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子书 » 科幻小说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八章 男人靠什么建立威严

第一百七十八章 男人靠什么建立威严

文/爽口云吞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本章字数:16582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txt下载
推荐阅读:
    大家看到阮伽南居然走在了凤明阳前面都露出了惊愕的表情,难以置信的看着两人。

    皇上倒像是没有注意到一般哈哈大笑着说道:“小九的表现朕觉得十分的骄傲啊!果真给朕猎了一头鹿回来,朕要让人将鹿皮制成刀鞘,就用来放朕最爱的那把刀!”

    “皇上说的可是父皇当年送给皇上的那把刀?”敏贵妃有些讶异的问道。

    皇上点了点头,朗声说道:“不错,正是!朕那把刀的刀鞘正好要换了,今天小九第一次打猎就打到了一头鹿,鹿皮朕就拿来做成刀鞘吧!鹿肉今晚就让人烤了吃!也让大家都尝尝!”

    “父皇,那把刀对父皇而言很重要,父皇应该用更好的皮来做刀鞘。儿臣猎到的这头鹿不如就拿来做弓箭吧!”凤明阳似乎觉得有些不妥,站了出来说道。

    “此事不必再多说,朕已经决定了。”皇上不容置疑的说道。

    阮伽南站在一旁看着在场的几个皇子各异的面色,还有眼底闪烁着的警惕防备,心里忍不住吐槽道:皇上可真会给他拉仇恨。这种话为什么非要放在明面上来说?如果真的这么喜欢,私底下做就好。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这样的话,啧啧啧,几个皇子对宁王的仇恨值估计又上升了不少吧?

    “宁王妃,朕听说你想要和小九一起进围场打猎?可是真的?”皇上突然看着阮伽南问道。

    凤明阳眉头轻轻一皱,很快就松开了,不过皇上还是注意到了。皇上眼里闪过了一抹兴味的光,目光依然看着阮伽南,眼底多了一分打量。

    阮伽南听到皇上这么问,眼珠子一转,忽然就有了主意。

    凤明阳看起来似乎是真的不想让她跟着,态度似乎跟坚决。这只能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有危险,这个危险不是来一张围场打猎本身,而是其他。

    哼,他想得倒是好,可是也要看她愿不愿意配合!

    凤明阳注意到她眼里一闪而过的奸诈光芒,心里暗道不好,正想暗示她不要乱说话,可是她已经迫不及待的回话了。

    “回父皇,正是如此。父皇您赶紧帮儿媳说说他,他竟然不肯带着儿媳去,说儿媳是累赘,会拖后腿。儿媳哪里会拖他后腿啊!儿媳会骑马的!”她语气里满是抱怨。

    凤明阳:“”

    他什么时候说过她是累赘,会拖他后腿这样的话了?她还能再胡说八道一些吗?

    皇上佯装不高兴的对凤明阳说道:“小九,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怎么能这样说呢?”

    “父皇,儿臣只是觉得里面有危险,她又是一个女子,纵然会骑马又怎么样?儿臣是担心她,所以才不想让她去。儿臣也是为了她好。”他很是无奈的说。

    “我不管,反正我要跟着去!父皇,您帮儿媳说说他呗,好不好?”

    柔妃的脸色几乎都要控制不住了,飞快的看了眼皇上,见皇上脸上还没有什么发怒的征兆,她连忙轻斥道:“伽南,不要任性了!还有,这点小事你怎么能闹到皇上面前来呢?你太没有规矩了!”

    “母妃,我怎么没有规矩了,皇上是我们的父皇啊,在民间那就是我们的爹爹。有难事自然是要找爹爹帮忙处理解决了,爹爹可是一家之主。”阮伽南嘴巴像是抹了蜜一样。

    皇上似乎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不由得怔了一下,回过神来之后就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之洪亮,之爽朗,之轻松让听到的人毫不怀疑的相信他此刻的心情确实是非常好的。

    “你这说法倒是新奇,朕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说的。你真的觉得朕像民间的爹爹?”皇上很感兴趣的问。

    “父皇自然比民间那些爹爹要强千万倍了,父皇不只是我们的爹爹,更是凤歧国百姓的爹爹,因为凤歧国的百姓都是父皇的子民啊!”

    皇上听了她的话又大笑了起来,底下的大臣有些怀疑自己平时在宫里看到的皇上怕是个假皇上,不然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笑了又笑呢?大家还以为皇上不爱笑,就爱板着个脸呢!

    这宁王妃本事不小啊,竟然能逗得皇上频频大笑。

    皇后和几个妃子看到这场面都不由得心思各异了起来。

    “皇上请息怒,伽南她还是个孩子,并非有意冒犯皇上,请皇上看在小九今天表现优异的份上饶过她这一次。日后臣妾一定会好好教导她的。”柔妃却是反应最不同,竟然一脸自责又惶恐的跪了下来。

    敏贵妃见状不由得笑道:“柔妃妹妹,看你紧张的。皇上现在心情可好着呢,哪里像是生气的样子?妹妹你太紧张了!”

