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子书 » 科幻小说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二章 闷骚的王爷

第一百三十二章 闷骚的王爷

文/爽口云吞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本章字数:26698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txt下载
推荐阅读:
    陆英就守在书房的不远处,原本是直视着前方的。

    突然眼角余光扫到了一道身影朝着书房的方向走了过来。一开始他还以为是府里的下人给王爷送宵夜了,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是随着对方越走越近,他看到了不是一道身影,而是两道。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嗖的一声转过身,立时瞠了瞠眼,眼底闪过了一丝惊慌,脚下已经迈开步伐走了过去。

    “王妃,不知道王妃深夜来此是为了何事?”陆英忙在书房外几丈远的空地上拦住了她。

    “哦,我见时辰都这么晚了,王爷还没有回房,这几天都是这样子,我担心王爷会劳累过度了,实在是放心不下,所以才过来看看。王爷现在还在书房吗?我去看看。”阮伽南说完就要绕过陆英往书房走。

    “王妃请留步!王爷现在不方便见王妃,王妃不如先回屋,等王爷处理完公务之后再和王爷说。”陆英不得不退了一步,又挡住了她的脚步。

    阮伽南脚步一停,面色一冷,“陆英,我现在就把话搁在这里了,今天,现在,我必须见到你家王爷。你确定你要拦我吗?”

    陆英心里苦得直落泪,但是面上却还是一丝不苟的道:“王妃请恕罪,这是王爷的意思,任何人不得打扰。”

    “陆英,让开,我不想为难你,你也别为难我。”

    陆英飞快的瞄了一眼她,后背不由得滴下了两滴冷汗,王妃的表情看起来不太好啊可是王爷的话他也不能不听,更加不敢违抗啊!

    “王妃请恕罪!”陆英半步都不肯退。

    阮伽南轻叹了一声,很是无奈,“丹砂,把陆英弄开。”

    陆英一呆。弄开?什么意思,王妃打算让丹砂怎么弄开他?

    一直跟在阮伽南身后沉默着的丹砂立刻就站了出来,面无表情的看着陆英,把陆英看得汗毛都升起来了,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在常州发生的事。

    “丹、丹砂,你、你冷静一点,冷静一点,不要冲动。”他有些结巴的道,眼底闪过了一丝慌张。

    倒不是他打不过丹砂,但是丹砂不管怎么样都是女子,而且又是王妃身边的贴身侍女,要是他伤了丹砂,王爷和王妃和好之后倒霉的还不是他啊!而且丹砂也不是好惹的啊!

    本来因为之前王妃刚嫁进来在院子收拾下人的事,他看到丹砂面不改色的把一个下人给打死了的时候他就觉得丹砂不简单了。而在宾川发生的事就更加确定了他的想法,丹砂这个女子可是比他还要心狠的。

    “那你就让开,你知道的,你拦着王妃就是和我为敌了。你是要和我比试比试吗?虽然我很有可能打不过你,但是不试试怎么知道?”丹砂睁着一双冷漠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陆英,那眼神都不是在看一个人了!

    他不说话,丹砂直接向他逼近了。陆英见她靠近反射性的就避开了。只是他越避,丹砂就越是步步紧逼,把他逼得连连倒退了好几步。

    阮伽南满意的点了点头,抬步走向了书房。

    “王妃!”

    “陆英你站住!”丹砂一个快步上前,陆英收不住脚步,直接撞上了她,两人来了个亲密接触,吓得陆英本能的弹跳开了,一脸惊恐。

    他这反应让丹砂直接沉下了小脸。

    这人敢嫌弃她?!

    陆英一见她沉下来的脸心里暗叫不好,才这么想着就见丹砂搓着双手阴恻恻的靠了过来,偏偏他还没有退路了。只能苦哈哈的看着丹砂飞快道:“丹砂,王妃已经走了,我们还是赶紧追上去吧。王爷和王妃好像闹矛盾了,难道你不担心他们会闹起来吗?”

