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子书 » 军史小说 »开元情诗与剑榜最新章节列表 » 第426章 妇女之敌陈十一郎!

第426章 妇女之敌陈十一郎!

文/长庆二年
开元情诗与剑榜 本章字数:16442 开元情诗与剑榜txt下载
推荐阅读:
    (新书《国立妖怪大学》已经发布啦!喜欢宁骁龙大龙哥的可以去看看)

    刘三姐是一个传奇,一个传说,一个对陈成来说,只属于爷爷奶奶那一辈人的青春记忆。

    对父母那一辈人来说,这位“传奇歌坛一姐”都属于“太久远”的人物,毕竟令这位大姐爆红全国的同名电影《刘三姐》拍摄于1961年。

    在那电影中,刘三姐是位爱唱山歌的农家女,却被地主莫怀仁陷害,无处安身只能在漓江漂泊,最后被老乡们收留,又开始“聚众唱歌”。

    地主老爷一看,这还行?

    不准唱!

    请来三位秀才与其进行了一场开放Battle。

    毕竟刘三姐是有“freestyle”的,那些秀才照着歌词本的歌硬唱,哪里是刘三姐对手?

    几首歌下来,便狼狈不堪,招架无力。导师莫怀仁先生一气之下还失足跌入江中,可谓丢人丢到家了。

    对于这部老电影,陈成的记忆差不多就停留在这里了,至于后面刘三姐与阿牛相恋了,地主再次陷害之类,就没太有映像了。

    只是觉得,那里面的秀才,连十以内的加减法都算不好,如此弱智是否有点侮辱观众智商——但爷爷奶奶那辈人看了个乐呵,也就足够了。

    不得不说,在文化贫瘠的年代,翻来覆去那么几部戏,自然有了巨大的全大影响力。

    以后,刘三姐几乎成了广西旅游的名片,不知道多少老年人旅游团都是冲着“朝圣三姐遗迹”而去的,拉动了广西第三产业好几个点的GDP。

    除此之外,对陈成来说,也就是位虚拟的、故事里的偶像了,本质和“初音未来”没啥大的区别,就连电影那里面的歌,也都是乔羽老爷子这些人写的,不可能是真的从刘三姐本人那里传下来的。

    基于这些,陈成自然很难想象这尊大神确有其人,而且还和他处于同一时代!

    换言之,刘三姐也与李白杜甫这些大神在同一个时代,这是多么令人惊奇啊!

    ……

    其实,任何传说并非毫无缘由,都是有原型人物不断进化发展而已。

    就好像关羽关二哥的地位在后世无以复加,手持青龙偃月刀的形象更是经典中的经典,过五关斩六将诛颜良杀文丑也是口口相传——

    可要知道,三国是不可能出现“青龙偃月刀”这种武器的,起码得在宋朝,所以关二爷手持青龙偃月刀自然是无稽之谈,杀颜良是真的,诛文丑又是张冠李戴了。

    可不能根据这个,就说历史没有关二哥吧?

    广西的“歌海”美称,也不是在《刘三姐》电影流行后才出名的。历史就涌现出千千万万“山歌之王”,当然最为耀眼之星是刘三姐,堪称民间歌手们心目中的启明星、歌圣、歌仙、superstar。

    人们常于口头的“如今广西成歌海,都是三姐亲口传”歌句,也可以佐证这点。

    有关她的故事在民间广为流传,广西、广东、云南、湖南等地都可以追循到她的踪迹和绕梁之余音,广西各地如宜州、柳州、罗城贵港以及德保、巴马等地都有其传说和记载。

    宜州《庆远府志》:“刘三妉,唐时下视村壮女,性喜唱歌”。

    《浔州府志》说:“刘三妹生于唐中宗之神龙元年。”

    《粤述》说:“唐景隆中,贵县西山有刘三妹者。”

    各地的地方志大都认为她生于唐代,乃至具体到中宗年间(生在中宗年间,活跃自然在玄宗时代)。

    这些书中,虽然时而是“姐”时而是“妹”也有“妉”这种摸不着头脑的字,但起码她姓刘,排行老三,那些也都可以看成是她在不同年龄大家对她的称谓:

    年轻的时候叫她“三妹”的,大一点叫她“三姐”了,后面变成了“三姑”,现在就成“仙姑”了。

    另外就是,尽管记载有所不同,但都把刘三姐看成是自己家乡的人,堪称“名人故里之争”的古代版了。

    一个传说中的大神——的女儿,就这样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的面前,陈成还是颇有些小紧张的,与王老师王大叔那样的诗歌大神不同,陈成还没有与“山歌大神”打交道的经验,也不知怎样在这种场合表现自己的风度和形象。

    回想之前与仫佬族小姐姐们对歌时,连世界杯歌曲“GoGoGo”都拿出来了,简直是羞愧难当。

    这些听在对方的耳里,不会早就嘲笑自己“有辱斯文”了吧?

