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子书 » 科幻小说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全场最美

第一百七十六章 全场最美

文/爽口云吞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本章字数:14962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txt下载
推荐阅读:
    早上阮伽南被隐隐约约的喧闹声吵醒了。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看,首先看到的就是一截光洁的下巴,微微仰着头便看到了一个睡美男,安静的阖着眼睛,嘴角微勾,睡得似乎很好。

    她盯着他长长的眼睫毛看,看了一会儿忍不住伸出手慢慢靠近,轻轻的碰触了一下,心想她是不是能伸手捏住这么想就这么做了。她伸出食指和拇指,慢慢的靠近他的眼睫毛,然后轻轻的捏了捏,真的捏住了。她顿时一乐。

    身为一个男人,眼睫毛甚至比女人还长,放在现代的话让那些要靠睫毛膏来增长眼睫毛的女人怎么活?

    她正看玩得开心呢,冷不防的就听到她以为还没有醒的凤明阳含笑的问道:“你对我的眼睫毛很感兴趣吗?”

    偷偷摸摸的阮伽南被吓得反射性缩回了手,结果半路就让他给捉在了手里。

    “嗯?是不是对我的眼睫毛很感兴趣?不然为什么一大早就在玩我的眼睫毛?”因为刚刚醒过来,他的声音还带着一丝慵懒的沙哑,眼眸含笑,波光浅浅。

    偷看被当场捉包阮伽南有那么一下觉得有些羞赧,但很快又理直气壮了起来,“你整个人都是我的,看看你的眼睫毛又怎么了?你让你的眼睫毛长这么长了,让我都有点想剪掉它了!”她故意说着。

    “这可不关我的事,它自己长这样的。”

    阮伽南翻了个白眼。

    “小姐,王爷,你们起了吗?”丹青在外面问道。

    听到丹青的声音阮伽南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扬声回应道:“进来吧!”

    听到里面传来了允许的声音,丹青丹砂两人端着洗漱用的东西走了进来,福了福身道:“小姐,王爷,大伙都起来得差不多了。小姐王爷洗漱完可是在帐篷里用早饭?奴婢让人去准备。”

    阮伽南点了点头,“嗯,就在里面用吧。”她可不想出去和一些自己看不顺眼的人一起吃饭,影响胃口。

    两人动作很快就收拾洗漱好了,早饭充满了塞外特色,简单粗狂,不像燕京那么精细两人吃得倒也还算合口味。

    用完早饭两人便一起出门了,今天是正式开始围猎的日子,两人到了的时候人已经来了不少,就等着皇上皇后来了。

    阮伽南一来就注意到有几道目光若有似无的落在了自己身上,她状似无意的扫了一眼,意料之中的人。她很快就收回目光了,跟在凤明阳身边,一时间看起来还真真是很有王妃的风范。

    当然了,她本来就有,端看她想不想表露出来罢了。

    “伽南!”

    听到自己的名字,阮伽南回头就看到杨嬑身穿着一身利索的骑马装走了过来,让她眼睛顿时一亮。

    她赞赏的目光让杨嬑有些羞赧了起来,“你看什么哇?”

    她直白的夸赞道:“看你好看,看你漂亮啊!”

    杨嬑顿时羞红了脸,看着她目光满是惊叹的说道:“光说我,其实你更好看。”

    可以说是把整个围场上的小姐夫人都比下去了。

    她本身就长得十分的好看,比起刚回到燕京的时候,一年的精细养着已经让她蜕变得更加美丽,高贵了,完不像是一个在庄子上长大的小姐。

    面色红润,身形虽然有些娇小但是却玲珑有致,腿是腿,腰是腰,肩是肩,项脖修长犹如高贵的天鹅。巴掌大的脸蛋上一双璀璨去星辰的双眸最是惹人注意,偶尔闪烁着的狡黠的光芒,如同一只狐狸一样,更为她增添了几分生动与灵气,神采飞扬。和燕京困在深宅大院里的小姐相比,她无疑是特别的,特别的充满生气灵活,就像一幅画,会动的画。

    她今天也穿上了骑装,月牙色的套装,上身是贴身收腰的修身短袄,下身是同样修身,强调线条的长裤,而且款式和其他人穿的颇有些不一样。别的小姐夫人都是在花纹,料子上动心思,她倒好,直接在衣服的款式上动了手脚,如此一来就与众不同了。

    下摆,袖口制成了百褶荷叶边,在襟边,袖口边和下摆处用红色的丝线绣着祥云图案,缀饰着排穗,珠坠。下身裤装也别出心裁,别人都是柔软且稍微宽松一点的直筒裤,她的却是用了有些硬挺的料子,越是往下越是收紧窄身,把腿部的线条拉长了不说,还显得双腿既笔直又纤细。脚上蹬着一双鹿皮小短靴,绣着草原上常见的小野花,很是娇俏可爱活泼。