    丹砂脚步一停,眉头一皱。

    陆英连忙加把劲儿说道:“真的,我没有骗你,王爷不知道为什么和王妃生气了,我觉得应该是王妃无意中做了什么惹恼了王爷。现在王爷气还没有消,王妃又进去了,他们很可能会吵起来的。我们两人是他们的贴身侍卫和婢女,这个时候更应该守在他们身边啊!”

    丹砂凝眉思索了半响觉得也是道理。

    “哼,这次就便宜你了!”她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陆英躲过了一劫,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上次他们在宾川逃走的时候,路上他一不小心就得罪了她,当时她还是不动声色的,谁知道却暗地里给他下了药!不是什么毒药,但却是很折磨人的药!而且是她自己配的,别人解还不一定能解开!他浑身又痒又痛的,那种从骨子里痒出来,却怎么挠都没用的痛苦,没经历过的人根本就不能明白!

    他尝试过一次就不想再尝试第二次!太可怕了,比他以前训练还可怕,偏偏她是王妃的贴身侍女,他拿她没办法,什么苦都只能往肚子里吞。

    阮伽南直接推开书房的门走了进去。

    凤明阳在书房里隐约的听到了外面的声音就猜测是她过来了,所以看到她走进来倒也不是很意外。从公文上抬起头神色淡淡的望着她问道:“王妃怎么过来了?不是让人去传话说本王今晚要忙到很晚,让王妃先睡吗?”

    阮伽南瞟了眼他书案上堆成堆的公文,随便挑了张椅子就坐了下来,刚好可以看到他部的表情。

    “哦,见王爷忙了几天,我心里有些不放心,所以就过来看看了。王爷看起来真的很忙呢。”

    凤明阳点了点头,“还行,习惯了就好。最近事儿确实挺多的。”

    “哎,是啊,忙得我想见上王爷一面都不行,辛苦王爷了。”

    凤明阳哪里会听不出她话里的暗讽?但是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这几天他也想了不少,却是越想越混乱,越想越理不出思绪。

    他倒是想直接质问她,但是又想就算他直接去质问她又如何,谁敢保证她说的话就是真的话?只不过是徒增烦恼罢了。所以他想了想啊,觉得既然现在还不能撕破脸,那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吧。他这几天避开她不过是为了给自己一个缓冲的时间,他需要时间接受她可能是怀着别样目的接近他的这个事实。

    两人心知肚明,但却谁都不说话,书房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变了味,并且持续发酵中。

    “王爷,你当真不打算说说什么吗?”阮伽南收起了脸上伪装出来的轻松无事,沉下了脸。

    凤明阳看了她一眼,很快又垂下了眼眸,淡声道:“王妃这话是何意?你想让本王说什么?”

    阮伽南冷笑了一声,“王爷,明人不说暗话,我这人一向不喜欢遮遮掩掩,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王爷这几天难道不是在躲我?你简直就是莫名其妙!你当我是什么?前一刻才跟我说要好好过日子,下一刻就翻脸不认人,我只听说过女人心海底针,现在才知道王爷的心比女人的心还要难捉摸!”

    凤明阳眉头一皱,倒是没有想到她会这么直接的打开天窗说亮话。

    “你想太多了,我没有躲着你。”第一天确实是躲着她,但是接下来的不是。他只是在冷静,给自己一个时间思考,到底要怎么做。

    她确实是特别的,他之前说过的话也是真心话。但她的身份同样让他不放心,前世他曾经也是那么的相信那些人,可是他们最后都背叛了自己。所以这辈子他不敢再轻易将自己的信任付之于他人,他堵不起,他从来就不是一个赌徒。

    “你以为我信?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若是对我有什么意见你尽管说出来,是我的不对,我能改,但是你不能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判我死刑。还是你觉得我们恢复到最初的合作关系比较好,如果你这么觉得,我也可以配合,无所谓。”但是以后休想她再给他任何机会!

