去,反正他是宁王,谁也不敢和他对着干。

    阮伽南在在场的人脸上扫了一圈,将这些人眼里各异的情感收入眼底,特别是贺梅芩和关平月。忍不住在心里冷嗤了一声。啧,丈夫的前女友来参加婚礼什么的真真是最讨厌了,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既然严公子这么说,你又是王爷好友,我总不能拂了王爷的面子,就按照严公子说的做吧。今天大家也是图个开心。”阮伽南很是得体的说道。

    “好,王妃真是爽快!”

    阮伽南先是让丹砂将自己的凤冠摘了下来,顿时觉得脖子一轻,舒服得让她差点呻吟了出来。然后大方的走到长凳前坐了下来。凤明阳见状也跟着坐了下来,两人紧挨着。

    严知君的那些话听起来好像没什么特别的,但是做起来就不一样了。在场的大多数都是未婚男女,亲眼看到一对男女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如此亲密的动作,效果可想而知。

    饶是凤明阳也有些不自在了起来。

    相反,很多盼着阮伽南出丑的人都失望了,阮伽南压根没有一点的羞赧忸怩,反而落落大方,让围观的不少人对她都改观了不少。

    前面的动作都不难,难的是最后喝酒的环节。两人的腿不自然的交缠在一起,一只手又被限制了,剩下的一只手又只能用拇指和食指,而且还不能用手来喝酒,所以就算两人默契配合,想要把杯子里的酒喝完也是一件难事。

    凤明阳再次尝试喝酒失败,不由得在心里暗暗给严知君记上了一笔。

    胆大包天的家伙,竟然敢趁着他大婚来戏弄他。怎么,在他心里难道他就是一个这么宽容大度的人?相识十几年居然不知道他是一个记仇的人么?

    严知君是知道的,但是这会儿他闹得正开心呢,哪里会想这么多啊。

    等到以后每每被小气记仇的宁王刁难的时候他总是悔恨得恨不得回到今天抽自己几个耳光,让你闹,让你闹,害得老子以后吃了那么多苦!

    阮伽南同样尝试了几次,都只能喝到一点点而已。而两人经过这么一番折腾都有点累了,夹着酒杯的手似乎都有些颤抖了起来。要是酒撒了,那就得重新来了。

    阮伽南默默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说实话她今天是真的挺累的,让她去跑几公里,训练一天都没有这么累。

    所以

    她目光纯良的凝视着她的新婚丈夫,万分抱歉的道:“王爷,等一下我要冒犯了,你要原谅我,我也是为了结束我们现在的煎熬。你会明白的是吗?”

    凤明阳看到她眼里闪着的纯洁光芒,表情跟个天真无邪的孩子一样,心里倏地升起了一股不妙的预感。

    正想问她要做什么,就见她猛的低头用牙齿咬住了酒杯边缘,在严知君出口阻拦前就飞快的仰起头让酒杯里的酒流进了自己的嘴巴里,然后牙齿一松,酒杯就掉到地上了。

    严知君先是一愣,接着又得意了起来,“王妃啊,我之前可是说过了,这酒要你们同时喝了才算数,你一个人喝不算数的。重来!”

    凤明阳皱着眉有些戒备的看着阮伽南,总觉得她还有后手。

    事实证明凤明阳的直觉是非常准确的,只是他低估了阮伽南的大胆和奔放,所有的人都低估了。

    阮伽南朝着严知君露出了一个轻蔑的表情和鄙视的眼神,然后在大家的惊呼声中猛的一向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贴上了宁王的嘴巴。又在宁王反应过来之前将嘴里的酒渡了一半过去,离开之前还忍不住舔了一下宁王柔软的唇瓣。

    最后才依依不舍的离开,还砸吧了一下嘴巴,回味无穷的样子。

    啧,想不到宁王殿下的嘴唇这么柔软,很好吃的样子。

    题外话

    哈哈哈,阿南又耍流氓,宁王又被调戏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