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子书 » 军史小说 »明朝败家子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信了你的邪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信了你的邪

文/上山打老虎额
明朝败家子 本章字数:13046 明朝败家子txt下载
推荐阅读:
    随刘京一道来的,还有几个大臣,都是关心股价的。

    事实上……关心的人还不少,这银子放在家里,日渐贬值,生意又不会做,若是买宅子,这宅子的价格又贵,手里这点小钱,实在不敢贸然出手,至于以往的官宦人家,但凡有了余钱,便爱购置土地,这条路,随着西山钱庄的土地免租,现在也断了念想,谁还买地呀,人家的地,是免租的,你的地,租出去还妄图收租金,这……不是找死吗?

    思来想去,唯一能理财的,也只有股票了。

    这玩意操作简单,买卖也容易。

    这些人,平日也清闲,也开始瞎琢磨起了生财之道,拿着各种股经研究,自学成才,自然也有自己的看法。

    看着大家狐疑的样子。

    王不仕倒是显得很冷静。

    事实上……他不喜欢炫耀。

    到了他这个地步,也懒得和一群穷鬼来炫耀,他只低头呷了口茶,而后道:“这是大资金,能动用这大资金的人,大家心里想必有数吧。”

    “您是说……皇上?”刘京皱眉。

    王不仕:“”

    深吸一口气,王不仕道:“内帑关系国本,陛下行事,历来稳重,不会轻易调动这么多金银。”

    “那么……是齐国公?”

    总算开窍了。

    一下子,刘京等人警惕起来。

    姓方的这狗东西,是个祸害啊,这狗东西活着一天,大家就倒霉一天,没一日安生日子过。

    他们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所以,王学士的意思是……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抛了股票,这齐国公突然有所作为,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王不仕奇怪的看着刘京人等:“齐国公入场,自然有他的道理,何以要赶紧抛了股票?我看,现在……或许是牟利的最好时机。”

    “这……”刘京沉默了一下,随即还是道:“这齐国公,最是贪婪无度,现在根本没有利好,就算有利好,现在盘子这么大,带动的影响,也是有限。这个时候,突然灌入如此多的资金,疯狂收购股票,这显然………是一个阴谋,齐国公此人,老夫不客气的说,此人打着脑残的名义,坑害了多少忠良哪,这个人……他狼心狗肺,他……哎……”

    一说到这个,刘京便痛心疾首。

    想当初,他也曾是士绅人家,现在怎么样,欠着房贷,日子过的紧巴巴的,跟一群商贾们玩股票,若不是实在没有其他出入,他才不愿受此奇耻大辱呢。

    众人纷纷点头。

    “所以,既然王学士认为这是齐国公在幕后操纵,那么……这势必……有阴谋,这……是不是刻意做高股价,而后……”刘京将手掌狠狠的切了一下自己的脖子,作杀人状:“糊弄我们这些人入场,而后……一剑封喉,这样的事,齐国公是做得出的,别人老夫不敢担保,这齐国公……老夫是看透了。”

    众人哗然。

    刘寺卿真是真知灼见啊。

    还真是……

    好端端的,突然推高股价,这不是故意吸引其他人入场,而后一起将股价不断做高,最后……这方狗恶意抛售,高价砸盘吗?

    倘若如此,这太可怕了,这姓方的,这……这是要绝户啊。

    王不仕:“”

    人的成见,真的是铭刻到了骨子里。

    “齐国公,理当不至靠此牟利吧。

    ”他做的出来。“一个翰林道:”刘公说的有道理,这齐国公作的狗屁倒灶的事还少吗?我想……会不会是……太子要设常备军,那齐国公借机收割我等,筹措军资。”

    这么一说,又是哗然。

    许多人还惦记着自己手里头的股票呢。

    “现在根本没有大的利好,完全是靠资金不断的输入,才将价格推高,我看,这是十之**了。”刘京信誓旦旦道:“年初的时候,有一个作坊的股票,也是这样的,是几个无良商贾联合,恶意推高。这齐国公,不过是拾人牙慧而已,只是这一次……是来势汹汹,齐国公的能量,太大了,诸位,诸位,切切不可大意啊,根据老夫数年如一日,研究股经的经验,我等看似是挣了一点银子,可实际上,却是险象环生,一不留神,就是死无葬身之地,到时,欲哭无泪,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生不如死!”

    听了这话,许多人起了鸡皮疙瘩。

    王不仕已经无语了。

    他无法理解,这些人为何,对齐国公有如此刻骨铭心的成见。

    齐国公挖了他们家祖坟?

    咦?

    王不仕突然心头一震,听说还真挖过……这里头一个翰林,家中就在江浙,听说一家老小,都被塞去了黄金洲,坟都差点挖了,要一并打包送去。

    到了此时,见大家咬牙切齿,王不仕也懒得再说什么了。

    他只是微笑。

    众人议论的越发的汹汹,似乎不少人都同意刘京的论断。

    刘京心里充实起来,似乎也对自己的判断有了信心,他看了王不仕一眼,正色道:“”王学士难道不认同老夫的话吗?”

