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子书 » 科幻小说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五章 以退为进

第二百四十五章 以退为进

文/爽口云吞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本章字数:16344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txt下载
推荐阅读:
    听到脚步声阮伽南连忙歇了自己想要带着杨嬑偷偷溜走的心思,下意识的屏息继续缩在柜子里,然后眯着眼透过留下来的那条缝隙观察留意着外面的情况。

    蹑手蹑脚进来的人在外间停留了一下,似乎是在找什么人,看外间没人才小心翼翼的绕过屏风走了进来。走近了阮伽南才看到来人的容貌,不由得在昏暗中挑了挑眉。

    没想到啊,竟然是熟人。

    进来的是阮若梨,她的好妹妹,可不就是熟人吗?

    她想做什么,难道是她算计了嬑儿不对,如果是她算计了嬑儿,那她就不会自个儿进来了。不过即便不是她算计的,她应该也是知晓此事的,不然的话也不会偷偷进来了,而且看到失去了意识的凤朝阳一点也都不惊讶。

    她在脑海里仔细的将事情回想了一遍,很快就听明白了。然后无声的冷笑了一下。

    怕不是她的好妹妹和关凤仪联手起来想要整她吧?可是她是宁王妃,又有武功傍身,不好算计,所以她们就找嬑儿下手了。毕竟嬑儿和自己的关系好,今天又是和自己在一起,若是这样的情况下嬑儿出事了,她也难逃责任。不说杨家了,梅玉书不怨死她才怪。梅玉书怨她,那还会心甘情愿的帮自家男人做事吗?

    虽然说她们不一定知道梅家已经和宁王府绑在一起了,但不管怎么说嬑儿若是出事,自己心里肯定不好受,也肯定会内疚难受。她们对她不好下手,就挑她朋友是吧?

    这让她想起了凤渝琉的事,心里顿时涌起了一股戾气,隔着细小的缝隙阴森森的看着一无所觉的阮若梨。

    阮若梨进来的时候还是有些心惊胆战的,她也是第一次做这样大胆的事。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她也不敢冒这样的险。可是如果她不冒险,捉住这次的机会,将来谁知道还有没有这么好的机会?

    原本她的确是想和关凤仪联手让杨嬑吃个大亏的,伤不到阮伽南自己,伤了她的朋友也是一样好的。关凤仪确实是打算制造出杨嬑和七殿下私会的假象,毁了杨嬑的名声,甚至是亲事。但是她后来一想却觉得这对自己来说也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自己何不好好把握,借此改变自己的命运呢?

    难道她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爹娘和祖母将自己送进宫去伺候皇帝吗?她不愿意,如果自己能利用这次的机会攀上七殿下,以自己阮府嫡小姐的身份,说不定还能捞个正妃来当,再不济也能是侧妃啊。将来七殿下登基的话,那就是贵妃了,关键是七殿下年轻俊美,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是宫里年迈的皇帝好啊!

    所以她就改变主意了,反正这次的事也是关凤仪安排的,她也只是趁机哄骗了杨家的二小姐多喝了几杯酒而已。

    至于七殿下醒过来之后如果大发雷霆的话怎么办,她自然有办法。而且她相信,有父亲在,七殿下不会对自己痛下杀手的。

    这是唯一能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要便宜杨嬑呢?杨嬑既然自甘堕落要嫁给一个商人那就去嫁好了,为什么要把她和七殿下扯到一起呢?若是被人发现了,以杨家的地位,杨嬑最低也得进七皇子府当个侧妃。

    这样的话还不如让自己来!

    阮若梨心脏狂跳,目不转睛的看着昏迷不醒的七皇子,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另外一张甚至比七皇子更加俊美,无可挑剔的俊脸。刚刚还兴奋异常的心情霎时间便低落了下来。目光有些迷惘的看着七皇子喃喃的低声道:“你为什么不是宁王呢?”

