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子书 » 科幻小说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意料之外的来历

第一百五十九章 意料之外的来历

文/爽口云吞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本章字数:26282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txt下载
推荐阅读:
    丹砂很快就把收起来的妆匣子拿了出来,唐嬷嬷这会儿不在内屋一时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见丹砂神色有异,手上拿着什么东西脚步匆匆的样子忍不住拦住了她好奇的问道:“丹砂,这是出什么事了吗?”

    丹砂这会儿心里正急着呢,看见唐嬷嬷拦住自己,眼底迅速掠过了一抹不耐烦,但是想到小姐曾经说过的话她不得不按捺住不耐佯装高兴的说道:“好事啊!小姐不是一直在查夫人的事吗?现在可算是有眉目了,有人认出来了这些花纹,知道是哪里惯用的花纹图案,如此一来,想要查清楚夫人的来历就容易多了!”

    唐嬷嬷闻言面色微微一变,有些不可置信,“你说你说有人看出来了,知道些花纹图案的出处?”

    “是啊,所以小姐让我把妆匣子拿出来给他看看好确认无误呢!嬷嬷,我不和你说了,小姐还等着我呢!”说完便急切的拿着妆匣子走了。

    唐嬷嬷站在原地呆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心里暗道坏了坏了,若是王妃真的知道了,那不行,她得想办法把消息传给老夫人知道才行!

    唐嬷嬷面带担忧之色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了去。

    丹砂将妆匣子交给了自家小姐,阮伽南摸了摸盒子便放到了桌面上看着墨镜成说道:“这就是我娘给我留下来的东西,你看看是不是真的认识上面的花纹。我一直在查,可是到现在都没多少线索,只知道我娘大概不是凤歧国的的人。”

    墨镜成没说话而是把盒子拿了过来,神情复杂,伸出手从上面的花纹图案上轻抚而过。眼底带着一丝想念和嘲笑。

    很快他就将盒子放了回去说道:“这花纹图案我确实知道。”

    阮伽南眼睛一亮,“这是什么地方惯用的图案?”

    墨镜成沉默了一下才侧目凝视着她,问道:“你真想知道?确实如你所说,这些东西并非出自凤歧国。你说这是你娘的东西,这些东西价值不菲,非普通人家所能拥有。也就是说你娘的出身应该不低,她家里也应该还有人在。你若是非要找,找到了也就意味着你会多出来一些亲人,而你现在并不知道这些亲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你娘当初的离开也不知道是否另有内情。”

    如果这些未知的亲人会从心底接受她,疼爱她,自然是好的,可如果这些亲人根本就不想她出现,更加不想和她相认,甚至更可能对她抱着莫名的憎恨那她现在做的一切岂不是自寻烦恼?要知道有些亲人还不如一些陌生人来得要好。他会离开那里来到凤歧国不就是因为有一群豺狼似的亲人吗?

    她若是执意寻找所谓的真相或许会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不可预料的影响和麻烦。为了那些所谓的亲人,真的值得这样冒险吗?

    阮伽南一开始还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但是看到他有些严肃凝重的面色想了想便明白了。

    她淡淡一笑,“我想知道只是因为不解,不想心里留下疑惑。至于知道之后我不一定会去寻那些从未谋面的亲人。我对亲情并不渴望。”

    所以并不存在伤害,不在意就不会被伤害到不是吗?

    如果她娘没有留下这些东西,又或者是留下了这些东西,但是她的死只是很正常的死亡,那她永远也不会好奇,不会想要去查,因为她娘来自什么地方,对她来说没有任何的影响。现在只不过是想要还原身一个公道而已,既然占了人家的躯壳,好歹为人家做点什么。

    如果不是事情过去太久了,得一样样查起来,她还真不会有这么多闲心思查她娘的来历。

    就算将来知道了也只是知道了而已,不会再有别的事了。

    “所以你可以大方的,毫无心理压力的说出来,可以帮我省掉很多麻烦的。”她说道。

    墨镜城有些无语的看着她,“你倒是看得开。”

    阮伽南耸了耸肩,“不然还能怎么样?从来没见过面,没联系过,没接触过,就靠着一点血缘关系吗?这能对我造成多大的影响?而且我娘当年到底是怎么离开的现在还说不准呢。说不定是他们将我娘赶出来了?或者是家族内斗什么的,我娘受到了殃及,再遇到了我爹,所以就跟着他回来了?”

