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子书 » 科幻小说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语不惊人死不休

第一百七十七章 语不惊人死不休

文/爽口云吞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本章字数:14120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txt下载
推荐阅读:
    行围很快便开始了,准备就绪的人如潮水一般骑着马跟随在皇上后面冲了出去,很快便四处散开,开始了今天的捕猎活动。

    凤明阳身在其中,虽然是第一次参加秋猎,但是却非常的惹人注意,即使没有皇上那些话,他今次也依然是受瞩目的。一个备受皇上宠爱的皇子,目前唯一一个被封了王爷的皇子,不论何时,这一点都是令人忌惮和猜疑的。

    而他第一次参加秋猎,按理说表现应该不会太过出挑,甚至有人怀疑宁王到底会不会骑马。因为在燕京日常并不会怎么骑马,而大家印象中似乎没见过宁王骑马所以第一次参加秋猎,真真正正,捕猎,策马飞奔,竞争,大家都觉得宁王不出差错就已经很好了。

    可是开始之后看宁王骑马的姿势大家就知道自己小瞧宁王了。这个样子绝对不会是不会骑马的人,今天的围猎看来有意思了。

    同行来的大皇子,四皇子,五皇子也注意到了凤明阳娴熟的骑姿,眸色微微一沉,知道自己今次肯定又多了个对手。心里同时也更加的确定自己这次一定要拼尽力,绝对不能输给凤明阳了!

    凤明阳哪里会看不到周围人看自己时的防备眼神,但是他心里根本就不以为意。今天的围猎他必须拔得头筹!

    头一天是男人的战场,没有女人的事,女人唯一能做,要做的就是替自己的丈夫或者是兄弟,仰慕的人加油,鼓励和支持。自己的丈夫或者是兄长若是成绩斐然,那她们也会一样骄傲,觉得光荣。

    相比一些紧张不已的女家眷,阮伽南实在是个特别的存在。因为就在大家在营地紧张的等待,有些坐立不安的时候,她站了出来。

    “母后,母妃,我想和朋友四处溜达一下。”

    皇后有些讶然的看着她,但是很快又恢复正常了,笑着说道:“如果你待着觉得闷,想要四处走走,也是无妨的。咱们女人也该有自己的乐趣事才对。”

    倒是柔妃皱起了眉头,带着一丝责怪看着她,有些不满的说道:“小九现在正在争取荣耀,你身为他的妻子,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去找自己的乐趣。别人就算了,可是你不一样,难道你就不担心小九吗?”

    身为妻子,这个时候难道不是应该像其女子一样吗?别人都在为自己的丈夫,兄长或者是父亲加油鼓劲,她却想去找自己的乐趣?

    周围的夫人看着阮伽南的谴责眼神表明她们心里想的和柔妃想的是一样的。

    阮伽南很是无辜的看着柔妃说道:“母妃,王爷去打猎了,我又看不到王爷在哪里,现在是什么情况,就算我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啊!王爷根本就不知道,也看不到啊!若是母妃担心王爷回来看到我不在心里会不舒服,那我在王爷回来之前回来就是了。”

    柔妃被她这话堵得简直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了。

    “宁王妃,你怎么能这样说呢?”坐在边上的贺梅芩忍不住说道。

    “我怎么了?我说的话有什么问题吗?哪里不对了?”阮伽南虚心的问。

    贺梅芩看着她义正辞严的说道:“正如柔妃娘娘所说,他们在努力的捕猎,希望捉到好的猎物回来,给我们女眷带来荣耀。我们别的不能做,不能和他们并肩作战,但是起码我们应该在这里为他们守候,祈祷,给他们鼓励,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而不是像宁王妃这样为了自己的私欲而不顾他们!”

    阮伽南听了这么一番奇葩的话差点要忍不住为贺梅芩鼓掌了。

    作为一个古代女人有这样的想法也不稀奇,但是她并不是啊,而且她也不能因为自己是这样认为的就要她也这样做啊!

    再说了,什么叫为他们女眷带来荣耀,说得那些男人来参加秋猎,拼了命的想要取得一个好成绩是因为坐在这里的这些女人一样。他们这么努力,是想在皇上面前表现自己,为自己争取一个展露个人才华的机会。可是跟这里的女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还是说这样想会让她们心里比较舒服?

