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子书 » 女生小说 »不二臣最新章节列表 » 第288章 煎熬

第288章 煎熬

文/意迟迟
不二臣 本章字数:10434 不二臣txt下载
推荐阅读:
    霍临春悚然一惊,“扑通”跪了下去。

    地上冷冷的砖石,硌得人膝盖生疼。

    他伏地讨饶,就像杨玦想看的那样。这位六殿下,嘴上胡说八道,看起来毫不在乎,但他要是敢说出一个好字,道一句谢,怕是立马就要脑袋落地。

    果然,见他老实跪下。

    杨玦脸上无所谓的表情便收起来了。

    他脸色阴阴地看了看霍临春:“你就这么怕我?算了,起来吧,我不说便是了。”有人怕他,畏惧他,他心里其实很高兴。

    这样的人生,就是他想要的人生。

    可老头子和他养的那头侏儒,永远不会害怕他。

    真是烦人。

    没完没了的烦人。

    他忽然盯着霍临春问了一句:“你如今虽说不常在父皇跟前服侍了,但宫里的消息,怎么说你也该比我灵通些吧?”

    霍临春这才站起来,还没站稳呢,就又想跪下去算了。

    “殿下想知道什么?”

    杨玦原地踱步,面色很阴沉:“驸马的人选,是不是已经定了?”

    霍临春愣了一下,思索着道:“殿下是问寿春帝姬的驸马?”

    杨玦冷冷斜睨了他一眼。

    霍临春立刻反应过来,自己这是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虽然建阳帝不止寿春这一个女儿,可在杨玦眼里,那就只有一个。

    其余人,都不能算人。

    霍临春低声道:“驸马人选,目前还在商议之中,但陛下心中应该已有定夺。”

    杨玦一脚踹倒了椅子。

    可恶的老东西!

    这天下哪有人配得上寿春!

    他倒要看看,是哪个不要命的想来当驸马。他的剑,可是很想砍人脑袋的。似乎仍然不解气,杨玦猛地一掀帘子,甩袖出去了。

    霍临春被他留在屋子里,长长呼出一口气。

    一说寿春帝姬的驸马,六皇子便如此生气。

    真是怪胎。

    万幸寿春帝姬的性子一点也不像六皇子,要不然,这样的祖宗一来便是两个,谁受得了?

    霍临春静静等了一会,见杨玦丝毫没有要回来的意思,赶紧出了门。

    外头天清气朗,比里头可舒服太多了。

    他感慨着,上了马车。

    马蹄声嘚嘚作响,很快便远离了杨玦的宅邸。

    霍临春胸腔里乱跳的心脏总算平静下来。自从建阳帝的大军打进皇城,襄国不复后,他就天天提着脑袋过日子。

    外人看他,那是先提了秉笔,又掌了东厂,顺当又威风,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日子过得有多折磨人。

    真是可笑。

    霍临春靠在车壁上,想起杨玦方才说过的话,无声苦笑起来。

    把祁樱送给他?

    他倒是想要,可他杨玦真敢送吗?

    这可是建阳帝指的婚。

    身上越来越无力,连笑似乎也没了力气。

    霍临春抬手捂住了眼睛。

    祁樱。

    那个叫着花的名字,却生得比花还要美丽的女人,已经是他不能触及的人物了。真是可惜啊,他明明那样得想要她。

    他甚至还能回忆起来,第一次见到她时,她脸上冷漠的表情。

    眉眼五官,无一不精致。

    就连皮肤,也是令人惊讶的光洁白皙。

    这样的美丽,这样的精致。

    看起来简直像个不真实的人。

    配上那副什么也不在乎的冷漠神情,就像是仙人一般的无情无欲。

    他真想看看,撕掉那层冷漠后,她会变成什么样。伤害她,折磨她,让她哭着求饶,一定是很快乐的事吧?

    霍临春透过车上狭小的窗格向外看去。

    晚霞红艳艳的,时辰已经不早。

    他有些饿了。

    真是虚无的人生啊。

    吃喝拉撒睡,永远是凡人的本性。

    没人躲得过。

    收回视线,霍临春让车夫改道去了南面的宅子。他一个人是吃不下饭的,必须有人陪着,才觉得食物是有滋味的东西。

    南面的宅子里,养着几个专门陪他吃饭的女人。

    长得好,做饭的手艺也好。

    看起来好吃,尝起来也不错。

    进食才是有趣的事。

    霍临春在车上闭上了眼睛,心道小憩片刻吧,等到春天过去,夏日来临,他应该就能忘记祁樱了。

    春老花谢。

    樱花自然也不例外。

    他心里的花期,怎么也不至于比春日更长。

    可这个春天,竟然格外得漫长。

    在每个人心里,都长得可怕。

    简直是度日如年。

    每一天都是煎熬。

    太微一度觉得自己熬不下去了。夏天迟迟不来,春寒久久不散,连人心都变得郁郁起来。这段时间,她总忍不住跑去父亲墓前喝闷酒,一喝就是大半天。

    喝得多了,酒量见涨,已经不大会醉。

    喝酒的乐趣,立刻便少了大半。

    小七上完课,偶尔会趁夕阳来寻她说话,见她闷闷不乐的,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陪着她,候着她。

    姐妹俩一起用饭,一起沐浴,就是不大交谈。

    屋子里间歇响起的说话声,也多是小七拿着书在提问,太微再回答。

    这一天,小七照例来集香苑找太微用饭。

    太微却没有让人摆饭,反而拉着她的手往门外走。

    小七一头雾水,仰着脸叫她:“五姐,你不饿吗?”

    太微笑了笑道:“总在我这吃饭,你还没有吃厌?”

    小七眨眨眼,大人似的叹口气道:“都是一个厨房出来的饭菜,不在你这吃,也是一个味道。”

    太微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这话倒是没说错,的确全是一个味道。”

    她牵着小七的手,带着她在廊下穿行。

    “不过我还是有些吃烦了,今日换个地方用饭吧。”

    小七疑惑:“去哪?”

    太微脸上的笑意淡了一些:“去二姐那。”

    小七愣了一下:“二姐那?”她从来没有去过祁樱的院子。府里诸多姐妹,只有太微和她亲近,二姐祁樱对她来说,和陌生人似乎也没有什么分别。

    小七不觉有些紧张:“二姐知道我们要去吗?”

    “当然不知道。”

    小七:“……”

    “不要紧的。”

    小七不信地盯着太微:“真的吗?”

    太微笑得眉眼弯弯:“二姐最多便是不理我们,有什么要紧。”

    小七:“……”

    太微拽着她,大步流星地朝祁樱那去。

    这漫长的春日,终于快要结束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