    如果是这样,那她就更加不可能会对那些人有什么期待了。

    阮伽南见他似乎一脸的一言难尽,不由得猜测道:“你不会是想告诉我这些东西是来自西唐吧?”

    墨镜城闻言莫名的看着她,“为什么会以为是来自西唐?”他说什么让她误会了吗?没有啊!

    阮伽南囧了囧,说道:“最近发生挺多的事都扯上了西唐,所以”呵呵,不好意思,那应该是她有些想太多了。

    墨镜城摇了摇头,“这些花纹是西羌国独有的花纹。”

    “什、什么?”阮伽南撑着椅子扶手的手臂一歪,身子也跟着摇了摇,然后伸出手掏了掏自己的耳朵,怀疑自己听错了,“你再说一遍,哪里的?”

    墨镜城有些好笑的看着她,刚才还淡定非常,他还真以为她完不在意呢,原来不是啊。

    他一字一句,清清楚楚,清晰无比的道:“西、羌、国!”

    阮伽南震惊了。

    西羌国?是她知道的那个西羌国吗?

    她小心翼翼的求证道:“应该只有一个国家叫西羌国的吧?”不会有两个国家叫同样的名字吧?

    “当然了。”不然还能有两个不同的国家叫同样的名字不成?怎么可能。

    她顿时就惊讶得结巴了,“可、可是,可是这西羌国西羌国不是、不是”不是传说中的女儿国吗?

    墨镜城明白她话里的意思,点了点头,“西羌国确实一直都是女人当政,西羌国的皇帝是女人,将军是女人,大臣是女人,出门做生意的也是女人。总之在凤歧国男人做的事在西羌国基本都是女人在做,女人做的事基本都是男人在做。”顿了顿又补充道,“当然了,除了生孩子的事一样是女人之外。”这个怕是没办法改变的。

    阮伽南震惊之余还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她娘怎么会是西羌国的人呢?按照这里的人说的,那西羌国的女人妥妥就是女强人的形象啊!她娘要是女强人,怎么会来到凤歧国,被凤歧国的一个女人抢走了丈夫,还被人害死了?这就好比喻说一个女总裁被别人公司里一个扫厕所的女员工打败了一样让人无法相信啊!

    “西羌国的女人虽然比凤歧国的女人要强大,但也不是说所有西羌国的女人都一样的,也有像凤歧国传统大家闺秀那样的女人。或许你娘就是例外的那个吧!不过光是看她能离开自己的国家和你爹私奔到凤歧国这一点就能看出来了不是吗?”一般的女人怕是没胆子做出这样惊世骇俗的事情来,也唯有西羌国的女人有这样的勇气了。

    阮伽南有些无法控制自己脸上的表情,“所以你确定这是西羌国独有的花纹图案?会不会有人造假,高仿?”

    墨镜城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为什么会有人造假这样的东西?”高仿又是什么?

    阮伽南沉默了。

    也是,又不是现代化的社会,有什么好造假的。而且这就是一个花纹首饰,造假也没有什么价值吧。这古代,如果是家族式的花纹图案,除非是有人想拿去做什么坏事,不然的话估计别人也懒得造假。

    对了,他刚才也说了,这些东西价值不菲,她娘的出身肯定不低。所以说这是西羌国贵族的东西?

    “那你的意思是这些东西出自西羌国某个贵族?”

    墨镜城蹙了蹙眉头说道:“我只认得出来是西羌国独有的,但是具体是哪个家族的,我还真不知道。不过看这些东西,还有精湛的手艺,一般的人家也拿不出手吧?不是顶级的门阀,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的了。”每个家族都有自己独特的族徽或者是图腾,花纹万变不离其宗,所以他才认得出是西羌国的花纹图案,却不知道是哪个家族的。

    说完他故意笑着问道:“怎么样,现在知道你可能还有个强大的母族,是不是很高兴?”

    阮伽南不雅的翻了个白眼,“高兴什么?你也是说西羌国的,我是凤歧国的人,我生活在凤歧国,如果是凤歧国的大家族对我来说可能还有点帮助,千里迢迢之外的西羌国顶什么用?”

