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子书 » 女生小说 »不二臣最新章节列表 » 第286章 石头

第286章 石头

文/意迟迟
不二臣 本章字数:10676 不二臣txt下载
推荐阅读:
    “是。”

    斩厄低下了头。

    这种时候,他真想撒谎啊。

    可斩厄是不会撒谎的人。

    即便头破血流,四肢断裂,他依然不会撒谎。这是他最值得让人仰仗的地方,也是国师选了他而没有选择无邪的原因。

    国师知道,他养大的孩子一定会有所察觉。

    而一旦察觉,斩厄便会说实话。

    这件事的重点,根本便不是斩厄能发现什么,又能向他禀报什么。

    而是……

    警告。

    夜风呼呼地吹着。

    薛怀刃沉默着,将手探出窗外,拍了拍斩厄的肩膀。

    斩厄像个失去了心爱之物的孩子,闷声大哭起来。

    国师的命令,他不可能拒绝。

    可主子……主子一定对他失望了……

    明明那个时候,国师只许主子留下无邪一个人的。

    开朗聪慧的无邪,和木讷笨拙的他,是如此的不一样。即便那时的他们,年纪尚小,但还是一眼便能看出区别。

    一个只要稍加培育,便能成长为堪用的手下。

    而另一个,却可能永远像块没用的石头。

    一块占地方,还讨人嫌恶的石头。

    国师说,他不知变通,性情呆板,纵然留下,也是无能之辈。

    可主子站在那,看着他,只问了一句话。

    他说,你能永远不对我撒谎吗?

    烈烈如灼的日光像油泼一样地洒下来。

    年幼的斩厄,用力地点头。

    他看见对面的人脸上露出了笑容。

    那样好看的笑,是他从未见过的样子。

    他向着自己伸出手,笑着道:“那么,从今天起,你便是我的护卫了。”

    阳光,是世上最慈悲的东西。

    不管你是好人坏人,聪明还是愚笨,它都会一视同仁地照耀你,温暖你。

    那一天,斩厄也成为了被阳光照耀的人。

    不会撒谎的他,终于长成了一块有用的石头。

    他以为,这样就可以了。

    可经年累月,他现在知道了,只是不会撒谎,是远远不够的。不会撒谎,只说真话的他,也会伤害主子,叫主子失望。

    泪水从眼眶里大颗大颗地滚落下来。

    被他握在手心里的花瓣,已经碾碎出汁,成了褐色的污渍。

    斩厄嚎啕大哭。

    四处亮起了灯。

    无邪鞋也未穿,急匆匆地飞奔过来:“怎么了?怎么了?”

    到了近前一看,是斩厄在哭。

    他长长松了口气:“他娘的,老子还以为是哪路妖魔鬼怪出来了!”

    “快别哭了!这么大个人,哭哭啼啼的像什么话!”无邪光着脚走到旁边,口气凶巴巴的,伸出去的手却只是轻轻地落在斩厄头上。

    “瞧主子给你吓的!”

    薛怀刃叹了口气:“都回去吧,没什么事。”

    不过转眼,廊下已经聚了一片的人。

    无邪大喇喇的就地一蹲,训起斩厄来:“你说说你,天还没亮就跑出来鬼哭狼嚎的,发的什么疯?”

    斩厄抽抽搭搭的,没有理他。

    无邪头大地看向薛怀刃:“主子?”

    薛怀刃也头大。

    他看了看天色,让无邪把斩厄带进了屋子。

    春寒被隔绝在外,无邪光着的脚总算暖和了些。他不知从哪摸出来块帕子,“啪嗒”一声拍在了斩厄脸上:“好了好了,别哭了,大老爷们没点男人样子!”

    可斩厄还是抽噎着,帕子也不肯接。

    无邪的眉头紧紧地皱着。

    从他看见斩厄的那一刻起,他的眉头就没有舒展过。

    薛怀刃想了想,坐在灯下,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大略说了一遍。

    无邪的脸色有些难看。

    薛怀刃能想到的事,他也想到了。

    但有些话薛怀刃能说,他却不能说。

    再如何僭越,他也不可能去指责国师的行为。

    “主子,小的愿替斩厄受罚。”

    斩厄闻言,猛地抬起头来。

    无邪却没有看他,只继续道:“还望主子允许。”

    薛怀刃笑了一下:“受什么罚,我何时说了要罚他?”他看了眼无邪光着的脚,斩厄满脸的眼泪,笑容又渐渐淡了下去。

    “义父一贯说一不二,我却再三地同他提要求。他面上不说,心里却肯定是不痛快的。”

    薛怀刃歪坐着,伸手托着腮,思绪渐渐飘远。

    “他明知道这命令斩厄办不到,早晚会叫我发现,可还是下了令……”

    “他这是在告诉我,我的人说到底还是他的人。哪怕是你和斩厄,依然要听从他的命令。而我,还是那个他从雪地里捡回来的孤儿。”

    无邪“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薛怀刃自言自语般地说了句:“说是养子,其实我也只是他命名的器物罢了……”

    薛嘉,薛嘉,薛嘉。

    这个名字,他已经很久没有唤过了。

    从他叫出“怀刃”两个字时起,薛嘉这个人就不存在了。

    此后活在世上的,只是一把刀。

    一把用来杀人的刀。

    刀身上的血,早已洗不干净。

    所以他才会那样的喜欢,从太微口中说出的“薛嘉”。

    这世上,再也没有人会用那样的语气和声音呼唤他的名字。

    只有她……只有她……

    让他想要将那个名字变成她的归宿。

    薛怀刃在灯下闭上了眼睛:“起来吧。”

    无邪伏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主子,这样的事,绝对不会有第二次了。”

    斩厄也早就跪下了。

    无邪的声音少见得严肃起来:“在那之前,小的会先以死谢罪。”

    薛怀刃睁开了眼睛。

    窗外一阵冷风,卷起了漫天杏花。

    那是颗结不出甜果的杏树。

    花开花谢,于它而言,不过一场空梦。

    薛怀刃的口气变了,变得很冷:“若能活着,即便我死了,你们也得活下去。”

    无邪猛地抬起头来:“主子若是不在了,我等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他们是他的护卫,是他的臂膀。

    躯体若是不在,徒留手臂又有何用?

    无邪的喉咙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卡住了。

    他明明还有千万句话想说,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斩厄更只是愣愣的。

    薛怀刃看着他们,声音里的冷意渐渐消融:“我想守护的人,自然也是你们的主子。是以,即便我死了,你们也得继续活着替我守护下去。”

    无邪怔了一怔。

    薛怀刃忽然笑了起来。

    像是想到了什么美好的事。

    “当然,我不想死。”

    他还要娶妻,生子,做一个温柔可靠的丈夫和父亲。

    他想要的未来,还很漫长。

    很漫长。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