    对方说不知道自己“是诗榜的诗士”,表达了歉意,不知道是真心还是讥讽,但陈成却是诚惶诚恐地叉手行礼,对这位声称是“刘三姐女儿”的小姑娘道:“想不到姑娘竟然是名门之后,礼乐世家,我才真是‘失敬失敬’!”

    对方一听陈成说“名门之后”“礼乐世家”,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这一笑,简直是明媚动人,令人心神摇曳:“公子真是说笑了,我阿母不过是一个喜欢唱歌的乡野民妇而已,哪里能和‘名门’啦,‘礼乐’啊拉关系!我阿母唱的都是俚曲,并非雅乐,些许名声也都是父老乡亲们抬爱罢了!”

    自谦了两句之后,却又不无骄傲道:“但是,阿母平生遭遇大小歌战不下千场,却未尝一败!指木成歌,目花成曲,也没有能难得倒她的!”

    陈成听到这惊人的战绩,内心也是忍不住赞叹,看来这位传说中的“歌仙”的确是有几把刷子了!

    两个人互相自我介绍完毕,七少便站出来充当联络员——陈成的那些事情,什么“诗榜一面墙击碎者”之类的,他们都已经向仫佬族小姐姐们连带“天仙姐姐”在内介绍过了。

    反而是陈成对于这边还是一头雾水。

    便向他介绍说,

    刘仙姑歌如泉涌,名震岭南,十里八乡的人全都是慕名去找她学歌的,身份地位比之“四位大诗师”只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陈成:省省吧!去掉“只怕是”,我看你们那四位大诗师只能被人家的名气完爆。)

    以前,除了大家登门学歌之外,刘仙姑也会在农闲的季节,跋山涉水地到各个州县去传歌,每到一处,便提高当地山歌水平二十年。这恐怕也就是后世各地都有“三姐”传说的由来了。

    只是时至今日,刘仙姑年岁渐长,加有了传人——也就是宝贝闺女,便把“传歌”的重任交给了她,代母传歌。

    “刘三姐……啥时候有的女儿啊?老爸是谁?阿牛哥吗?”陈成一边一听一边打量着所谓的“天仙姐姐”,想从她的相貌中探索出一些她老娘的风采来。

    对于电影中给刘三姐编排对象的事,陈成是不满意。

    对他而言,“歌仙”就是仙女嘛,仙女最好都该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恋爱结婚生孩子像什么话?

    尤其是个个都嫁的庄稼汉,董永七仙女,牛郎织女之类的,让陈成十分不满。

    许仙白娘子都还好一点。

    当然啰,这些仙女如果愿意嫁他陈成,那当他没说过这话。

    总之,既然这位“刘仙姑”是凡人,结婚生孩子也是正常的事。确认女儿得到自己真传后,也就放心让她沿着自己的道路继续走下去了。

    这一次“技术扶贫”的对象便是天河县。

    说起来,这里还算是刘仙姑的老家——

    毕竟后世官方便认定刘三姐出生在天河县(罗城仫佬族自治县四把镇)下里的蓝靛村,村中刘姓的族谱中还有记载,过去村民也供奉着歌仙刘三姐的神像,还有被称之为“三姐歌殿”的专门对歌地点,游人常在那里对歌。

    既然是回母亲的娘家传歌,天仙姐姐自然也不敢怠慢,作了精心准备来的。

    可是到了“小长安”后才发现,本地的山歌水准十分令人失望,尤其是询问“走坡”的相关环节,更是有如儿戏!

    有的男青年,一生就会唱一首歌——便是老爸当年走坡时追求老娘的那一首,也是爷爷当年走坡时对奶奶唱的那一首,从而就能在走坡中抱得美人归!

    这简单太随意了!

    毕竟关系到一个女孩终生的幸福,哪能让这些臭男人轻易得手?

    不行!

    不准老调重弹!

    而要推陈出新!

    想要用你老爸当年追求老娘的歌来追媳妇,门都没有!

    现场出题,现场作答!

    回答不出来的,一律视为心智有缺陷!