    躲在柜子里的阮伽南听到她这声低喃,不由得无声的冷笑了一声,对阮若梨更是厌恶不已。

    她为了不进宫去算计别人,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是人的本性,趋利避害。但是她窥伺自己的男人,姐夫那就是她的不对了。他们若是还没有大婚那也罢,但是他们都成亲这么久了,惦记自己的姐夫,她也不觉得羞耻吗?

    若是刚才她还有点犹豫,要不要看着阮若梨攀上七皇子,给自己添麻烦,但是现在她倒是觉得无需犹豫了。他们和七皇子注定是敌人,不死不休。阮若梨要攀附七皇子,那势必会把阮府扯进去,到时候她要收拾阮府就名正言顺了。

    这么一想她觉得自己不但不能阻止这件事,反而要推一把才行。

    于是她冷眼看着阮若梨在外面做了婊子立牌坊,明明是她自己设计了这一切,现在倒是又摆出了对凤明阳念念不忘,深情不移的样子。实在是令人作呕。

    良久之后阮若梨才从对凤明阳的遗憾中回过神来。她是十分羡慕并且嫉妒阮伽南的。为什么她能嫁给宁王当正妃并且受尽宁王宠爱呢?她也喜欢王爷啊!

    她眼神复杂,深呼吸了一口气将心里些许的遗憾不甘狠狠甩开。不知道从怀里掏出了什么放进了嘴巴里,然后开始把凤朝阳的外衣脱掉,里衣拉扯来,之后又把自己的也照样脱掉拉扯开,最后才倒在了凤朝阳的身边。

    阮伽南可是把她的动作都看在眼里,看到她倒下,她一开始还有些懵逼,可是很快就明白过来了。然后不得不佩服阮若梨的心计,如此一来也就没人会怀疑她的,一来她和凤朝阳素来没有什么来往,别人自然不会觉得是她算计了凤朝阳。二来她自己也晕倒了,若是检查,自然能检查出她是吃了什么东西才晕倒的。别人能算计七殿下,还算计不了一个小小的官家小姐吗?说不定凤朝阳也会被蒙蔽过去,以为她是无辜的,将来进了七皇子府也就不用担心日子难过了。

    就不知道关凤仪知道自己被反算计了的话会是什么样的心情了。

    确定两人都坐了过去,阮伽南当机立断的从柜子里走了出来,然后跑到厢房门上打开了一点点,注意到外面并没有任何人。她立刻返回,把依然昏迷的杨嬑扶了出来,经过床榻的时候她脚步一停,视线在床上的两人之间来回扫视了一下,眼珠子一转,放下了杨嬑,然后自己走过去,直接把阮若梨的里衣给粗鲁的扯坏了,还在她的脖子上,锁骨上,胸前用手捏出了一个个痕迹。又把凤朝阳的手放在了她的胸上,最后看了看觉得十分的满意这才扶着杨嬑飞快的离开了。

    她扶着杨嬑走了几步就听到了两道有些急促的脚步声,她立刻停住了脚步,眉头紧皱。天要亡我难道?她正打算破罐子破摔去旁边的厢房躲一躲,正要进去呢就听到了一声压低的叫声。

    “阿南?阿南,你在哪?”

    她眼睛顿时一亮,急切的应道:“我在这里!”

    她扶着杨嬑快步往前走了去,很快就和少来找她的凤明阳碰上了。

    凤明阳看到她安然无恙终于松了一口气,快步走了上去,担心的问道:“你去哪里了?我找了你半天都没有看到你人影,还以为你遇到什么事了呢。”

    “我没事,有事的是嬑儿,她被人迷晕了,想把她和凤朝阳放在一起。好在我及时发现了不妥,不然的话就糟糕了。”她简单的说道。

    凤明阳一下子就明白了其中的厉害关系,沉声道:“先把人安置下来再说。”

