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子书 » 科幻小说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八章 谁是叛徒

第一百九十八章 谁是叛徒

文/爽口云吞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本章字数:15510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txt下载
推荐阅读:
    凤明阳终于醒过来了,但是府上的下人却被严令禁止将这个消息传出去,虽然知道这件事的也就是主院的几个伺候的人。现在能进主院伺候的人自然是值得信任的,但是因为凤明阳随身携带的药被调换了这件事,阮伽南回来之后第一时间还是先将王府上上下下又清理了一遍,果然是收拾了几个漏网之鱼。

    她只是想办法让人将他清醒的消息传给了母后,免得让她继续担心。这些天母后怕也是担心不已,她尚且还能日日陪在他身边,看着他,可是母后却是连关心都不能表露出来。心里有多焦虑可想而知了。

    而凤明阳醒来之后首先要做的就是处理他身边出了叛徒这件事。

    天璇几个跪在地上,个个低垂着头,脸上满是羞愧之色。凤明阳在则是坐在椅子上,面色苍白,因为刚醒过来,精神似乎还没有缓过来,他紧紧抿着唇一句话不说。

    “所以你们是想告诉我,开阳是叛徒?”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凤明阳才开声问道,声音平静无波,听不出丝毫的波澜来。

    天璇低垂着头回答道:“王爷,您昏迷之后我们暗地里立刻就进行了排查,一开始并不知道是开阳,但是最后最后才发现他的嫌疑是最大的,而且我们还在他的随身物品里发现了王爷原来的那瓶药。所以这个叛徒是开阳无疑了。”

    阮伽南坐在一旁听到天璇的话很是不解的皱着眉头,“可是开阳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们七个不是跟随在凤明阳身边已经很长时间了吗?可以说是随着他一起经历了那么多,说是出生入死都不以为过,按理说他们七个应该是不会背叛他才是啊。而且她也觉得开阳若是有问题的话,凤明阳不会不知道,不会不怀疑,还将他留在了身边这么久。

    开阳这人她见过几次,虽然没有怎么接触过,可是怎么看都不像是叛徒啊。开阳这人性格很是沉默寡言,比陆英还要面瘫,而且更重要的是的眼神。他的眼神很正,不是说充满了正义之光的正,而是一种忠心,对自己身份有了非常深刻认知而带来的本分,在他眼里看不到其他更多的,似乎只有一样,那就是为了他的主子服务。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叛徒呢?

    天璇抿了抿唇,黑沉的眼里闪过了痛恨又无可奈何的光,“我们审问过了,开阳在他还没有成为开阳之前他有个弟弟,后来两人走散分开了,开阳一直以为他的弟弟已经死了。可是后来才发现并没有死,而是机缘巧合成了八皇子府的人。这次的事就是因为八皇子拿他弟弟的性命来要挟他,让他必须按照八皇子说的话去做,所以他才选择了他弟弟而背叛了王爷!”

    阮伽南扬了扬眉。

    如果是这样,那倒是可以说得通了。

    如果开阳真的有一个弟弟在八皇子府,八皇子拿他弟弟的命来要挟开阳,那开阳最终选择了自己的弟弟,背叛了自己的主子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将效忠摆在第一位的,很多情况下一旦牵扯上了自己的亲人,那情况就会不一样了。特别是在古代,血脉家族香火的观念根深蒂固,开阳的弟弟应该是他唯一的亲人了,他自然不可能眼白白的看着失而复得的弟弟丢了性命。

    只是

    “这话是开阳说的?”

    “开阳没有否认。”

    没有否认的意思就是说在他们查清楚事情之后和开阳对质,开阳没有否认这些调查结果了?没有否认,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就是承认

    想到开阳是叛徒,阮伽南心里确实是有些唏嘘可惜的。毕竟她对开阳的印象还是很好的。

    七星中的七个人,她接触得都不多,但每个人都不同,或深沉,或冷漠,或开朗或满是痞气,或安静开阳无疑是那个安静的人,他是那个默默做事不会多说一句话的人。这种人做手下其实很令人放心,只是没想到唉。

    她心情有些复杂。

    “王爷,您是否要见见开阳?”迟疑了一会儿之后天璇才问道。

    凤明阳面色淡淡,看不出此时的心情。

    阮伽南看了他一眼,觉得他的心情应该也不会好到哪里去的了。

    他一直很信任身边的人,不管是陆英还是七星又或者是谨言堂的人,他都给予了充分的信任。可是这份信任最后深深的伤害了他,让他差点丢了性命,毁了他所有的一切。

    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老天爷赏的,而他要做的却又还没有做到,差点就被毁于一旦。