    墨镜城低笑了一声,“你这想法倒是有趣。”

    如果是别的普通人,听到这样的消息大概是会很兴奋的。即便是遥远的西羌国,但不管怎么样都是存在的一种价值。将来的事谁说得准,或许某一天就能用得上了呢?而且即便是远,但也不是说到不了。坐上马车,抄个近路,其实也不是很远,从边境走,绕过西唐边关,再走一个月就到西羌国了。

    西羌国并非所处什么偏远的地方,跟西唐和凤歧国相比,西羌国国内的环境也差不到哪里去,不然的话西羌国也不可能平静了这么多年。要知道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抵挡其他国家,西羌国或许早就被吞并了。西羌国的女人骁勇善战不假,但是军队也需要强大的国库支持,大把大把的银子维持日常的运作。

    西羌国可是很富足的,甚至比周边一些男人统治的国家还要富足,所以边上的国家才这么多年都不敢小觑西羌国,更加没人派兵攻占。

    她的母族现在看来是西羌国贵族无疑了,若是她利用得当,会成为她在凤歧国的助力液说不定。还有明阳,明阳要争那个位置,若是想到这,墨镜城眉头皱了皱,垂下了眸子,遮住了眼里的深沉之色。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半响墨镜城抬起眼眸见她眉心轻蹙似乎在想着什么,不由得问道。

    阮伽南莫名的看了他一眼,耸了耸肩,满不在乎的说道:“我还能怎么办?等我找到证据证明我娘的死是贺氏做的,我收拾了她就完事了。”至于西羌国那边,好像和她真的没有什么关系的。

    毕竟她并不是真正的阮伽南不是吗?而且她敢打赌,西羌国那边的人也并不知道她的存在,或许在她娘离开西羌国的时候就已经和家里的人决绝了。既然如此,她肯定不会凑上去自找麻烦的啊,万一被别人误以为她是来攀关系的怎么办?

    咳咳如此简单出乎意料的回答让墨镜城内心有些一言难尽,总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啊!她能不能表现出一点兴奋期待来?能不能别让他这么的没面子。他说出来的好歹是一个大秘密好吗?

    墨镜城觉得在阮伽南这里会随时让自己受到打击,各种各样的打击。刚才她打击过自己的容貌了,自己原本还想着告诉了她这么大的一个秘密,意外的惊喜,她好歹表达一下内心的激动啊。可是看看她现在这样子,也太平静了一些吧。除了刚开始的一点震惊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什么了。

    墨镜城还在纠结阮伽南为什么能如此淡定的时候她已经在想着是时候把贺氏给捉出来好好的“审问审问”了。

    贺氏一定知道她娘是西羌国的人,因为她是她娘的贴身婢女,可是她还有阮常康似乎很是避讳提到这件事,也正好印证了墨镜城的话,她娘的出身一定是贵族,而且地位不低,不然也不会让在凤歧国的阮常康如此忌惮了。

    想来也是明白即使她娘和家族断绝关系了,但是断绝关系是一回事,人在凤歧国被害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若是护短一点的,好面子,记仇一点的,知道这件事,即使阮常康是凤歧国的人,他们怕也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还有贺氏,原本只是她娘身边的一个丫鬟,结果反过来咬了一口主人,这还得了!就算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也改变不了她曾经是她娘身边贴身丫鬟这个事实!

    对有些人来说,做了一天的丫鬟,那就一辈子都是丫鬟!

    阮伽南心里自然不是真的毫无波动,只是表面上看起来比较淡定而已,实际上她内心是有些那啥的。

    西羌国,她是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的娘居然是西羌国的人,而且还是贵族出身!之前听凤明阳提起西羌国的时候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和这个女儿国扯上关系。她只是想以后若是有机会或许可以到那里见识见识一下真正的女儿国是什么样子的。没想到墨镜城会给自己带来了这么令人震惊和无法置信的事。

    这命运可真会开玩笑啊!怎么给她弄了这么离奇的身世呀?这一点都不好玩,也并没有让她觉得很兴奋好吗?她有种莫名的预感,这个亲她最好是一辈子就不要认,不然的话,怕是会惹来无数的麻烦事,现在她的麻烦事就不少了,不需要更多了。

    哎,她娘到底是怎么想的呢,在西羌国多好啊,她可是听墨镜城说了,西羌国的女人跟凤歧国的男人可以娶几个女人一样,她们是可以娶几个男人的!简直就是比现代还现代啊!不不不,是比现代还牛逼啊!现代还法律规定一夫一妻,可是西羌国却可以一个女人同时娶几个男人,现代多少女人梦想的事啊!