    凤明阳自己是不想碰其他女人的,所以他让躲在暗处的天璇扶着杨嬑,三人挑了个没人的厢房就走了进去。

    到了厢房里,天璇从怀里不知道掏出了什么东西放到杨嬑鼻子下轻轻划动了几下。

    杨嬑很快就眉心一动,然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她睁开眼睛之后似乎还有些迷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样。

    “嬑儿,你没事吧?”阮伽南坐到她身边关心的问道,目光有些担忧的凝视着她。

    “伽南我这是怎么了?我我不是去找我二妹了吗?有人说她多喝了几杯酒,被人扶到兰字厢房休息了,然后我到了厢房,之后就”杨嬑扶了扶额头回想道,很快就想起自己进了厢房之后没看到人,正奇怪呢就突然不省人事了

    她身子一僵,下意识的猛的捉住了阮伽南的手,“有人算计我!”

    阮伽南忙安抚道:“没事,你没出事,我及时发现你人不在我身边,我在出事前找到你了。”

    她将厢房里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杨嬑听了心里又是惊又是后怕不已,如果伽南没有及时发现自己不见了又起了疑心去找,那自己真的很有可能就被人算计成功了。若是真的这样,那她还能嫁给梅公子吗?就算他还愿意娶她,她心里也终究会放不下这件事的,又如何能和他安心过日子?

    “为什么,为什么她们要这样害我?”杨嬑气得浑身发抖。

    阮伽南沉默了一下才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杨嬑听了简直难以置信。

    就因为伽南落了关凤仪的面子,所以她才要报复伽南,她拿伽南没法子就从自己身上下手?她何其无辜?关凤仪自己先做错了事不反省反倒去怪罪别人?

    “是我连累你了。”阮伽南道。

    杨嬑摇了摇头,“怎么能说是你连累了我呢?别人想害你总会找到千百个理由的。即便今日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她看我不顺眼依然会找法子来害我的。”

    她倒是觉得关凤仪想要害她除了伽南的原因之外,更重要的原因其实是皇上曾经有意将她指婚给七殿下,所以才惹来关凤仪的嫉恨。因为关凤仪心仪七殿下,她看七殿下的眼神充满了仰慕和爱意。

    也由此可见这个关凤仪的心思。只是这人心眼也太坏,太容易嫉妒了,就因为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就生出了害人之心,实在是歹毒。

    阮伽南皱了皱眉,“这个关凤仪以后遇到了还是离远点吧,这种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让她不开心记恨上,然后就对你下手,防不胜防。”

    杨嬑赞同的点了点头,然后问道:“那你那个妹妹”

    阮伽南神情冷漠,“这是她自己求的东西,我怎么能破坏?”

    杨嬑凝眉想了想觉得倒也是。既然是她自己想要的,那其他人也无需多事了。

    “你二妹”

    杨嬑皱了皱眉,很快就松开了,淡定的道:“既然是别人算计我的,想来她也就没事了。估计她醉酒的事也多半是假的,就是为了引我上当而已。”

    “那便好。”

    四人在厢房里坐下了,直到外面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叫声,然后就是一阵混乱的脚步声,斥责声,哭骂声传来。几人相视了一眼然后谁都没有动,该干嘛的干嘛。

    很快厢房外就有人敲门了。

    天璇冷着脸去打开了门,“什么事?”

    敲门的人偷偷的往厢房里瞄了一眼,低声道:“船上出了点事,七殿下让小人来请宁王殿下前去看看。”

    凤明阳闻言站了起来走了过去,淡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来人低下了头,“宁王殿下还是先过去看看吧。”说完还忍不住看了眼坐在榻上的宁王妃。

    凤明阳故作的想了想便点了点头,“既然是七哥让你来传话的,那本王便过去看看的。”

    这个时候阮伽南才说道:“王爷,那我也一起去吧!”