    阮伽南想了想觉得很有可能,毕竟古代的女人真的蛮可怜的。没有自由,没有自我,没有地位,所有的一切都是男人给的。

    虽然她现在也身处礼教严苛的古代,也是一个女人,但是她在极力避免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境地。她不会将自己的一切都寄托到一个男人身上。即使现在她和凤明阳两情相悦,又是夫妻,但是在她心里,他们是平等的。凤明阳得到的一切都是他自己的,并不是为了谁而为之。

    她沉默了一下,然后诚实的说道:“贺小姐的话恕本妃无法苟同。王爷今天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自己,并非为了给本妃挣得什么荣耀。即便今天王爷什么猎物都没有猎到,我依然以王爷为荣。因为我知道王爷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这就已经在足够了。”

    顿了顿,她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再者,如果王爷因为我没有在这里等着他就分了心,乱了神,那只能证明王爷不是做大事的人。”

    听到她这惊人的话大家都瞠大了眼睛,震惊不已。

    贺梅芩先是被她大逆不道了话给吓住了,震惊又错愣。但是回过神之后心里却乐了起来。

    阮伽南果真是个没脑子的,这种话在私底下说说就算了,可是现在她居然当着皇后娘娘和柔妃娘娘的面说了出来。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思想怪异似的,也生怕皇后娘娘和柔妃娘娘太喜欢她了似的,所以才迫不及待的想要败坏自己在别人心里的好感。

    真是愚蠢,她当真以为有了宁王的宠爱就可以为所欲为,毫无顾忌了?可笑!

    她偷瞄了一眼坐在上方的皇后娘娘和柔妃娘娘,果然看到两人的面色不约而同的阴沉了下来。

    皇后眉头一皱,脸上没有了先前的笑容,冷淡了面色,看上去有些不愉。

    贺梅芩猜皇后娘娘之所以没有立刻就发怒可能是顾忌到现在的场合,她也不是宁王生母,所以才没有发作出来。

    可是柔妃就不一样了。柔妃是宁王生母,是阮伽南正经的婆婆,要教训她这不是名正言顺,理所当然的事吗?

    柔妃面色阴沉的看着阮伽南,似乎马上就要忍不住发怒斥责了。可是最后她却猛的深呼吸了几下,颇有些无可奈何又带着几分恼怒的说道:“你就是仗着小九宠你越发的无状了!本宫也说不得你,也懒得说你了!本宫就看看小九还能偏宠你多久!”

    柔妃这话就有些深意了,让人听了不由得暗暗猜测宁王之前是不是曾经也因为宁王妃的出言不逊而和柔妃顶撞过或者是忤逆过?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宁王看起来倒像是个重美色的人啊!宁王妃看着也不像是传统贤良淑德的女子,反倒是有些不懂事,宁王有这样一个拖后腿的王妃,以后可怎么办?

    阮伽南听了柔妃的话丝毫不放在心上,笑呵呵道:“母妃严重了,母妃是我的长辈,自然是可以说我的。只要是有道理的,王爷和我都会听的啊。”

    她老老实实的认错还好,可是现在却在狡辩,而且这话里的意思随时能把人给气死。

    什么叫有道理的会听?有没有道理还不是她自己说了算啊,她要是说别人说得没道理,不听也成?是这个意思吧?也就是说柔妃说的话听不听看她的心情了。

    这能不把柔妃给气个半死吗?

    柔妃面色铁青,胸口剧烈起伏了几下,眼看就要压抑不住了,皇后见状面色淡淡的道“好了,他们年轻人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小九两夫妻之间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做主处理吧。柔妃你年纪也不小了,就安心等着抱孙子就是了,何必操那么多的心?”

    敏贵妃坐在一旁也笑着说道:“是啊,柔妃你就少操点心吧,咱们好容易看着孩子大了,娶妻了。我们忙碌了大半辈子也该歇息歇息,享受享受自己的生活了。”

    说完目光落在了阮伽南身上,“而且本宫觉得宁王妃说的话倒也有几分道理。前些日子韶阳那孩子也跟本宫说过类似的话,当时本宫也是伤心得紧,觉得他长大了就不听本宫的话了。可是事后冷静下来再想想这话倒也有道理。不能因为我们是长辈就要下面的晚辈什么都听我们的。连皇上偶尔还要听听大臣们的话呢!”

    敏贵妃的话看似是化解了眼前的尴尬局面,又开解了柔妃,但是实际上却是在帮阮伽南说话。

    在场的都是人精似的人,细想一下就明白了。只是明白之余又有些不解,还有些怀疑和不确定。敏贵妃怎么会帮阮伽南说话呢?两人似乎没有什么接触啊,敏贵妃是六皇子的生母,六皇子和宁王也一向没有什么来往,好好的敏贵妃怎么会帮阮伽南说话呢?是不是他们误会了?