    听到她毫不在意的说无所谓,凤明阳心里掠过了一丝不快,暗道这人来到他身边果然是别有目的的吧?说答应就答应,说放弃就放弃,一点诚意都没有。

    “我可没有这么说,我说过的话从来都是当真的,不是开玩笑的。我希望你也同样认真对待。”

    阮伽南听到他这话强压在心里的火气一下子就窜了起来,失控的猛的一拍桌几,同时站了起来,目光逼视着似乎被吓了一跳的凤明阳,磨着牙道:“你认真对待?你哪里认真对待了,我看你儿戏得很!今天你不把话说清楚咱们的关系就完蛋!以后各走各的路!”

    “咳咳,你、你冷静点。”凤明阳没有想到她会如此的愤怒激动,他以为她顶多就是来质问他一下,或是表情冷淡,或是嬉皮笑脸,但就是没有想到她会这么生气。

    不过她到底在气什么?应该生气的人是他好吗?

    “说!”

    凤明阳抿着唇没说话。

    阮伽南眯了眯眼,面上表情不变,但心里却暗暗嘀咕着难道真的是自己的问题?不过这几天她乖得很啊,什么都没有做过,连府门都没有出去过呢,怎么会惹恼他,让他对她使用冷暴力

    哼,就算是她的问题,那他也可以说出来,又不是娘们,藏着掖着什么意思啊!

    “王爷,咱们现在不是夫妻关系么?你还说不会负我的,你忘记了吗?难道你一个大男人说话竟然不算数?我可是很认真在对待我们的关系,你这样做会让我很伤心,很怀疑,你是不是在耍我。”她一边说着一边朝着他一步步逼近,最后还双手撑在他座椅两边的扶手上,俯下身子,眼睛一眨不眨的凝视着他,不放过他脸上任何的细微表情。

    总之今天她一定要把事情弄清楚了!有话说话,有事说事!

    凤明阳为了避免和她接触到不得不将自己的后背贴在了椅背上,皱了皱眉。

    这姿势是不是有些不太对?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凤明阳脸上迅速闪过了一丝困窘和尴尬,白皙的耳垂多了抹粉色。

    阮伽南很快便注意到了,眼里闪过了一道讶异之色,但是很快又被揶揄狡黠取代,心情突然就好了起来。

    她故意将自己的上半身压得更低,眨了眨自己明亮的大眼睛,直直的瞧着他,黑色的瞳孔闪着细碎的光芒,在书房的灯光映照下更加的璀璨夺目了。

    他一直都知道她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明亮,通透,充满了活力,加上眉宇间的神采飞扬就显得更加的夺目,惹人注意了,让人时常不经意的就被她那双充满了活力的眼睛所吸引。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他心里闪过了一种名为可惜的情感,觉得这样的一个人前世竟然也早早就死了,当真是可惜。这样的一双眼睛,拥有这样一双眼睛的人不是应该活在幸福里,一辈子被宠爱呵护吗?只有这样才能让她的双眼永远保持明亮吧?

    凤明阳眸色闪了闪,故意沉下脸,呵斥道:“你让开!像什么样!”

    “我什么样了?王爷,你今天要是不把话说清楚,讲明白了,咱们就一直这样维持下去吧,等会儿我累了说不定我就要掉进王爷怀里了。”她故意上下扫视了一下他,眼神暧昧,姿态轻佻。

    凤明阳一气,想要起来,但是她却丝毫不退让,他才离开椅子那么一点点又不得不坐了回去,不然的话他就是自己送上门去了。现在他们的情况实在是不适合再发生其他什么事来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你到底想怎么样!”他有些挫败的问。

    阮伽南挑高了眉,“王爷,我说了把话说清楚,我到底做了什么事让你的态度一下子就变了。我要真是做了错事,你说出来,我改,你不能自己憋在心里,然后对我冷暴力。冷暴力也是一种暴力行为,你这是在虐待我知道吗?”心理虐待往往比肉体虐待更伤害人。

    凤明阳被她如此厚脸皮的话给气笑了,这么一气反倒是冷静自若了下来,安然的坐在椅子上,坦然的微微抬着头和她对视着,眼底闪烁着一抹冷意,“你自己做过什么事你不清楚吗?我知道你有秘密,我也没有想过想要去刺探你的秘密,但是我觉得我们至少要坦诚一点,至少待在我身边的人不是别有目的的!”