    阮伽南要去,杨嬑自然也一起了,于是三个人,一个护卫便不紧不慢的随着下人往兰字厢房走了去。

    远远的就听到了兰字厢房里传来了阵阵压抑的低泣声,厢房外围了不少人,一副想靠近又不敢靠近的样子。看到迎面走过来的三人,大家复杂难解又带着一丝看戏似眼神看着阮伽南。

    阮伽南只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脸的莫名。

    走进厢房,除了两个当事人之外还有其他人在,像是几个王爷,王妃,还有和凤朝阳走得比较近的公子哥儿什么的。只是大家的面色并不怎么好就是了。

    看到这两夫妻姗姗来迟,而且脸上还一片自然,大家心情顿时各异了起来。

    煜王妃却是个没眼力劲儿,没心眼的人,看到阮伽南就直接站了起来说道:“八弟妹你可算是来了,快看看你娘家的妹妹吧,不知道怎么的她竟然被人晕倒送到了七哥床上,还”煜王妃欲言又止。

    阮伽南适时的露出了惊讶之色,“什么?我娘家的妹妹?这”

    她话还没说完一直缩在一旁伤心哭泣的阮若梨像是找到了可以依靠的人似的猛的冲了过来扑到了阮伽南怀里,紧紧的抱住了她,并且打断了她的话。

    “姐姐,你来了,你可算来了,我好怕啊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明明,明明是在欣赏才艺的可是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是我,不是我”她哭得伤心欲绝,伤心不已。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阮伽南强忍着将她一脚踹出去的冲动,扶着她的肩膀,目光直直的望向了凤朝阳,“七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相信我妹妹,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而且她和七哥除了在宫宴上远远见过一次之外根本就没有再接触过,她更加不可能会”

    凤朝阳面色十分的难看,“你的意思是我算计了你妹妹吗?”

    阮伽南摇了摇头,“自然不是七哥算计了我妹妹。只是事情不管怎么样,我妹妹都是无辜的,七哥难道不用还她一个公道吗?”

    凤朝阳脸一黑,“你想要什么公道?”

    “七哥”

    “姐姐!”阮若梨抽泣着抬起了头看了一眼阮伽南,又难过得飞快的垂下了视线,强忍着悲伤,通情达理的说道:“姐姐,我相信七殿下也是无辜的所以所以还是算了吧我只是希望希望大家相信我这件事并非并非我所为”

    阮伽南皱着眉头不赞同的看着她,“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阮若梨声如蚊蝇,语气有些悲伤低落,“我知道,我自己是无辜的,所以我明白被人冤枉的感觉也是我自己蠢笨才被人算计了,怨不得旁人”

    阮伽南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你真是你真是丢尽了阮府和爹的脸!”

    阮若梨面色一白,眼神悲痛,呜咽了一声突然推开了阮伽南不管不顾的朝着外面冲了出去。

    “你去哪,快回来!”阮伽南愣了一下才反射性的就要追上去,却被凤朝阳的一句话逼停了脚步。

    “宁王妃和阮二小姐的感情原来是这么好的吗?看来燕京所传有误。”凤朝阳面色黑沉阴冷的盯着阮伽南说道。

    阮伽南看着他冷笑了一声,“再怎么样,我也是阮府的小姐,我和她也是同一个父亲!”说完便甩袖而去,背影都带着一丝怒火。

    凤明阳皱了皱眉一句话不说也径自走了。

    看到这,大家都觉得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意料之外。没想到这个阮府二小姐竟然是一个如此明白事理,心胸宽广的人,居然也没有哭闹着要七殿下负责只是如此一来,那二小姐将来怎么办?这清白也算是毁了啊!

    凤朝阳心情也很是复杂。

    他自然不愿意为了负责就将阮若梨带进府里,但是自己今天竟然着了别人的道也是事实!他之前心里也是在飞快的算计着若是阮若梨强迫自己负责任重大话自己应该怎么办。只是万万没想到,她是一个如此通情达理的女子。

    凤朝阳对阮若梨的印象一下子好了起来,甚至有些愧疚,毕竟是因为自己才毁了她的声誉或许他可以

    想到这,他的眉头不由得微微皱了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