    柔妃心里也是觉得很不解,疑惑的看了眼敏贵妃。却见她正好看着自己,微微摇了摇头,暗示她今天日子特殊,还是不要为了这点小事闹出什么笑话来才好。

    柔妃心思一转就明白了其中的利害关系。明白以后当即面色一柔,目光慈和的看着阮伽南,有些无可奈何和纵容的说道:“也罢,既然皇后娘娘和敏贵妃都这样说了,本宫也不多说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你们高兴就好!”

    听到柔妃这么说,阮伽南只当不知道这其中的曲曲折折,柔妃的心理是如何变化的。她高高兴兴,有些没心没肺的笑着说道:“多谢母后母妃宽容,那我就去玩儿啦!待会儿我会去和王爷会合一起打猎的!”

    什么?要去和宁王一起打猎?

    众人还没有从她的话反应过来她就已经蹦蹦跳跳的走了柔妃刚刚起来的面色顿时又沉了下来。觉得阮伽南当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阮伽南可不管这个,她拉着杨嬑骑着马溜达了一圈,最后杨嬑被叫了回去。她一个人又骑着快马跑了一圈,整个人都舒畅起来了才坐在马背上慢悠悠的晃荡着,觉得差不错了才掉了个头回去了。

    她不知道她这么一走倒是躲掉了一次麻烦。有人一直暗中跟着她,等着机会要给她一击。原本是想等着她一个人落单,然后再趁机将她绑走。可是今天她却一直没有落单,就算最后是一个人在,也没有走远,让人根本没有机会下手。

    最后看着她骑着马走了,某人恼怒得直接把手上把玩的一根树枝给折断了。

    阮伽南回来的时候营地里已经一片欢庆了,看到她回来,不少人都围了上来恭喜她,搞得她很是莫名其妙。直到看到现在前方人群里的凤明阳,还有他脚下的猎物,她才明白了过来。然后不由得挑了挑眉。

    哟,看来宁王殿下已经得了第一呢!当真猎到了一头鹿回来了?

    听到身后的喧闹声,凤明阳回头就看到她从人群里朝着自己走了过来,眸色不由得微微一亮,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容。差点没晃花大家的眼。

    “你去哪里了?我原本还想着可以让你第一眼看到的。”等她走近了他低着声音微微抱怨道。

    虽然说这是为父皇猎的鹿,但是在他心里,这是给她猎的。他猎到这头鹿之后立马就赶回来了,就是想着给她一个惊喜。她倒好,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看到他眼底因为失望而产生的些微不高兴,她抿唇笑了笑,“我闲着实在是有些无趣,所以就和杨家的杨嬑小姐去骑马走了一圈。我这也是为了可以和你一起进围场打猎啊!”

    他愣了一下,“你要和我一起进围场?”

    她点了点头。

    “这不行!”他反射性的拒绝。

    轮到她惊讶了,“为什么呀?”她以为他们已经有共识了,为什么临时反悔了,不带这样玩的啊。

    他皱眉,“还用问为什么吗?围场里面太危险了,你进去我不放心。”

    虽然是皇家圈起来的围场,围猎正式开始之前也早就有人事先检查准备过,将有危险的动物几乎都赶了出去,但围场里面的危险还是很多,防不胜防的。不说那些动物的了,就是他自己的,也不会少。这么好的机会,那些人是不会放弃的。他会跟着来,努力拔得头筹,第一个猎到猎物,出尽风头,就是想引出他们。

    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能带上她一起?

    “有什么不放心的啊!我会骑马,我会打猎啊,说不定打猎的技术比你还好呢!”对他的话她有些不以为然。

    但是他还是不松口,“不行,你就在外面玩,骑骑马什么的,或者是去找朋友玩。你若是想要什么,你告诉我,我给你猎回来。”

    阮伽南不高兴了,眉头一皱,正要问个清楚,但是皇上身边的人却走了过来,恭敬的说道:“宁王殿下,皇上让您和宁王妃一起过去。皇上正高兴着,说要重重赏宁王呢。”

    凤明阳表情一收,温文无害的笑了笑说道:“有劳公公了,本王这就和王妃过去。”

    “王爷严重了,小人不敢。”

    阮伽南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看了眼前面的公公,压低了声音说道:“这件事待会儿再说,总之我一定要进去!”

    凤明阳眉头一皱,看着她的目光有些无奈,“阿南”

    她轻哼了一声,不理他,径自加快了脚步,走到了他面前。

    凤明阳看着她不高兴的背影不由得摇了摇头,有些头疼了起来。心里想着待会儿要怎么说服她才好,她要是喜欢打猎,以后他再找机会带她去打猎好了,这次真的不行,太多未知的危险了

    题外话

    回家倒计时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