    “可是”柔妃还是一脸的不安。

    皇上脸上的笑容淡了淡,看了眼柔妃说道:“爱妃确实是太过紧张了,朕觉得伽南这孩子的话倒是很中听,说得也有几分道理。”

    阮伽南一脸笑容的福了福身说道:“儿媳多谢父皇夸赞。父皇,那儿媳刚刚说的话”

    “父皇”凤明阳想要阻拦。

    皇上却已经说道:“小九,既然伽南想要去,那你就带着她一起去玩玩好了。也不是多大的事,围场里面虽然也有着危险,但是父皇相信以你的能力是不会有问题的!”

    阮伽南闻言立刻笑呵呵的说道:“儿媳多谢父皇成。”说完还得意的看了眼凤明阳,让凤明阳很是无奈。

    “行了,都去玩吧,好好玩!都给朕好好表现,表现好的朕一定重重有赏!”皇上大手一挥说道。

    达到目的了阮伽南的心情自然是十分愉快的。

    倒不是她有意和凤明阳作对,但是他这明显是有事情瞒着她,她就非要搞清楚了。

    “阿南”凤明阳跟在她身后语气无奈。

    “除了答应的话其余的都不要说了,本姑娘不想听!”她很是傲娇的说道。

    凤明阳沉默了一下,面色有些怪异。

    阮伽南注意到了,问:“怎么了?”难道是终于要解释了?如果是的话她可以考虑一下要不要听。

    “你确定你还是个姑娘?”他问。半年多之前就已经不是姑娘了吧?

    轮到阮伽南沉默了。

    王爷,你这样会很容易失去我的,你知道吗?

    宁王妃一恼怒宁王就惨了,不管他说什么,她都是一副我不听的样子和态度,一直到两人坐上了马背朝着围场深处走了去。

    “阿南,难道你要跟我闹脾气一直闹到回去吗?”他驱赶着马匹走到她身边,拿她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她似乎也吃定了他一样。“现在你都如愿了,和我一起进来了,怎么还生气?”

    阮伽南瞪他,“谁说我生气了?”

    “你没生气那什么一直不和我说话?也不看我?”

    她斜眼看他,“我为什么要和你说话,为什么要看你?长得再好看也会有看腻的时候!”

    凤明阳面色一沉,“你是说你看腻我了?”这才多久!

    她仰着下巴,语气表情充满了挑衅,故意道:“是又怎么样?”

    他闻言眸色一变,定定的盯着她,然后突然出其不意的伸手将她直接从马背上揽了过来,让猝不及防的阮伽南本能的发出了一声尖叫声。

    “你干什么!”她惊魂未定的抬头瞪着他,没好气的问。

    “刚才的话你再说一次,嗯?”他低着头,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眼神逼人,充满了迫人的气势,眼底闪烁着莫名的威胁之意。大有她要是敢再说一次就后果自负的意思。

    阮伽南不想承认自己在他吃人的目光下有些退缩了。这不科学,她什么时候怕过人了,她老爹她都不怕,怎么可能会怕凤明阳这个白斩鸡呢?手无缚鸡之力,他能奈她什么何?没错,就是这样,他能拿她怎么办?打都打不赢她!

    这么一想,她顿时就理直气壮了起来,胆壮气粗的说道:“说就说,本来就是事实!一朵花你天天看也会腻的不是吗?”

    他凤眸一眯,“所以王妃这是看腻本王了?王妃是准备红杏出墙了吗?”

    阮伽南一呆。红杏出墙?呃,这个她倒是没想过的,起码现在没有想过。至于以前当然是有想过的,不然难道她要替自己的丈夫守身如玉不成?

    想起了刚成亲时的想法,阮伽南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些许端倪被凤明阳捉了个正着。

    这下是真的惹毛他了。

    他搂着她腰身的手猛的一用力,将她牢牢按在自己身前,扔下一句,“不许跟上来!”就带着阮伽南骑着马飞窜了出去。

    跟在他身后的侍卫们看到一眨眼就不见了的王爷王妃,不由得面面相觑,拿不准主意了,王爷不许他们跟着,那他们现在怎么办?跟还是不跟?

    最后大家将目光落在了陆英身上,毕竟他是王爷的近身护卫,又是王爷的心腹,这个时候听他的绝对不会错。

    迎着大家询问的眼神,陆英有些头疼了起来。

    和王妃在一起的时间长了,王爷也变得任性,更加无法捉摸了。怎么能就这样走了呢,也没个交代

    半响他才有些无奈的说道:“先慢慢跟上去吧。”

    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王妃身手毕竟不错,这里又是围场,一时半会的应该不会有问题。况且就算他们现在就追上去也没用,王爷和王妃应该要处理一些私人问题,咳咳,所以他们还是不要去打扰了。

    “是,陆护卫。”

    凤明阳带着阮伽南一路狂奔,路上时不时的惊闪过一两只受惊的动物,两旁的景物飞速往后退着。

    阮伽南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听到马嘶鸣了一声停了下来,她正要松一口气,心里暗道自己这次大概真的拔了老虎须了,要不要服个软什么的呢只是她还没有想出结果来就感觉到自己的下巴被人强势的一抬,然后那张自己刚才说看腻了的脸就不容拒绝的压了下来,狠狠的堵上了她的嘴巴。

    她不由得皱了皱眉。

    哎呀,看来宁王真的被她气得不轻啊,连一惯的好风度都抛弃了。这动作实在是有些粗鲁,把她的嘴唇都碾压得疼起来了,满满的怒气啊!

