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子书 » 科幻小说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七十九章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第二百七十九章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文/爽口云吞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本章字数:15636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txt下载
推荐阅读:
    清妃的话让阮若梨心里关押起来的**一下子就冲了出来。

    她不想当正妃吗?不,她想的,从她懂事开始她就知道自己将来要嫁的男人一定要是人中之龙,天之骄子,这样的男人才配得上她。可是她没有想到对她疼爱有加的娘竟然会想将她送入宫里!她不是傻子,会以为进了宫就是荣华富贵,一步登天。恰恰相反,她太清楚了,进宫就等于是断绝了她所有的希望。

    宫里那么多的女人,从来就不缺出身良好,有容貌,有才情的女人。她纵使有通天的手段也是争不过来的,即便争得过来又如何,皇上的几个皇子都已经长大成人了,有了自己的势力,甚至是皇上的孙子都已经那么大了。她就算生了儿子又有什么用?

    所以她只好捉住殿下这个机会,即使是侧妃她也只能认了。她不是不想当正妃,她只是在等,等一个好的时机。她要先得到殿下的心,这样才能有机会在正妃进门之后不至于失宠被正妃刁难。只要她得到了殿下的心和维护,那就算是正妃也奈何不了她。她总会有机会慢慢谋得正妃之位的。

    若是将来殿下继承大统,那她的机会就更多了。

    但是现在,现在有人告诉她,她可以不用走那么多的路,等那么长的时间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了,她怎么可能真的无动于衷?如果是别人说,她当然不会心动了,可是说这话的人是清妃,是她的亲姨母啊!

    阮若梨这会儿倒是想起清妃以往是怎么对她的了。

    清妃不喜欢贺氏,觉得因为贺氏抢走了属于她的很多东西,但是对于阮若梨这个外甥女她也没有亏待过的。阮若梨自己清楚得很。因为清妃这个后宫宠妃的关系,她得益了多少。

    所以现在清妃一说,她几乎是马上就心动了,也几乎是马上就忘记了自己曾经做过的事。

    清妃紧紧的握着她的手,严肃认真又郑重其事的道:“所以你一定要趁怀孕这个机会好好的拿捏住殿下的心,只有这样,你才有更大的希望。本宫和贺家会为了这件事好好努力一番的……”顿了顿,清妃眸色闪了闪,盯着她的眼睛问道:“本宫听说殿下身体出了一点问题是吗?”

    阮若梨浑身一震,精神一凛,从先前的狂喜中清醒了过来,立刻竖起了警惕心,防备的问道:“姨母,你……你为什么这样问?殿下……殿下挺好的啊,前几天殿下总是情大夫,甚至还惊动了太医,那是因为……那是因为……因为我怀孕了,所以殿下担心我……”

    清妃轻哼了一声,“在本宫面前你还隐瞒什么?本宫难道还会害了你不成?这诸位皇子中,宁王是阮伽南的丈夫,和我们注定不是同一路的人。煜王胸无大志,对争夺太子之位一事想来不参与,也不站队。至于廉王和容王,两人都不得皇上宠爱。只有七殿下才是皇上心里最钟爱的儿子,不然的话也不会早早就将他交给法显大师教导了,由此可见,皇上心里太子的最佳人选是谁。”

    “若是本宫的儿子还在,本宫或许还会犹豫一下是不是要选择追随七殿下,但是现在……”清妃脸上露出了悲痛的神情,但是脸上悲痛的神情很快又收了起来,变得冷静,“现在本宫若是不做出选择,等将来……本宫哪里还有立足之地?本宫和贺家是绑在一起的,这个道理你难道不懂吗?所以你还要隐瞒本宫什么呢?”

    阮若梨脸上闪过了犹豫挣扎之色,很快就选择了相信清妃。因为清妃说的话太有道理了,让人无法反驳。

    “姨母,这件事……这件事其实有误会……殿下他……他是被阮伽南害的!阮伽南不知道对他做了什么,殿下竟然……竟然……不行了……”阮若梨声如蚊蝇的呐呐说着。

    清妃浑身一震,眼睛微微睁大,眼里迅速闪过了一道异样灼热的光芒,甚至连声音都有些几不可察的颤抖了,“你的意思是……殿下他……他失去了男人的根本?”

    阮若梨摇了摇头,觉得和自己的长辈讨论这个问题有些令人难为情,“不是的,殿下他……他那里还是好好的,可是,可是就是不行,无法……无法行房……”

    清妃眉头一皱,“难道太医都没有办法吗?”既然不是像曾经的九皇子那样被人割掉了子孙跟,那为什么会不行?

    阮伽南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呵,看来她还真是小看了阮伽南啊!

    阮若梨又摇了摇头,“太医瞧不出来,殿下又不敢跟皇上说让御医去看,所以现在只能先放着了。”

    如果闹得太开了,传出去,外面的人还不知道会怎么说呢。说不定还会怀疑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殿下的骨肉呢。

    清妃点了点头,若有所思了起来,半响脸上才突然露出了一抹有些诡异扭曲的笑容,只是阮若梨低着头没有发现。

    “梨儿,你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是儿子还是女儿?”清妃问。

    阮若梨愣了一下才有些高兴的道:“太医说很有可能是男胎呢!”