    别人都是梳着简单的发髻,尽可能的保留发髻的美丽,花样,她却是直接用大家没见过的手法编了数条辫子,将辫子盘在头上,簪子固定,侧面还垂着一条粗细适中的发辫,用绸带缠着。

    她这样的打扮别说是杨嬑,在场其他女子了,就是凤明阳出门前看到她的时候也是眼睛一亮,眼前一新,闪着欣赏赞叹的光。

    听到杨嬑的话她嘻嘻的笑了两声,看到其他人若有似无的视线,甚至是嫉妒,她眼里闪过了得意。

    小样,她还不能打败她们呀,第一次参加秋猎她可不能丢自己的脸了,必须要给大家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不然估计以后她这宁王妃的名声会更不好了。

    而且嘛,女人都是爱美滴,她也不例外啊!

    看到她眼里闪过的狡黠,杨嬑不禁抿唇笑了笑,心里暗道她倒是不嫌事大。本来就有很多人不喜欢她,看她不顺眼,偏偏她还故意这样不过她倒是觉得这样很好,何必为了别人而勉强自己呢?

    阮伽南并没有和多少人交好,所以身边也就没有多少人围着了。

    她来了不大一会儿关平月和贺梅芩也相继来了。原本大家还指望这两人能把阮伽南的风头压下,让她见识一下燕京贵族女子的厉害。但是两人到了之后大家却失望了。

    有了阮伽南的珠玉在前,这两人的打扮虽然也很是美丽,可是却多了几分刻意。不管是衣服还是发饰又或者是身上的配饰都显得有些过多了,让人觉得有些累赘。脸上的妆容也太过浓厚了一些,实在是不适合今天这样的场合。

    两人自然是注意到了众人难言的神色,一开始还有些莫名其妙,但是走近了,看到了阮伽南和杨嬑两人的装扮,再想到众人莫名的眼神,两人面色都不由得一变。虽然很快就恢复自然了,但多少还是被人看出来了,不少人暗地里偷笑不已。两人脸上的表情顿时有些维持不住了。

    本来是想夺风头,没想到倒是衬托了阮伽南!实在是可恨!两人目光有些阴沉的盯着阮伽南。

    阮伽南隔了老远都能感觉到两人目光里的幽怨了。她挑了挑眉看着两人并肩走了过来。

    一下子场最受瞩目的三个美人站在了一起,要说有多夺目就有多夺目,要说有多赏心悦目就有多赏心悦目。在场几乎所有男性都将目光落在了三人身上。

    阮伽南和贺梅芩一个是已经成亲了,一个是定亲了,也马上就要成亲了,对这个倒是无所谓的。就是关平月这个还没有定亲,也没有成亲的人颇有些沾沾自喜。

    “宁王妃今日的打扮倒是新颖,把在场的人都比下去了。”关平月走近福了福身笑着说道。

    贺梅芩也轻轻的福了福身,目光闪了闪,面上挂着端庄大方的笑容,“可不是,若是宁王在这里该要担心了吧?”

    杨嬑眉头一蹙,直觉贺梅芩这话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哦?贺小姐此话怎解?”有人问。

    贺梅芩掩唇低笑了一声,开玩笑的说道:“宁王妃打扮得如此出挑,不知道引来了多少惊艳的目光,宁王要是看到能不担心吗?”

    她这话一出,大家顿时神色各异了起来,看着阮伽南的目光有些复杂。

    杨嬑面色微微一沉,哪里不明白贺梅芩这话是什么意思。她分明就是在暗示伽南已经成亲了却打扮得花枝招展,招蜂引蝶,也就是暗指她不安于室,不守妇道了!

    在场的人都是人精似的人,哪里会不明白呢?

    阮伽南眸色微微一冷,佯装没听出她话里的深意,笑呵呵的说道:“那是。本妃如此貌美,得让王爷有个深刻的认识,有些危机感才行。不然王爷要是觉得本妃不如人,或者是非他不可,对本妃不上心,那就不好了。让王爷知道担心,王爷才会对本妃更在意,更加把本妃放在心上啊!”

    说完她又像是看不出贺梅芩微微僵硬的面色,好意的说道:“贺小姐,说起来你也快要和八哥成亲了,咱们就是亲上加亲了,所以这句话我才告诉你。你可以多学学我,这样成亲之后才好让八哥对你一心一意啊!”