    她很担心他会不会一气之下把自己嘴唇咬破

    才这么想着她就觉得唇上一痛,反射性的一把推开了他,伸手一抹,瞪大了眼。

    “凤明阳,你居然家暴我?!”她控诉,把她的嘴唇都咬破了!

    凤明阳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了。

    什么家暴啊,就冒出了颗血珠而已。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说话,下次再乱说话就不是咬你一口这么简单了!”他故意阴沉着脸说道。

    “怎么着,你难道还要打我不成,你打得赢我吗?”她很是嚣张,睥睨的说道。

    看到她这欠收拾的样子,凤明阳觉得自己刚才真的应该狠狠咬她一口才是,看她这嚣张的模样,让人看了牙痒痒的。

    他动心忍性,想了想不由得一笑,“打女人算什么本事,真正有本事的男人从来不会靠打女人来建立自己身为丈夫的威严。”

    她狐疑的瞧着他,什么意思?

    他看着她突然邪魅一笑,头缓缓朝着她压下,逼得她也跟着慢慢的把头往后仰着,神情警惕的看着他。

    “你知道男人靠什么吗?”他的声音轻不可闻。

    阮伽南直觉这个问题自己不能回答,于是抿紧了嘴唇不出声。

    凤明阳低沉一笑,凑近她耳边,呼出的气息轻如羽毛的洒在她耳郭上。让她耳朵一阵发痒,有种想要伸手揉一揉的冲动。

    “男人会在床上建立自己的威严,把他的女人做得下不了床!下次你再这样我就做得你三天下不了床!不信你就试试看!”

    阮伽南轰的一声一张巴掌大的俏脸涨得通红,鲜红欲滴。不敢置信的瞪着他,难以接受宁王殿下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开黄腔!

    “凤明阳,你太无耻了!”她义正辞严的指责道。

    他将她眼里闪烁着的羞涩之色看在眼内,凤眸里不由得染上了一丝笑意,懒懒的说道:“本王怎么就无耻了?咱们是夫妻,这里又没有外人,本王对自己的妻子说说情话有什么问题吗?”

    放屁!他这哪里是情话了,分明就是耍流氓!臭流氓!

    “王妃还要出墙吗?”他斜睨着她问。

    阮伽南面对他威胁的眼神,敢怒不敢言,忍气吞声,最终觉得识时务者为俊杰,好女不与男斗!

    她皮笑肉不笑的说道:“王爷对我好,长得又俊美如此,家财颇多,我当然不会红杏出墙了。”

    换句话说以后若是他对她不好,人又长残了,家财又没了,那她还是很有可能随时会红杏出墙的。

    他听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挑了挑眉,心里想道:对她好是肯定的,家财之事也无需担心。即使他什么都不做光花银子也够花一辈子了,所以这个不会是问题。

    再来是长相,他现在就长得如此俊美,以后想必也不会更差。至于老了的问题,避免不了,只能尽量减缓衰老的速度了。这个简单,等前辈回来好好的问问他保养之法,他照着做就是了。

    很多年后阮伽南无比忧伤并且心理极度不平衡的发现,凤明阳这厮的美貌似乎是几十年如一日,一直没怎么变过!和他偷偷溜出去玩居然还有小姑娘朝着他抛手绢!气得她把他赶去睡了书房,生了几天的闷气,然后暗地里开始更加勤奋的保养了。

    当然了,这是后话,现在暂且不提。

    听到她的话他终于满意的笑了。

    阮伽南看到他脸上的神情一柔,心里也微微一松,想道宁王终于高兴了,她不用哄人了也不用被哄人了

    只是才这么想着眼前又一黑,自己的双唇又被人含住了。这次倒是温柔缠绵了许多,在她的双唇上轻柔的吸吮,舔吻,吻到刚刚冒出血珠的位置时还带上了几分怜惜,许久都不舍得离开。然后在双唇间磨蹭着轻触试探着想要往里走。

    阮伽南被他搂着,靠在他怀里,微微仰着头,眼睛半阖着,被他吻得脑袋有些发糊。察觉到他的试探,她在心里叹息了一下,伸出手搂上了他的脖子,微微张开了嘴巴,允许他进入。

    凤明阳凤眸低垂,眼里闪过了一抹温柔的笑意,然后闭上眼睛迫不及待的开始攻城略地,紧紧的搂着她。他不由得在心里微叹了一声,他似乎是越来越喜欢这种亲密的行为了,这可怎么办,她似乎并太愿意配合呢,得想个法子才行。

    题外话

    十分的想念自己的狗窝了明天云吞就能睡到自己的狗窝里了!开森^^^^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