    她娘出身贵族,留在西羌国的话哪里会有被自己贴身丫鬟撬墙角的事发生?她怎么就看上了阮常康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还和他私奔到了凤歧国呢?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啊!来到凤歧国这不是硬生生的将自己的地位给来了个大反转吗?她是怎么接受得了的?真的这么爱阮常康?

    如果是的话,她就不得不感叹一声爱情真伟大了!她娘这样的女人在西羌国估计真的是另类,特别的特别的没出息。

    哎,她穿越来的时候怎么就没穿越在西羌国呢?这样的话她岂不是可以同时拥有很多歌美男,或者是小鲜肉了?

    阮伽南双手捧着双颊,脸上随着脑海里的幻想不由得露出了梦幻的笑容。

    凤明阳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画面。

    虽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的,但是她脸上的表情,笑容,迷蒙的眼神让他本能的不高兴了起来。

    “你在想什么?”他在她身边坐了下来,轻声问,似乎怕惊扰到了她。

    阮伽南没注意到身边坐了人,耳边似乎传来了一道声音,问她什么,她也没有多想,反射性的就将自己脑海里正想着的事说了出来,说完了还嘻嘻笑了两声。那模样说有多猥琐就有多猥琐,让凤明阳不仅眉头一皱,脸色也直接黑了下来。

    她说什么!去西羌国,想要同时娶几个相貌,性子不一样的美男?!想享受尝试一下齐人之福?!

    阮伽南若是清醒的话肯定会赶紧顺毛,但是这会儿她正幻想得开心呢,完忽略了身边人释放出来的低气压和冰冷气息,完完的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绪幻想里不可自拔。

    凤明阳却是要气得肝疼了。

    他越是看她看上的表情笑容就越是怒火中烧,同时还有种莫名的情绪在心里发酵,见她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自己,半响他才无声的冷笑了一声。

    他突然出其不意,迅雷不及掩耳的伸出手强硬的掰过了她的脸,然后气得本能的狠狠地吻上了她带着让他火大不已笑容的双唇,用力的辗转着,吸吮着,不给她丝毫反应或者是拒绝的机会。另一只手同时用力的攥住了她的纤腰防止她挣扎,很快又忍不住一用力,将她整个人从凳子上带了起来,往自己怀里一按,让她跌坐在了自己大腿上,靠在了自己怀里,而他唇上的动作则是不停,带着一股莫名的怒气。

    阮伽南幻想到自己娶了一个小鲜肉呢,却突然嘴上一痛,让她立刻就回过神来了。迷蒙的眼神霎时间变得清醒无比,然后就看到自己眼前放大了的俊脸,以往让她很是着迷的漂亮凤眸燃烧着两束火苗,灼灼的盯着她,那眼神像是恨不得吞了她一样,吓了她一跳。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就感觉到腰间一紧,身子不由自主的被一道力道强硬的带动,跌坐在了他的大腿上,人也往他怀里倒去,她不得不伸出手抵在了他的胸膛上。

    她眨了眨眼,满眼不解迷惑。

    这人好好的怎么就发情了,还这么激动的样子,把她嘴巴都啃得有些疼起来了,会不会接吻啊!

    忍了一会儿见情况非但没有好转,似乎还往更恶劣的方向发展了,她觉得为了明天起来自己还有一双好好的嘴唇见人,她还是自己来吧。于是她化被动为主动,虽然不知道这人好好的怎么就携带者一身怒气的在折腾哎,不对,她刚才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应该做的事?