    “不是我没有诚意,不是我出尔反尔,是你一开始就不真诚,从一开始你就在欺骗我!甚至是耍弄我!”

    这个指责有点重了啊!

    阮伽南发现他是认真的,然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她到底是做了什么事让他变成这个样子啊?她是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还有他这语气是什么意思,怎么感觉自己是一个睡过之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不负责任,薄情寡义的极品渣男呢?

    凤明阳见她皱着眉头,眼里满是疑惑不解,心里顿时就更气了。

    这是他给她的机会,如果她能跟他坦白,那他愿意再给她再给他们的关系一个机会,可是现在,她压根就从来没有放在心上过!

    他黑着脸直接拔开了她的手站了起来,冷着声音说道:“既然你不觉得有,那就没有吧。时间很晚了,回去休息吧。”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顶多就是回到以前一个人的时候。

    说完他就要率先离开书房。

    “等等!”阮伽南突然大声道。

    她刚才想了想,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反常的,应该是从那晚有人来王府刺探刺杀那晚不,隔天开始躲避着她的。所以原因是那天晚上出的事了?可是那天晚上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啊,回屋子的时候他还不是好好的吗?回到屋子之后她记得自己先去收拾了一下,他先一步回到了内室,然后等她收拾完过去的时候一切都很正常啊!

    再然后阮伽南脑海里回想着那晚发生的一切,然后脑里灵光一闪!

    卧槽,不会是、不会是他发现了自己的秘密吧?她记得、记得自己把什么东西放在床头柜子的抽屉里了

    想起那是什么东西,阮伽南整个人都不好了!

    时间太长了,以至于她都忘记了这件事,忘记了自己曾经做过的事,而且自己还蠢得把证据放在了床头!那个时候因为她和他是分院子住的,所以她觉得放在那里应该是最安的。后来他搬回了主院,她一时间又忘记了这件事,那玉佩就继续放在那里了,没想到啊,竟然会被他发现了!

    难怪他会这么生气了。

    阮伽南面色一阵变化,神情是复杂至极啊!

    凤明阳看到她脸上的神情,还有眼里闪过的疑惑,恍然,最后是心虚。他重重的的哼了一声,用力的甩了甩袖子,充分表达出了自己的愤怒。

    “呵呵,王爷,这件事我可以解释的!”阮伽南立刻放低了自己的态度。

    居然真的是自己的问题,先前有多理直气壮,现在就有多心虚。

    凤明阳冷笑了一声,“你倒是解释啊,为什么本王的玉佩会在你这里!”

    阮伽南尴尬的笑了两声,“王爷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何必明知故问呢?”

    凤明阳又被她给气笑了,“我明知故问?行,本王不问了!”

    他转身大步的朝着书房的门口走了过去,不想再和她啰嗦了,省得越说越生气。

    阮伽南面色一变,忙上前几步捉住了他的一只手,用力抱住,“王爷,王爷,冷静冷静,你冷静一点听我说,我真的可以解释。你想听你倒是先坐下来啊!”

    别动不动就甩袖子走人行吗?

    阮伽南觉得凤明阳要真是闹起脾气来的话还真是让人无力,怎么跟个孩子一样,而且怎么越看越像个闷骚的人?

