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子书 » 军史小说 »大唐第一村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八章:我就是席君买

第二百四十八章:我就是席君买

文/橘猫囡囡
大唐第一村 本章字数:8320 大唐第一村txt下载
推荐阅读:
    就在中山路点亮夜灯,迎来全城瞩目的时候。

    ······

    鄜州地界,南北官道,马蹄翻腾,落叶纷飞。

    路边还没来得及彻底凋零的蕨类植物,被无情冻结成霜,眼下已经是凛冬时分,风,刮得人脸生疼。

    马队为首,席君买双眉紧蹙,眉染白霭。

    一路南下途经十几座驿站,可是依旧没有半点王大宝与钟山二人的踪迹,这让大家的心情都莫名的沉重了几分。

    “驾~”

    身后,薛万彻扬鞭赶上,与席君买并肩驰骋,侧头朝他喊道:“大郎,入夜了,前面就是洛川,算是关中有数的大驿站,我们在那里歇一歇吧。”

    席君买蹙眉沉思,咬了咬干裂的嘴唇,抬头可见一轮弯月挂在还未完全暗下来的天空,点头道:“休息一夜吧,大家也都累了。”

    薛万彻闻言松了口气,毕竟他们已经连续赶了五天路,不说人熬不住,座下的马儿都已经没有了神采。

    不多时。

    “吁~~~”

    一行人二百人在一座三层楼高的巨大木制建筑前停下,建筑的外墙古旧,一副年久失修的模样,不过进进出出的旅人却是非常多,在这寒冷的时节尤为罕见。

    “呦,几位贵人是住······”迎客的小厮本以为就几人,没想到出得院子一看,竟然是一队二百人的马队,而且都身带兵刃,吓得他急忙后退了几步。

    薛万彻将马缰直接丢给他,喝道:“好酒好菜先上来,马都喂一等饲料,黄豆最少一斤,水要山泉水。”

    席君买居高临下,看了一眼小厮,直接从怀里掏出一个钱袋子,数也不数,就丢了过去,沉声道:“莫要怠慢了我的兄弟和马儿,快去张罗。”

    小厮急忙伸手接过钱袋,入手一摸就知道是银饼,忐忑的小脸瞬间换上笑颜,朝院子里一指,道:“贵人放心,我洛川驿站是关中最大的行驿,客栈酒楼应有尽有,美味佳肴更是数不胜数,您几位且先入内喝碗热茶汤,我这就去准备。”

    两百个家丁紧随席君买与薛万彻走进驿站,原本宽阔的院子瞬间变得拥挤。

    有驿站的管事急忙跑了出来,指着一旁的建筑道:“各位贵人这边请,一楼大厅位置够,地儿也宽敞。”

    席君买朝他看了一眼,不怒自威,吓得管事儿一脸怯怯。

    众人走进大厅围着简陋的胡桌席地而坐,中间一座炉子正烧着篝火,虽然没有煤炉好用,但也暖和了一些。

    柜台后,管事儿与驿站的主事儿面面相觑,俩人都不敢出声,虽然这个年代驿站的主事儿也是官,但任谁见到两百来个手持刀枪棍棒的汉子,都要怂,何况这两百个人一看就不好惹。

    酒菜上得很快,都是简单的烤肉,酒倒是不错,算是知名的绿蚁酒,想来那一袋子银饼居功至伟,否则有一碗热汤就算不错了。

    本来在大厅吃饭的旅人一开始还颇为不自在,不过吃了一会儿,见这些人并不倨傲,也都放松了一些。

    一些本来正聊得尽兴的人也大着胆子继续畅谈。

    几个行商的话题引起了席君买一行人的注意。

    “嗨,老张,你赶紧说说,那事儿后来怎么着了?”

    “啥事儿?”

    “卢氏商队被劫的事儿啊,你刚刚说一半的。”

    “哦哦哦,一紧张给忘了。”那人看了一眼低头吃饭的家丁们,却没注意到不远处席君买蹙起的双眉,开口道:“这事儿说来蹊跷啊,那卢氏商队的货物一件没少,倒是人被杀了个七七八八,就留下两个老管事去报官,你说奇不奇怪?”

    “货物一件没少?”有人难以置信,惊疑道:“难道现在的山贼不抢货,只杀人了?”

    “谁跟你说是山贼了?”说事儿的人立马反驳,沉声道:“我听那活下来的老管事报官时说了,不是什么山贼。”

    “不是山贼?”众人都是一怔。

    “不错,不是山贼。”这人卖了个关子,好整以暇的拿起桌上的一碟泡菜,道:“你们有多少人知道这泡菜的来历?”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是都不知道。

    这时,负责端茶倒水的小厮凑了上去,笑着说道:“这有何难?雍州泾阳县下沟村,席家小郎君发明的呗。”

    “去去去,瞎捣什么乱?”那说事儿之人没好气的拍了一下小厮的大腿,转头继续说道:“没错,就是这泾阳县席小郎君。”

    “你说那帮山贼是席家的人?”

    呯~

    大厅里,两百道拍击桌面的声音同时响起。

    几个行商先是一怔,接着肝胆俱裂,迎着两百道虎视眈眈的视线,那为首的商贾歉意道:“打扰各位进食,是小人的错,是小人的错,还请各位贵人多多包涵,多多包涵。”

    不料,有人几步走到他的面前,冷声问道:“你刚刚说那山贼是席家的人?”

    行商吓得冷汗淋漓,抬头看了一眼对他怒目直视的席君买,急忙俯身解释道:“不是的,不是我说的,是那两个卢氏的幸存者,是他们说的,说带队劫掠他们的人叫席君买,是那席小郎君的大兄,是他们告官时候说的,小人也只是在旁边恰好听到啊。”

    “哦?”席君买眉心微蹙,心下大惊,竟然有人冒充自己去杀卢氏之人?到底是谁?

    这时,薛万彻也走了上来,看了眼肝胆俱裂的行商,喝问道:“你说的事情,何时发生,发生于何处?”

    行商不敢抬头,如实应道:“就在往南五十里不到的黄陵,卢氏的商队就是在黄陵被伏击的,整个商队三百多人被杀得就剩两个管事,还特意叮嘱他们回去报信,说什么有冤报冤,有仇报仇,以后再见到卢氏的人,见一个杀一个之类的狠话。”

    “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席君买闻言愣了半响:“难道是大宝和钟山?”

    薛万彻却是摇了摇头:“不可能的,他们如今被卢氏之人追杀,哪里来的人手组织反杀,真有这样的本事儿,他们早就回朔方了。”

    席君买点了点头,倒是自己心急胡乱臆测了,况且王大宝重伤在身,怎么可能是他们,可······如果不是他们,那会是谁?

    二人相视一眼反身走回座位。

    走出几步,席君买回身看向那匍匐在地的行商,伸手进怀里又拿出一个钱袋子,丢到那人跟前,道:“以后这种莫须有的事情就不要胡乱嚼舌根了,免得惹祸上身。”

    那行商闻言一怔,看了眼面前精致的锦布钱袋,咽了口口水,不解道:“贵人怎知不是真事儿,那卢氏的管事可是亲眼所见啊。”

    席君买叹了口气,头也不回的说道:“因为,我就是席君买!”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