    他前世就是被身边的人一个个背叛,想不到现在又重蹈覆辙了。

    “先把开阳关着吧,关于他的处置稍后再议。王爷才刚醒过来不久,当务之急是养好身体,为解毒做准备。”阮伽南淡声说道。

    天璇几个人听到她的话心里都不由得暗暗一松。

    开阳是他们的伙伴,他们共同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磨难,携手走到了今天,成为了王爷身边的近侍。开阳的为人他们很了解,若不是因为他的弟弟,他是绝对不会背叛王爷的,他们也不相信开阳会害王爷。可是他的弟弟却在八皇子府上,是八皇子的人。

    他们曾经无数次听开阳提起他的弟弟,语气充满遗憾还有自责,他觉得当初如果不是自己没有照顾好弟弟,那他们就不会走散,弟弟就不会死了。他们无数次听开阳叹息说如果弟弟还活着那就好了,他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来换弟弟的命。

    所以他们不得不接受开阳为了他弟弟的命背叛了王爷这个事实。

    可是、可是他们还是希望王爷能留开阳一命。

    天璇几个人在阮伽南的眼神示意下悄然的退了出去。

    阮伽南起身走到他身边,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安慰道:“不要难过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开阳为了自己的亲弟弟背叛你也是迫不得已。”

    凤明阳听到她的话奇怪的瞥了她一眼,“谁说我在难过了?”

    阮伽南:“”

    你不难过,你一声不吭的在装什么深沉?

    似乎看出了她一言难尽的表情里表达的是什么,他不由得笑了笑,将她的手捉在手里,捏了捏说道:“我只是在想开阳这件事似乎还有疑点。”

    她挑了挑眉,“所以你觉得开阳并不是真正的叛徒?”

    他蹙眉想了想又摇了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为什么开阳会确定他的弟弟在八哥府上,八哥又是怎么找到他的弟弟的?毕竟开阳和他弟弟已经失散了十几年,当初他们两兄弟失散的时候他弟弟不过才五岁,这十几年之后如果确定就是他弟弟?开阳并非冲动草率之人。”

    阮伽南也皱起了眉头,“或许是他们两兄弟之间有什么信物之类的?况且八哥一直想对付你,他肯定是早就暗中做好准备了。他肯定会四处搜寻可以牵制你的事物,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若是他有心,茫茫人海中找到开阳的弟弟也说不定。”

    他点了点头,“话确实是可以这样说的。但是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妥。”

    他自己挑选出来的人不会有错的,这其中说不定还有什么疏忽掉的地方也不一定。

    “觉得不妥再仔细查清楚就是了,先把开阳关起来好了。你现在还是先把自己的身体养好再说吧,你醒了这件事估计瞒不了多久。而宫里的事你准备怎么办?”阮伽南觉得开阳这件事可以暂时放在一边,要紧的是宫里的事。

    皇上现在已经开始彻查后宫,他若是有什么计划那就得赶紧开始了,不然的话可就错过好时机,浪费她的一番心意了。

    凤明阳淡淡一笑,眼里闪着冷光,“放心吧,我会安排好的。”

    宫里此时确实是人人自危,风声鹤唳,就连前朝上也是如此。但凡被怀疑的一律捉起来关到刑部大牢一一审问。一时间大家惊惶不已,人人自顾不暇。

    八皇子和柔妃也开始焦虑不安了起来。

    夜里,皇宫里除了来回巡逻的侍卫走动时身上护甲发出的声音之外就再也没有旁的什么声音了。

    栖梧宫里,正殿上的灯烛都灭得差不多了,只留下一两盏夜灯。可是内殿深处的却还亮着一盏宫灯,发出了莹亮的光芒。

    柔妃坐在罗汉床上,神色有些憔悴。

    这里两天她就没有安心的睡过一晚!阮伽南那个小蹄子惹出来的事让她心慌不已,她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这两天宫里可有出什么事?”另一个坐在椅子上的人问道。

    柔妃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有。你不用担心,母妃会应付的,这个敏感的时候你不应该过来,万一被人看到,那就糟了。”

    凤乾阳扯了扯嘴角,“我也不想过来,可是”

    他实在是不放心!

    别说是后宫了,就是前朝也因为这件事掀起了大波澜。已经有几个官员被捉起来了,而这几个官员恰恰是自己这一派的,不得不让他起了警惕心。

    “凤明阳真的可以醒过来吗?”柔妃问。

    说到这个凤乾阳的面色就更加的难看了,“神医确实是已经回来了,既然神医已经回来了,想来要救醒他也不是件难事。”

    柔妃一听眼里顿时闪过了一道阴狠的光芒,“差一点,差一点就能解决他了!他可真是命大!”

    凤乾阳显然也是觉得很遗憾,“当初为什么不狠心一点,下的毒分量多一点呢?还让他留下一条命拖回到了燕京,拖到了神医回来!一切都白费了!”

