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子书 » 女生小说 »不二臣最新章节列表 » 第296章 后代

第296章 后代

文/意迟迟
不二臣 本章字数:10462 不二臣txt下载
推荐阅读:
    墨十娘面上严肃瞬间变作惊讶,声音也跟着吃惊起来:“不会这般巧吧?”可话才出口,她便摇了摇头,又道,“但实在太巧了。”

    相似的时间,相似的脸。

    以及失踪这件事,都让那个她并不知道的故事莫名变得清晰起来。

    “倘若那尊塑像,真是照着你那位先祖所雕,便说明她和**教之间的关系,恐怕十分亲密。”

    这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墨十娘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

    太微说不出话,半响才道:“那个孩子那个没法动弹的孩子,管我叫仙人”

    墨十娘闻言,沉默了片刻。

    那把柳叶小刀,自她手里射出,便成了她的罪孽。

    即便那个孩子已经失去了活下去的念想,即便早就有人动手“杀”了他。

    可她回应了他求死的愿望,就依然是个罪人。

    可惜的是,没有勇气背负这种罪孽的太微,也觉得自己是个罪人。

    因为没有人应该听见那样的请求,没有人。

    墨十娘靠在墙上,闭着眼睛,拼命思考:“仙人吗?他是把你当成那座雕像了吗?因为长着一样的脸,所以才是仙人吗?”

    太微低着头,将下巴抵在膝盖上,轻声道:“那么,也就是说,**教的人将我那位失踪的先祖,认作了仙人。”

    可世上怎么会有仙人?

    若是有,她岂不是成了仙人的后代?

    简直是无稽之谈。

    太微蹙着眉头,忽然听见墨十娘声音发颤地叫了声自己的名字。

    “你那位先祖若真是仙人,你所经历的事,是不是就说得通了?”

    太微钻出牛角尖,脸色更白,更难看。

    死人的脸,大概也没有这般可怕。

    她见过的过去或未来,和娘亲经历过的噩梦,难道都因为她们是仙人的后代吗?

    太微咬着指甲。

    磨啊磨,几乎要将拇指的指甲咬断。

    墨十娘用力按住她的手。

    “我在地宫里抓到个婆子,应当是平日照料那个孩子的人。她虽一问三不知,但到底在那呆了许久,告诉我,那宅子每隔七天便会有人去送东西。”

    “回头让晏先生派人盯着,顺藤摸瓜,早晚会找到你怀疑的那个祭司。到时候,这**教和那尊雕像到底是怎么回事,大概便能弄明白了。”

    墨十娘小声但笃定地说着,让太微抬起头来。

    太微眼里没有光亮。

    “既如此,国师那边一定也得到这个消息了。”

    复**和国师的人,一个在明一个在暗,谁行事方便一目了然。

    这样的机会,怕是很难落到他们手里。

    太微说完,叹口气,又将头低了下去:“地图呢?找到了吗?”

    墨十娘和她靠在一起,头碰头,像两只犯困的兽:“找到了,但一看便是假的。”寻常人兴许就被骗过去了,但想骗她,还是假的太明显。

    太微声音里听不出失望,像是早就料到会这样,低低道:“好在也不算白跑一趟。”

    但意外

    她咬了咬牙,强行镇定下来,同墨十娘道:“师父,他看见我了。”

    墨十娘怔了下:“认出你了?”

    太微轻轻“嗯”了一声:“虽然蒙着面,但那个孩子在只见过我一面的情况下,也很快便认了出来。”

    是因为眼睛吗?

    母亲说过,她的眼睛,据说和那位老祖宗的很像。

    而那个孩子,也有着相似的眼睛。

    她过去以为是巧合的事,如今看来,都不太可能只是巧合。

    太微闭着眼睛,放轻呼吸,听着外头的雨声。

    墨十娘的声音突然温柔起来:“你先前说的事,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有冰冷的雨珠穿过屋顶笔直坠下。

    太微一个激灵,仰起头来。

    屋顶上黑魆魆的洞,像怪物的眼珠子。

    她看着它,轻声道:“希望不要走到那一步。”

    从她见到信陵王的那一天起,她就在准备。如果出事,该怎么办。她一个人倒是没关系,生死都一样。可母亲呢,小七呢?府里其余人呢?

    那全是父亲交给她的人。

    沉重的家业。

    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他从一开始就告诉过她了。

    可那个时候的她,多么天真可笑。

    鱼和熊掌她都要。

    她说得那样狂妄。

    父亲他,那个时候听了她的话,心里一定笑得喘不上气吧?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孩子,怎么会这么的看不清未来。

    可是

    可是

    可是没有薛嘉的未来,不是她想要的未来。

    即便到了这一刻,她仍然这么认为。

    但那家伙,在地宫里认出了她。

    命运,正在狠狠地嘲笑她。

    接下来会怎样,已经完全不受她的控制。

    但她已经做好准备。

    随时抛弃靖宁伯府。

    这一次,母亲她们逃亡的路上会有她在,母亲经历过,害怕过的事再也不可能发生。可这样的事,不到万不得已,她还是不想做。

    头顶的大雨,一直下到天亮才停。

    太微回到府里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让母亲检查行囊。

    提前准备!提前准备!

    再如何提前,都还是不能让人心安。

    可除了准备,也做不了别的。

    很快,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到了第三天,仍是风平浪静。

    然后是第四天,第五天。

    天气慢慢热起来。

    又下了一场雨。

    太微埋头在书堆里,看到两眼发黑,仍没有看出什么。祖上的事,记载寥寥,根本没什么可查的线索。

    她蓬头垢面趴在那,觉得胸腔里的心,石头一样沉甸甸。

    薛怀刃那个混账,瞒下了她的事。

    若是被国师知道了,他要怎么办?

    混账,真是混账

    太微将头埋在臂弯里,喃喃自语着,突然鼻子发酸。

    蠢货!哭什么!

    现在哪里是哭的时候!

    可不管她如何在心里骂自己,眼泪还是止不住地冒出来。

    真是没用又丢人。

    另一边,无邪已经慌得几天没能睡好,就连迟钝的斩厄也发现他已经一副要死的模样。可斩厄问了,无邪却只是敷衍。

    不是他不想说,实在是他不能说。

    主子让他在小八几个看见那尊雕像的脸之前毁掉雕像。

    他照做了。

    可让他从此以后不许对任何人提起雕像的事

    这瞒着国师,真能一直瞒住吗?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