    她慢半拍的想起了自己刚才做的事,顿时就心虚尴尬了。

    呵呵这个,真是

    见她竟然还在走神,凤明阳的心里的火苗是越烧越旺,一下子就窜得老高。他狠心的用力咬了她一下,让阮伽南不由自主的痛呼了一声。对上他满是质控的眼神,立马连自己的疼痛都忘记了,伸出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带着一丝讨好的意味反客为主,热情不已的在他嘴上亲吻着。

    凤明阳告诉自己不能上当了,不能这么轻易的让她逃过这次,不然以后不过显然他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对方,很快他就食髓知味,不满意她的温和,又夺过了主动权。攥住她纤细腰身的手也越来越紧,两人的身躯越贴越紧,原本安静的房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响起了一阵暧昧的声音。

    丹青原本是想进来伺候的,可是才靠近屋子就听到了一阵奇怪但是又让人莫名脸红的声音。她先是愣了一下接着才反应过来,然后羞得满脸通红转身急匆匆的离开了。

    哎呀,小姐和王爷的感情真是好啊,照这样发展,会不会很快就会有小小姐或者是小公子了?丹青美滋滋的想着。

    良久之后屋内暧昧的声音才慢慢的停了下来,阮伽南面色潮红,气喘吁吁,明亮的眼眸因为激情而染上了一层水雾,朦朦胧胧的。

    唉,想不到接吻也是个体力活。她微微闭上眼靠在凤明阳怀里平息絮乱的呼吸。

    相比之下凤明阳竟然要好许多,让她很是不能接受。

    什么嘛,难道因为他是男人,所以即使跟白切鸡似的也比她厉害?想想就觉得不服气了,她突然伸手在他腰间狠狠地捏了一下。

    凤明阳眉头一皱低头困惑的看着她,好好的捏他干什么?他都还没有找她算账呢!

    怎么,还不服气?她瞪了回去。

    凤明阳扯了扯嘴角,觉得既然她还有力气捏他,瞪他,那他们还是来算账好了。

    “你刚才在想什么?去西羌国娶几个男人?嗯?你想娶多少个?娶什么样的,说来本王听听,说不定本王可以给你意见呢。”他神情森冷,阴恻恻的盯着她说着。

    阮伽南顿时身子一僵,然后呵呵的笑了起来,装傻道:“王爷,你在说什么呀,什么娶几个男人?王爷你怎么会说出这么荒谬的话来啊!”说着说着还表情一变,一脸指责,“王爷,你这样的思想太危险了,你可是王爷呢,怎么能想这么龌龊的事呢?太损你的形象了!”

    凤明阳冷笑,“王妃你也知道危险呀,本王还当你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尝试了呢。”而且到底是谁龌龊!

    “怎么会呢?我可是王爷的王妃,妻子了,自然是对王爷一心一意的。而且我有王爷这么好的男人了,我怎么还会想其他的男人呢?其他的男人在我眼里就是一坨狗屎啊!”她一点都不脸红的说着。

    凤明阳差点绷不住脸上的表情。

    狗她怎么,怎么,这样粗鄙的话她是怎么做到张嘴就来的?还说得如此的自然清新脱俗大概是因为她形容其他的男人是狗显得他比较重要的原因?他很不想承认自己被取悦了。

    阮伽南在他怀里仰着头瞧着他,虽然面色还是一样冷冰冰的,但是她却敏锐的捕捉到了他眼里一闪而过的满意。她不由得在心里偷偷的笑了笑,继续顺毛。

    “王爷你以为我是这么不挑嘴的人吗?就是你,也是我认真考虑过很长一段时间才决定接受的好吗?我就是觉得这西羌国很有意思而已,跟凤歧国完不一样呢。”说着说着她想到了什么,似笑非笑的睨着他,阴阳怪气的道:“倒是王爷,身份尊贵,除了正妃之外,还有侧妃,还有夫人,可以同时娶好几个女人呢。”

    听出了她语气里的怪异,他不由得微微一笑,低头凝视着她,“王妃放心,除了王妃,王府后院不会再有第二个女人了。”

    她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哦?王爷说真的?一辈子只对着我一个女人,王爷不会觉得腻?”

    他漫不经心的道:“王妃这么有趣,本王觉得一辈子都不够呢。而且女人又不是银子,越多越好,心意相通的话,一个就已经足够了。”

    他可不是那些好色,又或者是想借此来证明什么的男人。女人多了,后院容易出问题不说,而且谁说男人就不能只和一个女人在一起了?男人应该专注的是后院以外的事,女人多了哪里还有心思去专心别的事?一个女人都已经应接不暇了,哪里还有功夫去应付更多?