    不予走坡!

    赛制也要改!

    男男女女,都在山坡间勾勾搭搭,撩撩这个,勾勾那个,也不好!

    这就有人,譬如阿冲那样的,凭借着孔武有力的身躯就吸引到某些**的青睐了,完全削弱了对歌在男女相亲中的神圣地位!

    用河流把两拨人隔开,你看不清我,我看不清你,大家全凭“意识流”,用歌声实现情感的交流!

    如果说,“天仙姐姐”只是一个普通的有主见的女孩,对乡民们提这样的意见,大家肯定会嗤之以鼻:去去去!哪里来的小丫头片子!我们历来就是那么走坡的,完全没有需要变更的理由!哪需要你来说三道四!

    可是,天仙姐姐不是别人,而是刘仙姑的亲闺女!

    刘仙姑在本地的地位,那是寻常人能媲美的?

    不说别的,哪怕是二柱爷爷,见了她,也要喊一声“姐姐”!

    无关年龄,人是有宿慧的,有的人一生下来,就是“小天才艺术家”了!

    “天仙姐姐”发了话,谁敢不听?

    于是乎,才出现了陈成一行人所见到的如此奇葩的相亲大会!

    本来,一切都在顺利地进行中。

    那些由天仙姐姐审定过的“谜语”,的确难倒了对面不少糙汉,而能回答正确,顺利过河的,也都是“如意郎君”之选!

    姑娘们尝到了好处,也都对新赛制十分欣赏!

    是啊,凭什么随随便便本姑娘就被你得到了呢?

    太容易得到的东西你们都不会珍惜!非要拔高一下门槛不可!

    结果这个时候陈成来了,可以说,他的出现对比赛的公平性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在他的帮助下,无论什么歪瓜裂枣,都能通过“导师考核”,来到对岸。

    这样就失去了筛选的意思,姑娘们也不好分辩哪些人是真才实学的,哪些是浑水摸鱼的了。(大家公认的就是,跟陈成一起过来的这位阿冲老哥,在对歌是没啥天赋的……汗……)

    更严重的一点是——

    陈成的出现,全面压制了隔岸的这些女孩子啊!

    包括天仙姐姐在内!

    如果难不倒陈成的话,那她作为刘仙姑的传人,岂不是徒有虚名?

    老娘当年可是千场不败的!

    而她刚刚出师,就遇到陈成这么个难啃的角色,放他过关,传出去的话,大家该怎么想?

    “我就说嘛,刘仙姑后继无人啦!”

    “凤凰生了个女娃,看着也不错,可惜只是山鸡……”

    为了不让这些发生,她非得要跟陈成这家伙一较高下!

    从七少口中知道了大致的缘由,陈成有些苦恼:

    我哪里知道,这场“走坡”,不仅是女青年对男青年的考核,也是对阁下的出师考核啊!

    早知道我就不趟这趟浑水了!在对岸安营扎寨一晚,等你们走坡完美结束,明天再趟水过河好了!

    “呃,这位姐姐,”陈成又开启他卖萌装可爱的一面:“小弟呢,对于歌艺之道,是不甚擅长的。我擅长的是猜谜,而不是唱歌。前面之所以帮他们呢,也是我不知道前因后果,所谓不知者不怪嘛!如果你担心传出去影响你的声名,那么小弟在这里郑重表示:比山歌,我比不过你,也比不过在座的任何一位小姐姐!还请放小弟过去吧!”

    看到陈成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低调温顺,使七少都想帮他说情,求天仙姐姐高抬贵手了。

    可是,已经被“天仙姐姐”启蒙了一些女权思想的小姐姐们不答应啊!

    “不成不成不成!你把好好的走坡全搅和了,怎么一句‘不知道’就了事呢?”

    “就是!你说你赢不了,可别人不一定这么想,你以后也可能会改口!”

    “是男人的话,就接受姐姐的考核!不要畏缩不前哟!”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硬是要把陈成架起来,作为“妇女之敌”!

    非要让他和刘仙姑传人大战一场不可!

    陈成知道她们看热闹不嫌事大,还什么“搅合了走坡”,我助力那些男同胞过来的时候,也没见有哪个人你们没接纳啊?

    唱不好歌的男人,你不嫁,我不嫁,难道还都当剩女么?

    知道她们口是心非,陈成却也知不要和女孩子讲道理,不要无理取闹。

    挑战刘三姐传人?来就来呗!

    反正各种诗战我都参加过了,也不再乎多一场“山歌Battle”!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