    因为月份还浅,所以太医也不是很确定,不过却说根据脉象来看极有可能是男胎!如果是男胎,那她生下的这个孩子就是殿下的庶长子了,地位意义非一般啊!

    “是男胎啊……”清妃看着她的肚子幽幽的喟叹着。

    她怀上了儿子,但是她的儿子却被她给害死了!所以她的儿子怎么可以呢?清妃眼里飞快的闪过了一抹扭曲的恨意。

    “梨儿,你的机会了!绝好的机会啊!只要殿下以后都没有办法生下子嗣,那你肚子里的孩子儿子可就是殿下唯一的儿子,唯一的子嗣了!而且现在还有阮伽南替你背黑锅,真真是老天爷都在帮你啊!”清妃有些激动的说着。

    阮若梨面色一变,“姨母,你……你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肚子里怀着殿下的儿子,如果这是殿下唯一的子嗣,唯一的日子,那你这个生下了殿下唯一子嗣的女人就是大功臣!你想要什么没有?以后你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就是殿下唯一的希望,这意味着什么难道还要本宫来跟你说吗?”

    “可是……可是殿下说不定只是一时……以后会有法子的……”

    清妃紧紧的捉住了她的手,眼睛死死的盯着她,意味深长的说道:“所以本宫说这是你的机会,就看你懂不懂得把握了!”

    阮若梨愣怔的看着她,在她眼里看到了灼热的光芒,还有浓浓的野心……和恶意,可是她并没有看到那抹若有似无的恶意。

    “只要殿下以后都不行,只要殿下以后都不能有子嗣,那你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将会成为唯一的!将来殿下成为太子,继承大统,那你的孩子也将会成为太子,继承大统,而你……即便不是皇后,也定会是太后!”清妃一字一句清晰异常的说着,重重的砸在了阮若梨的心上。

    “不、不,我不能,我不能这样对殿下……”阮若梨难看着面色摇着头,一脸的抗拒为难,挣扎。

    清妃眼里闪过了一道讥讽,嘴上却道:“本宫只是提醒你要捉住机会。但若是你觉得你不需要这些,你不想要这些,要眼睁睁的看着原本属于你的东西被别人抢去,属于你的身份地位成为别人的,那你就当本宫什么话都没有说吧!”

    “总之不管你最后的选择如何,你肚子里的孩子你都要好好保护,不能出任何差错和损失了。本宫不希望你像本宫这样,失去自己的孩子。”她语重心长的说着。

    阮若梨此时却有些心不在焉了,胡乱的点着头。清妃见状也不再多说什么,而是将话题扯到了其他的地方,但是大多数时候都是在说她的孩子,让她好好安胎什么的。阮若梨原本还有一丝警惕心和怀疑的,到现在是一丁点都不剩下了。谁让清妃表现得如此的关心她呢,没有丝毫的怀疑和芥蒂。

    论手段和玩心理阮若梨自然不是清妃的对手了。

    在清妃宫里坐了半个时辰阮若梨就坐不住了,“姨母,我进宫也有些时间了,府里还有很多是需要我看着,殿下怕这会儿也该回来了。我得先出宫了。”她故意有些为难的说着,生怕清妃不让她不出宫一样。

    清妃有些不舍,但也没有说什么阻拦的话,“也罢,那你就先出宫吧。本宫和你说的话你好好想清楚,想明白了,本宫是你的亲姨母,不管怎么样都不会害你的。你回去好好想想这其中的厉害关系,若是有什么难处就让人进宫来告诉本宫一声。”

    阮若梨点了点头,“姨母放心,我明白。”

    “那好吧,本宫让人送你出宫。”

    阮若梨福了福身,“姨母,你也多保重身体。梨儿以后会多多进宫来看望你的。”

    清妃笑了笑,“你有心了。”

    可是等阮若梨一走,清妃脸上的笑容立刻就落了下来,变得无比的冷漠,眼里闪着阴森的光芒,嘴角慢慢的勾起了一抹阴冷骇人的笑容。

    阮若梨进宫去了清妃宫里的事很快就传到了宁王府,阮伽南的耳朵里。看完信笺随手就将信笺扔给了凤明阳,凤明阳看也没看就放进了香炉里,香炉很快就冒出了一股烟和一股焦味,他盖上香炉的盖子,这股焦味很快就被清香的熏香取代了。

    “你确定清妃会对付她?”凤明阳问。

    清妃不管怎么说都是贺家的人,阮若梨身上也有一半贺家的血脉。清妃难道不清楚这个,会为了一个已经夭折的孩子就对付阮若梨这个亲外甥女?