    王不仕不忍心让他们继续阴谋论下去,叹了口气:“”诸公研读的乃是股经,须知这股经,不过是小数,着眼点,不过是一些股票的涨跌,看似有理,可实则,却缺乏大局。老夫所读的,乃是国富论,国富论讲的乃是国计民生,讲的是市场和经济的原理,了解这些,方可拨开眼前的迷雾,明白真相,诸公所言,每一句话都有道理,可是……诸公有没有想过,齐国公倘若是恶意操纵,将带来的是什么?这影响,势必要影响到生产,影响到民生,而齐国公……掌握的了建业和钱庄,他何苦,要拆自己的台呢?齐国公若是行的是这等小术,那他的格局,就太低了,甚至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表面上是借此牟利,可给他带来的损失,亦是不小。诸公如此言之凿凿,不觉得可笑吗?”

    这是善意的提醒。

    自己发家致富了,实在不忍心这些同朝为官的人,因为坚信这等所谓阴谋,因此而错过发财的时机。

    可这番话,实是不客气。

    很是刺耳。

    王不仕毕竟发了家,这在许多人看来,王不仕这个狗东西,有了银子,眼高于顶,看不起人了,你是进士出身,我也是进士出身,你凭啥就说我等目光短浅,缺乏大局,我们看股经,怎么就及不上你看那什么国富论?

    刘京的老脸,青一块白一块,觉得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

    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脖子上引以为傲的小金链子,眼里喷出怒火:“道不同,不相为谋!”

    其他人有人听了王不仕的话,陷入了疑虑,有的人也是愤怒了,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

    刘京继续道:“哼,我倒要看看,他齐国公,能有什么大局观,他若有大局,怎会这般的害人?我……我……我看,我等应该多储金银……以备不时之需。”

    多储金银……

    王不仕一愣。

    卧槽……他们疯了。

    事实上……当人们对市场不看好时,会更倾向于多储备一些贵金属,因为贵金属有保值的作用,比如说,拿着宝钞去兑换成真金白银,储藏在家里。

    一旦市场大好的时候,因为大量的资金进入市场,金银会快速的贬值。

    可一旦市场出现了低迷,甚至出现了巨大的影响,那么……这些金银,因为大量人开始囤积资金开始过冬,这真金白银,尤其是黄金的价格,会暴涨。

    这个时候……囤积贵金属,就形同于是做空啊。

    等于是和西山对赌。

    王不仕懵了。

    竟是无言以对。

    他笑了,恢复了傲然之色:“那么……请自便吧。”

    刘京冷哼一声,一副竖子不相为谋之状,拂袖走了。

    其他人显得犹豫。

    某种程度而言,这一次……对于许多人而言,更像是一次对方继藩人品好坏的投票。

    是赌方继藩当真察觉到了利好,所以投入了家底呢。

    还是赌方继藩这狗东西丧尽天良,又想坑人银子呢?

    似乎……每一个人心中自有一杆秤。

    他们的心里,已有了评价。

    …………

    方继藩很无法理解……

    他看着王金元送来的交易所时价脑子发懵。

    卧槽……居然有很多人抛售。

    抛售的……有些居然是大资金。

    其中一个商贾抛售了很多。

    而这个人……方继藩是很有印象的。

    此人虽是一个商贾,可实际上……却和朝中某些人有不小的关联。

    这其实也可以理解。

    并非是每一个商贾都是白手起家,也有一些人,投靠了朝中的某个大臣,利用了此人的影响,或者说手中的某些东西,得来了富贵。

    这是一个根本无法杜绝的问题。

    在从前的时候,某些大臣虽是对商业带着鄙夷的态度,可暗地里,却往往有一些他的远亲,从事某些买卖,却又因为这些买卖得到了庇护,自然而然,生意兴隆。

    这样的商家不在少数。

    可问题就在于……

    他们这个时候抛售……据说还拿着大量换来的资金,去兑换黄金,这……这是闹哪般,他们没看到,股价已经开始上扬了嘛?

    方继藩觉得自己脑袋想破了,也想不明白。

    他抬头,看了王金元一眼:“这是啥操作?”

    王金元也是发懵,他自觉地自己也算是一个人才啊,可咋想也想不明白,这个时候有人来做空,这不是脑残吗?

    一想到脑残,王金元心里咯噔一下,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方继藩,心里忙说,罪过,罪过,脑残二字,切切不可在自己的念头里生出来,自己还是太不谨慎了。

    他摇头:“小人……小人拿着这数据,也琢磨了一两个时辰,楞是想不明白他们到底咋想的。这是中了哪门子邪啊!”

    ………………

    这么晚才送到,抱歉!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