    她说完也不管他到底答不答应硬是拉着他的手把他拖回了椅子边上,双手放在他的肩膀上用力的一按,把他按坐在椅子里。

    然后直视着他非常认真的说道:“王爷,这件事我真的可以解释。”

    之所以一直不说倒不是不见得光,或者是想一直隐瞒他,只是怎么说呢?当初她确实是想趁火打劫来着,谁让她缺钱来着,而且他给她银子,她救他一命,银货两讫,谁也不欠谁。拿了他的玉佩也确实是担心他们会恩将仇报,所以有备无患嘛。可是后来,她哪里知道他竟然是王爷啊,要是被他知道她的身份,她还有好果子吃吗?所以她才藏了起来嘛。

    而且谁又能想到她会嫁给他呢?如果他知道自己娶的王妃竟然就是当初坑了他的人,他对她应该不会有现在的好脸色了吧?他们也不会这么顺利的建立起合作关系吧?所以这件事就一拖再拖了。

    咳咳,好吧,她曾经是想过要一直隐瞒下去的,最好就是他一辈子就不会知道。

    哎,这是天算不如人算啊!她哪里会想到他会突然就发现了真相呢?

    阮伽南觉得老天爷要捉弄一个人的时候是不会让人有任何准备的。

    她将事情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非常的老实。既然被他发现了,那就老老实实的说清楚,讲明白吧,除非她真的打算和他翻脸了。

    “好了,事情就是这样子了。我不是什么人派来潜伏在你身边的,要真是这样,上次在宾川的时候你早就死了。”她耸了耸肩说道。

    凤明阳沉默不语。

    “你不相信?”阮伽南见他这反应问道。

    凤明阳微微蹙着眉,还是没说话。

    “喂,凤明阳,你这人怎么这么小气呢,我都跟你解释清楚了,你怎么还是揪着不放啊!你是不是想趁机刁难我啊!”阮伽南双手叉腰气呼呼的问道。

    这下他倒是说话了,“我就是想趁机刁难你怎么着?”

    阮伽南气得狠狠一噎。

    “你到底想怎么样,你给句话!”

    凤明阳摇了摇头,“我没有想什么样,我相信你说的话。”

    是的,他相信。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轻易就相信了她的话,明明在刚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他甚至还对她起了杀意的,可是现在听到她的解释,他竟然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这意味着什么他当然清楚,这才是他苦恼的原因。

    他娶她不过是想拿她当挡箭牌,是笃定她会像前世那样,活不久。他对她表面上很好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利用了一个无辜的人,她又是个短命的,所以想弥补一下。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和她做一对真正的夫妻啊!就连之前和她说好好过日子,只要她不负他,他也不会负她,也是想着当一对相敬如宾的夫妻,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动真感情啊!

    阮伽南看着他说着相信她,结果眉头却是越皱越紧,面色也越来越黑沉,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他并不想怎么样呢。

    啧,这男人的嘴巴比女人还要口不对心。

    嫁给这么一个男人也真是心累啊!

    凤明阳这会儿是越想心里就越乱,只想一个人静静,好好的思考一下。既然自己对她动了真感情,那他就要好好考虑清楚,到底是坦然接受这份感情还是在这份感情分还没有发展到更深刻的时候及早拔掉幼芽,止步于此他得好好想想。

    所以他站了起来,一言不发的就往外走了去。

    阮伽南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追了上去。

    “王爷,王爷,你等等我呀!”

    可是凤明阳是越走越快,好像身后有吃人的妖怪一样。

    然后阮伽南终于在回到他们屋子的时候火了,直接冲了过去,然后在凤明阳来不及反应之前扑到了他背上,双脚缠在了他腰上,双手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脖子。

    凤明阳被她这么一扑差点没扑倒在地上,好不容易稳住身型却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个巨型挂件。他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你干什么,成何体统,还不赶紧下来!”他脸上一直维持着的平静终于皲裂开了,有些气急败坏的叫道。

    “我不!你让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看谁干得过谁!

    “谁让你不好过了,明明是你自己惹出来的事!”她还倒打一耙了是不是?