    阮伽南斜睨了他一眼,“你一个男人是不懂的。一个母亲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你根本就无法想象。”特别是想清妃这种心里并非只有权力追逐的女人。

    清妃这个人你说她好吧,她不好,她也有自己的坏心眼,如果遇到什么和自己利益冲突的事和人,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就选择牺牲别人成全自己。但是她也没有坏到哪里去,起码她对自己的儿子是真的全心全意,真心喜爱,付出了自己全部的母爱,并非只有单纯的利益关系。

    如果清妃对她的儿子在意只是因为孩子能为她巩固地位,并无更多的母子之情,那孩子死了就死了,她固然会伤心,却不会太过在意,怨恨。可事实上并非如此。她很在意十皇子,是真的把十皇子当成心肝宝贝了。可阮若梨却硬生生的把她的心肝给挖了出来,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更不用说清妃心里对贺家其实一直心存埋怨。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她心里的埋怨会一下子就爆发,别说是阮若梨这个外甥女了,亲侄女她估计都不会手下留情。

    以前她有多相信阮若梨,多维护她,现在就有多恨她。因为过去太相信了,以至于被背叛的时候才会如此的失望痛恨。

    “所以清妃会想办法毁掉阮若梨肚子里的孩子?”凤明阳猜测。

    阮伽南嘻嘻的笑了笑,“阮若梨这个孩子肯定是保不住的了,但是会什么时候才失去我就不敢说了。或许清妃心里有了更好的法子来报复她也说不定啊。报复一个人最好的法子是什么?就是看着她以为自己马上就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时候再狠狠的给她一击,打破她所有的希望,让她从云端掉入地狱。”

    毁掉一个人最在乎的东西才是最这个人最好的报复啊!她相信清妃一定深谙这个道理。

    或许清妃还会给她一个惊喜也说不定。阮伽南暗戳戳的想着,心里十分的期待,希望时间能快点过去,这样她就能快点看到阮若梨的结局了。哦,还有凤朝阳,不知道他这几天过得如何,心情是否十分的复杂。她是不是应该上门去看看呢?她摸着自己的下巴思索着,自己要是上门去的话,有多大的几率能全身而退。

    凤明阳看了她一眼,提醒道:“最近你还是老实的待在府里吧,出门的话记得把盛况带上。你这算计了凤朝阳一把,难保他不会狗急跳墙。”

    阮伽南不在意的摆了摆手,“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说完她忽然想起了什么,有些奇怪疑惑不解的喃喃着道:“阮若梨和凤朝阳在一起也没有多长时间啊,阮若梨怎么会这么快就怀孕了呢?会不会是假的?”

    凤明阳想了想摇了摇头道:“不会是假的。如果是假的,阮若梨不会这么高调的进宫,而且父皇的赏赐也下来了,如果是假的,那他们就是欺君,他们不会冒这个险的。”

    阮伽南一听俏脸顿时一沉,“既然不是假的,那为什么阮若梨都怀孕了,我和你成亲这么久了肚子还是没有任何动静?难道竟然是我不行吗?”

    她是绝对不会接受这个解释的!她自问身体健康,没有什么毛病,怎么可能会怀不上孩子!有问题的话也一定是凤明阳有问题!毕竟他中了毒,说不定因为中毒,那什么不管用了,所以她才迟迟没有怀孕上。

    凤明阳挑了挑眉,“你不是说不想这么快生孩子吗?”难道是他理解错了?

    她梗着脖子说道:“我是不想这么快生孩子不假,但是咱们成亲这么久了,夫妻生活又正常,我迟迟没有传出消息,外面的人会怎么说啊。”会说她是不会下蛋的母鸡啊!

    凤明阳倒是不在乎的,“爱说就让别人说吧。咱们都还年轻,子嗣一事不着急。况且也不知道我中毒这么长时间会不会对孩子有什么影响。要生就要生健康聪明的孩子。”

    哟,还懂得优生这个道理啊!阮伽南表示有些意外,接着很是赞赏。

    “你这个想法没错。看来我们是暂时没有办法生孩子了。”阮伽南也说不准自己是松了一口气呢还是有些失望了,以至于她都错过了凤明阳眼里一闪而过的狡猾。

    而阮若梨回到七皇子府之后就推说自己今天有些累了,要休息,让府里的人不要打扰她,若是殿下回来就告诉殿下一声,免得他担心。七皇子府的人也没有怀疑什么,反而还担心的想要请大夫,自然是被阮若梨拒绝了。

    她只是需要一个人静静,清妃说的话对她造成的影响太大了,她心里的震撼直到回到府里才慢慢的平息了下来。可是越是想她的脑子却越是兴奋,激动,无比的清晰了起来。

    最后她在自己的屋子里待了整整一个下午,直到傍晚凤朝阳回府,来到她的院子,一脸担心和紧张的对她充满了关怀,她不安躁动,犹豫不决的心才慢慢的定了下来。心也终于做出了选择。

    她应该为自己多着想,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多着想。毕竟殿下现在还准备要娶正妃的呢,而且殿下明明知道是阮伽南对他做了这么过分的事,他却没有去找阮伽南报复。这分明就是他舍不得!

    既然他心里惦记着阮伽南,那就不要怪她不顾念他们之间的夫妻情分了。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