    自古成大事者从来就没有哪个是沉迷女色的。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没有想过要娶多少个人回来。前世没有这方面的心思,倒是没有说只娶一个,但是也没有想着填满后院。今生遇到了她,让他尝到了所谓情爱的滋味,他就更加没有心思去想别的了。

    一个人的心就那么一点大,装了国家大事,装了权力,装了阴谋手段,再装一个女人就已经很饱满了,再多就不嫌拥挤吗?

    阮伽南有些意外的瞧着他,半响才笑了起来。

    既然他这么说了,那她就拭目以待了。既然选择了和他一起,那她就会相信他。如果连最基本的信任都做不到,那还如何说其他?

    “你好好的怎么想到西羌国了?”凤明阳有些奇怪的问。

    “你不知道?”阮伽南有些惊讶。

    她以为墨镜城已经跟他说过了。

    他挑高了眉,“我该知道什么?”

    “墨镜城没跟你说?”不是吧?墨镜城既是他的好友,也是他的下属,这么大的事居然没跟他说?她以为他会一转身就去告诉他了原来是自己把人想得太什么了。

    想了想阮伽南就明白为什么墨镜城没有和他说了。他大概是觉得这事她的私事,或者说这是他们两夫妻的事,不应该由他这个外人来告诉他,所以才没有告诉他,想让她自己跟他说。

    没想到啊,墨镜城这人还是个体贴的人啊!

    凤明阳眯起了双眼,“这件事跟镜城有什么关系?”他们背着他在搞什么?

    “呃,是这样的,今天我”阮伽南原本就没有想着要隐瞒他,于是便将今天发生的事对他说了一遍,最后耸了耸肩,“事情就是这样子了。墨镜城看出来我娘留给我的东西,上面的花纹图案是西羌国独有的,所以”

    “所以你娘是西羌国的人,而且还是西羌国贵族出身的小姐?”凤明阳都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了。

    怎么会有这么离奇的事?阿南她会是西羌国血脉的人?

    “应该是,墨镜城说能拥有这样价值不菲的宝物,肯定不是一般人家了。这是他却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家族的图案。对了,墨镜城难道去过西羌国,不然他怎么知道这件事?”阮伽南这才想起了自己心里有个疑惑呢。

    凤明阳蹙了蹙眉说道:“镜城他是西羌人。”

    “啊?”阮伽南呆住了,墨镜城是西羌人?怎么这么巧!那也就难怪他会知道了。

    凤明阳简单的将墨镜城的事说了说,并没有说得太详细,只是说他因为家族的事才离开了西羌国,机缘巧合之下才来到了凤歧国,又结识了他。

    阮伽南了然的点了点头,难怪今天说到西羌国的时候他的表情反应这么奇怪了,原来他就是西羌国的人。哎,如果不说,她还真看不出来墨镜城是西羌国的人呢,不是说西羌国的男人都跟女人一样,娇娇弱弱的吗?墨镜城一点都不像啊!

    对于她的想法凤明阳觉得很是好笑,简单的说了说西羌国的事。

    阮伽南听了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说道:“好在墨镜城不是那样的男人,不然的话,我看到他怕是会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最怕那些伪娘似的男人了,外面伪娘就算了,性子也这样,她真是受不了的。

    等她笑够了他才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阮伽南笑了笑,满不在乎的说道:“没打算怎么办,就这样吧,顺其自然。如果将来有缘分到西羌国,再查清楚也不晚,如果没有,那就算了,毕竟我娘也死了。她离开西羌国那么多年了,如果她的亲人想找她,也不会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消息了。既然他们都不在意,我又何必在意?”

    没有他们她现在也一样过得好好,所以真的不重要。

    “你还有我。”他握了握她的手,定定的凝视着她。

    就算她没有别的亲人,但是还有他,他不会放弃她的,会一直牵着她的手不松开。

    阮伽南扬高了眉,“你也有我。”

    凤明阳低声一笑,“是,我们有彼此,所以什么都不怕。”

    题外话

    哈哈哈哈,你们是不是通通都没有猜到阿南她娘是西羌国的人!云吞可是早早就埋下伏笔了,居然没人发现!惊讶不?惊喜不?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