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子书 » 科幻小说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得来全不费工夫

第十六章 得来全不费工夫

文/爽口云吞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本章字数:14984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txt下载
推荐阅读:
    因为隐约听到的话凤明阳和宇文伽南决定先等一等再回去看天佑,他们得想办法试探一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昨晚他已经命天枢在王府里暗中查探了一番,但是大概是时间不多,并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这个墨王府就跟其他的王府,甚至和燕京的那些大户人家并没有什么差别,后院更是如此。

    西羌国女子为政,在凤歧国男子能做的一切在这里都是女子做,女子做的一切几乎都是男子在做,身份地位上的差别亦是如此。

    墨王爷闺名墨紫棠,原墨王爷的第二女,非嫡出。生父是原墨王爷的一个侍君,相当于凤歧国王爷的侍妾身份,而且并不是很得宠,墨紫棠打小就是一个默默无闻,存在感很低的人,不像她的大姐那样。原墨王爷嫡出的便是长女,为王夫正君所出,这位王夫一直颇受墨王爷的敬重,以至于嫡出的大小姐也深受墨王爷的喜爱,自小就是一个耀目的人,和墨紫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墨紫棠继承王爷的爵位没多久也娶了王夫,据说这位王夫还是她从少年开始便心仪的人,出身也颇为高贵,若非她继承了墨王爷的爵位,否则的话是娶不了这位王夫的。墨紫棠很是中意这位王夫,十年如一日的宠爱和敬重,墨岚便是这位王夫的亲生女儿,所以才一直很受墨王爷的宠爱,无人能及。

    不过和凤歧国的男人一样,墨紫棠虽然很喜欢这位王夫,但是不妨碍她继续往府里纳侧君,侍君之类的男人,也生了几个孩子,只是都没有墨岚郡主这般受宠,得她喜爱。

    只是宇文伽南和凤明阳倒是发现了一丝不妥,这墨王府的王夫似乎并不怎么理事,起码到现在为止,他们都不曾见过这位王夫,也不曾听下人提起过,似乎是不怎么理事。王府的很多事情都是管家在打理,重要的事就留着等墨王爷自己处理。

    整理了一下墨王府的情况之后两人决定去拜访一下这位王夫。毕竟他们是客人,到人家府上来做客了,去拜会一下另外一个主人,也是应该的不是吗?

    想要知道这位王夫住在哪个院子倒不是难事,稍微的问一下府上的下人便知道了。只是府上的下人被问到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却是有些怪异,还隐晦的提醒了他们一下,说他们王夫喜欢安静,不喜热闹,一般府上的事也不会管,他们若是去拜访的话,可能会吃闭门羹。

    两人听了不以为然,坚持说要去拜访一下,这才符合礼数。下人见状也不多说了,指引了一下他们,两人也不耽误时间了,直接便朝着下人指引的方向走了去。

    “看来这王夫确实是很得墨王爷敬重和宠爱的,瞧瞧这院子,可比太子府我住的院子好多了。”宇文伽南叹道。

    凤明阳瞥了她一眼,说道:“你若是喜欢,回去我也给你修一个。”

    宇文伽南一听连忙摆手道:“算了算了,我还是敬谢不敏了。”她担心自己还没有当上皇后呢就被人指着鼻子骂她是祸水了,虽然不是她知道的那个时空,那个历史长河,她也是一个女人,但是她也担心自己会遗臭万年的。

    凤明阳低笑了一声,惹来了她一记狠瞪。做夫妻这么多年了,自然是有那么一点默契的,凤明阳光是从她脸上的表情就能知道她心里的想法了。

    王夫的院子平日大概是很少人来,因为下人走出来看到他们两个的时候眼神还有点疑惑不解,似乎在纳闷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一样。等他们说出是墨王府来的客人,想要拜访一下王夫的时候,那下人更是一时没控制住自己的表情,神色十分的意外和惊讶,歪着头看着他们两人的眼神像是在看什么稀罕东西一样。

    看了半响大概是见他们不像是在开玩笑,这才道:“两位请稍等,鄙人需要通报一下我们的王夫。”

    “请。”

    下人神色怪异的回到了屋子里。

    屋子里正中的榻床上屈膝坐着一名身形有些瘦削的长发男子。他穿着一身月牙色的长衫,宽大的袖子铺在了榻上,双手交叠在一起放在了双腿上,微微低着头,露出了半张精致的侧脸。他面前摆着一张矮桌,矮桌上放着一套茶具,壶里还隐隐透出了一缕淡淡的轻烟,一旁则是放着一本书,他偶尔伸出手翻页,神情专注。

    “王夫。”下人走到他跟前福了福身。

    “怎么了,我方才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外面有人吗?是不是她又让人送东西过来了?是的话就按照往常的习惯做吧!”他身形不动,淡淡的说道,声音里透着一股淡淡的冷漠。

    “不是的,是是外面来了人,说是王府的客人,想要来拜访一下王夫,这会儿在外面求见呢。”

    这话总算是引起了他的注意力。他微微侧过头,露出了一张完整的,精致的脸,眉目如画,红唇淡粉,下颚线条流畅,颈脖修长,肤色白皙。此时那如墨的双眼上那对浓淡适宜的眉毛轻轻的皱了皱,“有客人要拜访我?”