    她一说这话贺梅芩的面色就真的维持不住,直接僵住了。

    谁不知道她和八皇子还没有成亲,但是大家暗地里都说八皇子已经在留意侧妃的人选了。而其中一个被议论最多的人选就是站在她身边的关平月。

    关平月也察觉到了周遭的异样目光,不由得一阵尴尬。

    因为八皇子,宁王和关平月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三人感情也向很好,以前也是经常形影不离的。但是后来宁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似乎就有些避嫌,成亲之后更是如此。所以就只剩下八皇子和关平月还是一样来往甚密。

    八皇子和贺梅芩定亲之后也依然如此,燕京中的人还是时常看到两人走在一起。前段时间又传出说八皇子似乎开始留意侧妃的人选,准备在大婚之后就纳侧妃而这个侧妃的人选就是关平月。

    当然也有人觉得这不可能。因为关平月的身份当侧妃实在是不太可能的,关家既不是什么小门小户的人家,也不是什么没落的人家,断不可能将嫡小姐送去当侧妃的。

    不信的人有,信的人自然也有。毕竟八皇子是嫡子,又能力不差,名声不差。若是将来当上太子,继承地位,他的侧妃说不定就能成为贵妃,皇贵妃。那也是顶好的事情不是吗?

    关平月心里有些恼怒。她当然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了,可是她怎么可能去当别人的妾?侧妃也是妾不是吗?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嫁给八皇子,她和他关系是不错,但是这并不代表什么啊!偏偏她说了还没人相信!

    “宁王妃说笑了,即便什么都没用,八皇子对贺小姐也是一心一意的,八皇子对贺小姐的心意大家都是看在眼里。”关平月不着痕迹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偶尔我和八皇子碰面的时候,八皇子可是从来都是口不离贺小姐,对贺小姐赞不绝口的。”

    不管关平月说的是真是假,但贺梅芩的面色好起来了是真的,她的脸上露出了娇羞的笑容,抿唇笑着没说话,看起来像是认同了关平月的话。

    关平月生怕阮伽南又将话题引到自己身上,忙主动转移开了话题,问道:“不知道宁王妃待会儿打算要怎么玩?”

    阮伽南挑了挑眉,“什么怎么玩?我当然是要跟王爷在一起了。”

    众人一阵无语。

    这秋猎男人有男人的玩法,女人也有女人的玩法啊,女人是不可能跟男人一样策马去追捕猎物的,男人要是带上了女人,这猎还怎么打?这不是摆明了要输吗?要知道围猎的时候若是能拔得头筹,皇上的奖励可是不会少的,这不仅仅是出风头这么简单的事!

    这次又刚好是宁王第一次参加秋猎意义更是非同一般。宁王妃不想着要怎么帮宁王取得好成绩,怎么反而要去拖后腿?

    关平月和贺梅芩似乎也没有想到阮伽南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愣了一下,狐疑的瞧着她,怀疑她是不是故意这样说,想借此来迷惑他们视线的。可是看着她脸上却又一脸的理所当然两人顿时沉默了起来。

    这样也好。

    很快就想通的两人没有再说什么,随便说了几句就各自散开了。阮伽南见状耸了耸肩,和杨嬑相视笑了一下才朝着前方走了去。

    空地上,皇上和皇后还有几个妃子已经来了,底下的大臣正在和皇上回报这次秋猎的准备情况,确定无误之后皇上很快变会宣布围猎正式开始了。

    皇上倒是没有在这个时候多说什么场面话的,也就是说了些勉励的话,说完之后还特别对凤明阳说道:“小九啊,这是你第一次参加秋猎,朕自然是希望你取得一个好成绩的。不过也不能勉强,一切还是以你的身体为重,你要量力而行,明白吗?若是你拔得头筹,朕一定会重重赏你的!”

    凤明阳站了出来拱手道:“父皇放心,儿臣一定会努力,不会辜负父皇对儿臣的厚望的!别的儿臣不敢说,但是为父皇猎一张鹿皮还是可以的!”

    皇上听了他的话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连说了三声好,“好好好,只要你猎得一张鹿皮,就算没有拔得头筹,朕也重重赏你!不管你要什么,朕都答应你!”皇上大手一挥,说出了让底下众人面色微微一变的话。

    对宁王的偏袒就不说了,皇上后面的话是什么意思?不管要什么,都答应?

    那万一宁王要太子之位,难道皇上也要给宁王吗?又或者是其他什么东西皇上说出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阮伽南听了这话却是眉头一皱。

    皇上这话确定不是在给凤明阳挖坑么?当着众多大臣和皇子说这样的话,这不是让大家心里不舒服,有怨气吗?这么多人,有几个是和凤明阳交好的?听了皇上的话会有多少人会暗中阻拦他,不让他猎到鹿?皇上到底是想帮他呢还是想给他增加阻力?

    她看着他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泰然自若,耸了耸肩。心里暗暗想道自己待会儿要不要也猎个什么东西呢?这古代实实在在的打猎她可是没有试过的,上山捉个野鸡野兔什么的倒是有的,动真刀真枪还真是第一次。

    想到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她有些摩拳擦掌了,准备大展身手,让大家见识一下她的厉害。那两个丫头可是让她给她们猎个什么东西,兔子啊,狐狸啊什么的,她不能让她们失望了。

    那就猎一两只狐狸好了。她眼里闪着志在必得的光芒。

    题外话

    警告警告,存稿君寿命已到尽头,马上要ver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