    亏得他为此还想办法杀掉了大哥,没想到白杀了一个大哥,却没有成功的将凤明阳给绊倒!

    他原本就是打算在围城秋猎的时候找机会杀了大哥,然后再栽赃到凤明阳身上。当然了,他也没有指望大家真的会相信大哥是凤明阳杀的,父皇没有那么蠢,凤明阳也没有那么蠢。杀了大哥栽赃到凤明阳身上这不是他最主要的目的,他最主要的目的是让凤明阳先父皇一步回京。

    有什么事可以让凤明阳先一步回京呢?没有特殊的事情父皇是不会让他先一步回来的,可是如果大哥死了,那势必要人护送大哥的遗体回京。而这么重要的事父皇一定会交给凤明阳,而且也只有凤明阳这么一个适合的人选。

    凤明阳的药在他回京之前就已经换了。至于发作的时间,只需要几天的时间,到时候只要他发作的时候吃了那些药,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只可惜此炼狱非彼炼狱,若是当初下到他身上的炼狱,他早就死了!

    原本他是没有打算这么快就动手的,但是他等不及了。机会难得,这次秋猎自己并不没有一同随行,那他就有了不在场证明,不管凤明阳发生了什么事都和他没有关系,他不用担心会被怀疑上。而他也有自信不会有人查到他身上,毕竟所有的事情他都没有直接参与不是吗?

    只是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就这么浪费了,居然又让凤明阳逃过了一劫!

    凤乾阳每每想到这一点都恨得牙痒痒的。

    柔妃显然是和他同样的心情,有些无奈的道:“当年下的毒早就已经没有了,也没有机会再让同一个人炼制出炼狱,只能用其他人炼制出来的代替。原本想着他即便解毒了,身体也不会这么快恢复,只要再下一次,定能夺取他的性命,哪里想到他竟然如此命大!还能撑到回京城,还知道了那毒是来自西唐的!”

    “他们早就知道了,可是却一直隐瞒着不说,我怀疑他们是不是知道什么了!”斑驳的灯光下柔妃姣好的面容显得有些阴森可怕,眼里满是阴鸷。

    凤乾阳阴沉着脸色,“他们很有可能真的发现了什么。”

    这两天他一直在想,想他和凤明阳从小到大的事,越是想就越是觉得凤明阳很有可能是已经知道了当年的事。如果他知道了却又迟迟不动,那只能说他是在等待机会。

    而这一次很有可能就是他想要的机会。

    凤乾阳眼里闪烁着阴冷之光。

    柔妃面色一变,“那我们岂不是危险了!若是他们将此事闹了出去,就算他们没有证据,可是以后你的身份也会受到质疑的!现在朝廷上可不只是你一派而已。若是你的身份受到了质疑,那其他人一定会趁机想办法夺走你手上的权力,你以后想要再坐上那个位置就难了!”

    若是真的闹开了,那以后他的身份就会成为他洗不掉的污点!就算他现在已经是太子了,传出了这样的事情来,太子之位也很有可能不保,更别说现在他还只是一个皇子,甚至还没有大婚了!

    一个血脉受到质疑的太子甚至是皇上都休想再坐稳那个位置,因为这随时会成为别人逼宫的借口!

    这个道理凤乾阳自然明白。

    他有些后悔没有早早就解决掉凤明阳了。若是早早的就将他解决掉,今天哪里还会有这么多的麻烦。只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我们不能自乱阵脚了,说不定这正是他们的目的,想要我们自己慌起来,露出马脚。”凤乾阳沉声说道。

    柔妃点了点头,“母妃明白。只是我们也得赶紧想个法子出来才行,不能等到你父皇真的查出了什么我们才来想对策,那样的话就太晚了!”

    凤乾阳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眼睑下的眼球却动个不停,显然是在想着什么。

    柔妃的心思也是动个不停,很快她就想到了一个主意,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个笑容。

    “皇上现在把心思都放在了彻查后宫的事情上,既然如此,我们不妨让皇上把这心思挪开。”

    凤乾阳睁开了眼,对她的话似乎觉得有些不解,“挪开?谈何容易?”

    他的人就是因为在上朝的时候说了两句,说觉得父皇此举不妥,太轻率了。父皇便龙颜大怒,马上就怀疑上了,把人关到了大牢里。谁也不敢再多说多劝什么。

    柔妃柔柔的笑了笑,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只要有比这更令皇上在意的事发生自然就能让皇上挪开心思了。”

    凤乾阳对上她暗含深意的双眼,脑里灵光一闪,“母妃,你的意思是”

    柔妃笑着点了点头。

    题外话

    有点卡文,心慌!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