    “是的,王夫,看起来应该是一对夫妻,而且看样子并非我们西羌国人,因为说话做主的是那位男人。”下人将自己注意到的事说了出来。

    “哦?这么说是西羌国外其他的国家来的人了?是王爷让他们来的?”他微微拧着眉问。

    下人想了想摇了摇头道:“应该不是,王爷这会儿不是正在处理”说着说着下人忽然又闭嘴了,小心翼翼的抬眸瞧了一眼王夫,见他神色如常一颗心才定了定。

    他点了点头,既然不是她让来的,那见见倒也无妨。想了想之后他说道:“来者是客,便将人请进来吧。”

    下人似乎有些惊讶和意外他会答应见,不过想起了刚才的对话,很快就明白了。

    王夫还是这样啊,都这么多年了,真的一点都没变。

    她暗暗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走了出去,让外面等着的人领到了客厅。

    两人在客厅坐了下来,马上就有下人送来了茶水和点心,礼数周到。宇文伽南也不客气,看着小碟上装着的精致点心,捻起一块试了试,觉得还不错,便点了点头,很快就吃完一块了,然后又拿起了一块。

    凤明阳见状问道:“很好吃吗?”他记得她不怎么喜欢吃点心,怎么现在还停不住手了?

    宇文伽南手上的一块点心咬了一半,听到他这么问,眼珠子一转,想也没有多想就把手上的点心伸到了他嘴边,“你试试看,我觉得还不错。”

    凤明阳倒也没有嫌弃或者觉得此举不合礼仪,张嘴就咬下了她吃了一半的点心,两人姿态亲昵,对视的视线温柔,周围弥漫着一股温馨和谐的气氛。

    墨王爷的王夫走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么一幅画面,他脚步不由得一顿,双目微微出神的看着客厅里的那对夫妻,即使没有在他们身边也依然感受到了他们夫妻之间的恩爱和美。他看着那个含笑喂着自己夫君吃点心的女子,晃了晃神,恍惚间似乎将眼前这妇人和记忆中的某张面孔融合了。可就在快要融合在一起的时候他却又清醒了过来。

    他嘴角勾起了一抹似嘲非嘲的笑容,垂下了双眸,迅速将脑海里那不切实际的映像抛开,走了进去。

    听到脚步声,宇文伽南两人忙坐正了身子。

    “让两位久等了。”

    宇文伽南和凤明阳站了起来,正要行礼却被阻止了,“两位不必客气,请坐吧。”

    既然他这么说了,两人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很快便坐了下来。

    凤明阳还好,宇文伽南却是难掩好奇的暗暗打量着眼前这个墨王爷的王夫,然后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暗道难怪外人都说墨王爷很是宠爱这位王夫,长得如此貌美,换做是她她也会宠爱的。而且目前来看,这个王夫给她的第一印象也很好,给人一种很温暖平和的感觉。

    若是让王夫身边伺候的人知道她是这么想,肯定要惊掉下巴了。

    她们王夫哪里是温暖平和了,分明就是冷漠吧?

    宇文伽南也不知道他会对他们好脸色其实还是因为刚才他看到的那一幕,还有宇文伽南给了他一种陌生的熟悉感,即使他已经否认了这种熟悉感,但到底是第一眼的印象。第一印象往往会影响到别人对当事人的态度。

    “冒昧前来拜访,还请王夫见谅,希望没有打扰到你。”凤明阳说道。

    “严重了,该是我说不是才对,你们是客人,若是有招待不周的还请不要放在心上。”

    宇文伽南听到他这话心里不由得觉得奇怪了。

    他是王夫,是墨王爷的正君,是墨岚郡主的生父,墨岚郡主对他们做的事难道他这个父亲竟然不知道?听说墨王府的王夫一向不管事,但是也不至于连自己女儿的事都不管吧?