    “可是我不都已经解释清楚了吗?好吧,我忘记道歉了,对不起,我不该一直这样瞒着你。这样你气总该消了吧?”识时务者为俊杰,不是只有大丈夫才知道能屈能伸的,她阮伽南也知道。

    她实在不喜欢也不习惯这几天凤明阳对她的态度,越想心里就越是不喜欢。如果接下来他还要这样对她,她可受不了,她还是比较喜欢以前他们的相处方式。

    凤明阳一愣。

    见他不说话,脸上也没啥表情,阮伽南眉头一皱,“还不行?”

    让她好好想想,在现代,惹了自己男朋友生气的女人是怎么解决这件事的。

    哦,她记起来了,佣兵团里的女人是这样说的。如果吵架了,说好话不行,哄了也不行,认错也不行,那就剩下一个法子了,那就是没有什么是在床上解决不了的,如果一次解决不了,那就两次。

    呃,所以是让她扑倒凤明阳吗?

    这个不好吧?虽然她心理上并不抗拒啦,但是一想到自己现在的年龄,她就有些接受无能,而且最重要的是现在她是认真的想要和凤明阳相处的,如果他不愿意,那她就不能再勉强他了。

    她不能做女流氓哦,更正,是不能一直做。

    但是他现在不消气怎么办?

    犹豫了一下阮伽南决定还是再耍一次流氓吧。

    于是她趁凤明阳没有回过神的时候在他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啵的一声,很是响亮。

    凤明阳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涨红了起来,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怒的还是气的。

    “阮伽南,你这人、你这人怎么、怎么如此不知羞耻!”

    阮伽南听到他恼羞成怒的声音一点都不怕,理直气壮的道:“我怎么不知道羞耻了,你是我丈夫,我亲你一口怎么了。王爷,你也太纯情了一点吧,好歹我们也是已经洞过房了,你这样就太矫情了啊!”

    凤明阳一口气没上来,感觉自己被气得要吐血了。

    瞧瞧她说的是什么话!

    “而且我刚才就是亲了你的脸而已,又不是亲你的嘴。还是说其实王爷你想让我亲你的嘴?如果是的话,倒也可以啦,我没关系的!”她一副我很大方的样子。

    “你给我下来!”他真想封住她的嘴巴!

    才不下!

    阮伽南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脖子,将自己的脸颊贴在他的脖子上蹭着,故意娇软着声音道:“王爷,你就不要生气了嘛,我当初哪里会想到我们会成亲啊,我要是知道我将来会嫁给你,我肯定义无反顾的去救你,哪里还会要什么黄金啊。我保证以后都不会隐瞒你什么事了好吧?这次你就原谅我吧。好不好嘛”

    凤明阳觉得自己心里头猛烧着的火气很快就熄了,他沉默了一下问道:“你真的没有什么事隐瞒我的?如果你现在说了,我都可以不计较,但是如果将来我发现你又欺骗了我,那就不是这么容易算了的。你考虑清楚了再回答我。”

    阮伽南趴在他背上歪着头认真的想了想,问道:“王爷,我有我自己的秘密,现在不方便告诉你,但是我能保证的是我这些秘密对你我的关系影响不大,也和你无关,那只是我自己的秘密而已。就好像王爷你也有你自己的秘密,性质是一样的。”

    凤明阳点了点头,“这个另当别论。”

    然后阮伽南飞快的道:“那我没有什么隐瞒你的了!”

    “真的?”

    “真的!”

    凤明阳妥协的叹了一口气,“好吧,这次的事就算了,下不为例。”

    真是心力交瘁。

    阮伽南侧着头近距离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确定从他脸上,眼里都没有再看到冰冷之意,她才笑了起来。

    哎,为了哄他,她也是心力交瘁啊!

    一时高兴的阮伽南压根忘记了自己还有一件事没有告诉凤明阳的,以至于将来被凤明阳又无意中发现,为了哄他,她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题外话

    呵呵,不过是两夫妻闹矛盾,情趣而已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