    不过奇怪归奇怪,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她当然不会多管闲事了。

    双方客套了一番之后才开始正常的交谈了起来,不过还没有多说什么,屋子外就传来了一阵凌乱急促的脚步声,宇文伽南和凤明阳相视了一眼。王夫眉头一蹙,正要叫人进来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一道熟悉的声音却先一步传了进来,夹带着一股怒气和质问。

    “是不是你把人偷偷放走了?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不能让他再离开墨王府,你为什么就不是不听,你非要和我作对是不是?”随着声音而来的是墨王爷怒气冲冲的身影,大步走了进来。

    墨王爷看到不应该在这里的人不由得狠狠愣了一下,脸上的盛怒都来不及收起便脱口道:“你们怎么会在这里?”问完之后立刻就想起了自己刚才说的话,面色顿时一沉,难看了几分。

    再看王夫,此时脸上也早已经没有了方才的平和,取而代之的是冷漠。

    “你这样怒气冲冲的闯进来做什么,有事不能好好让人传话吗?”他冷淡的问。

    一听他这话,墨王爷顿时就咬了咬牙,就要呛声回去,可是眼角余光却看到一旁的两个外人,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压抑着怒气尽量平静的对他们两人道:“两位还请先回去,本王和王夫有要紧的事说。”

    宇文伽南和凤明阳自然不会厚着脸皮留下来八卦了,虽然心里很想。

    两人站了起来,就要告辞,不料王夫却说道:“不用!他们是我的客人,你若是有事便直说,既然都已经惊到了客人,也无需再退避了。你把话说清楚了,你方才是什么意思?我把谁放走了?”

    “你!你明知道我在说谁!如果不是你放走了他,他怎么可能逃得出去?”墨王爷也不知道是被那件事气急了还是被王夫的态度给刺激到了,还真当着他们的面质问了出来。

    王夫眉头一皱,“你说的是镜城?”

    宇文伽南和凤明阳两人心里同时一震,眼里迸射出了强烈的光芒。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墨镜城,墨王府,名字又叫镜城的,应当不会再有第二个人,应该就是他们认识熟悉的那个墨镜城了!

    他竟然是墨王府的人,是墨王爷的儿子?

    虽然之前隐隐有了猜测,但是现在听到这个名字,两人还是非常的意外和震惊。

    凤明阳更是如此。他和墨镜城认识这么多年了,从来不知道他竟然是西羌国墨王府的人,而现在还很有可能和岳父岳母扯上关系,很有可能是他也觉得这样太过荒谬太过巧合了,但是到目前为止,就他们所知道的,他又是唯一一个符合诸多条件的人,不到他们不怀疑。

    听墨王爷和王夫的对话,墨镜城回到梁城之后就被墨王爷关起来了,所以才一直没有回燕京?而现在他逃出去了?是怎么逃出去的,为什么墨王爷怀疑是王夫放走了他?他现在又在何处,已经离开梁城了吗?两人心里此时充斥这无数个疑问,但是面上却不能表露出分毫来。

    不过这个时候墨王爷却是没有心思去注意他们了。

    “除了他还有谁!我明明已经让人看着他了,一直都没有出任何问题,可为什么现在他能从我的严防死守中逃了出去,不是你帮他的,还能有谁!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为墨王府带来多大的麻烦!”墨王爷几乎是在咆哮了。

    王夫没有把她的怒气当回事,显然是一点都不惧怕她的,神色依然冷淡,声音却更冷了几分,甚至还有些讥讽了起来,“王爷你说这话可有证据?如果没有那就不必来我这里发泄你的怒气和失败了!我连这院子都没有出过,我如何放走镜城!还是你想说我让别人去做的,在这墨王府,我有一个可以用的人吗?就连我院子里伺候的人都是你派来的,我能让谁去帮我放走镜城!莫非我还有分身术不成?我可不知道自己有这本事,如果我有,我早就”什么话就要脱口而出,可最后到底是忍住了。

    墨王爷似乎知道他未完的话是什么意思,脸上的肌肉都为此抽搐了一下,下颚微微收缩着,双手紧握成拳,青筋暴突。可见已经到了失控的边缘。

    王夫闭了闭眼,再睁开眼的时候脸上似乎染上了一丝疲惫和厌倦。他不理会面色黑沉如墨的墨王爷,而是抱歉的对着面色尴尬的宇文伽南两夫妻笑了笑道:“真是抱歉,让你们看笑话了。原本今日还想着和你们多聊聊,听你们说说西羌国外的有趣事情的,现在看来是不行了,改日吧!欢迎你们再来。”

    宇文伽南和凤明阳终于等到机会离开了,宇文伽南连忙道:“王夫客气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告辞。”

    说完便拉着凤明阳的手逃也似的离开了。

    屋子里,王夫冷冷的看着墨王爷道:“总之这件事我毫不知情,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我自身都难保了,哪里还有精力去管镜城。我要休息了,王爷请自便吧!”说完便拂袖而去,一点面子都不给墨王爷。

    墨王爷看着他毫不留恋的冷硬背影,狠狠的咬了咬牙,眼底一片猩红,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在屋子里狠狠的发泄了一通,将屋子里的东西砸了个粉碎,最后才怒气冲冲的离开了,留下一屋狼藉。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