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子书 » 玄幻小说 »本该屠龙的我意外开始修仙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副校长与秘党

第二百五十五章 副校长与秘党

文/落雪煮茶
推荐阅读:
    深夜,卡塞尔学院别墅区,路明非和苏晓樯的卧室里。

    “所以你又要出差了?”亲密之后,苏晓樯趴在路明非身上,指尖在他的胸肌上画圈,吐息如兰。

    “是啊,不过好消息是校长说两场会议都在欧洲而且距离不远,这样算下来我大概也就是跑一趟而已。”路明非揽着苏晓樯光洁白皙的脊背道。

    “这次的会议是秘党和学院准备出手屠龙,可是他们不知道这次的目标不是龙啊,”苏晓樯轻声道,“连我都感受到那道扩散出来的神识了,那力量真是令人……不寒而栗。”

    “你觉得学院和秘党有可能杀死那位元神修士吗?”苏晓樯叹了口气,问道,“会有多少人因此而死呢?”

    “有可能一个也不会死。”路明非道。

    “欸?为什么?”苏晓樯一愣。

    “别太小看元神修士的力量,”路明非道,“况且修士可不是龙,你也是修士,知道修士比普通人在思维上强大多少,照理说元神境已经度过了心动境的心魔劫,几乎不存在像龙那样情绪失控的可能,再加上元神之体可以随意变换外形,无需法术就可以轻易操控普通人的心智,隐藏进人类社会几乎是不可能被发现的。”

    “而且就算被发现了又能怎样,元神修士如果放开手脚战斗,战斗足以在宏观上改变地形,削平山峰,现代科技就连大当量的战略武器连番轰炸最多也就把山头削下去几十米而已,”路明非道,“除去某些走极端路线的修士之外,大多数修士的攻防手段都是大体平衡的,虽然有所偏向,但不会有太大的差距,他就算不攻击只防御,现代武器能不能伤到他也是未知数,如果他真的要动手,那死伤就不是秘党可以承受的了。”

    “你好像对修士很了解,”苏晓樯满脸好奇,“但你从来不跟我讲修士的世界?为什么呢?”

    我怎么跟你讲?难道要告诉你全世界我认识的修士加起来就是咱俩还有昨天网上那位仁兄?

    “这些我暂时还不能和你说,等到了合适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轻捋苏晓樯的头发,路明非道。

    苏晓樯嘟了嘟嘴,点点头。

    关于天书和那个世界的事,路明非暂时还是不打算告诉苏晓樯,倒不是不信任她,而是这件事牵扯实在太大,而且就算告诉她也没什么用。

    “你明天就走吗?”苏晓樯问道。

    “嗯,明天早上就出发,和校长一起,”路明非道,“我和校长去欧洲的这段时间啸天和零就拜托你照顾了。”

    “其实我觉得应该是啸天照顾我们,”苏晓樯道,“不过啸天最近每天都去接受学校里女生们的投喂,好像有点放纵了啊。”

    “也给它放个假吧,从年龄上算它还是个孩子,放纵一下没什么不好的,它以后又不用考试上班还房贷,”路明非道,“不过话说回来,啸天虽然还是个孩子,但是境界也已经突破过一次了,相当于旋照境修士,你怎么还是食气境啊?”

    “你不也还是旋照!”苏晓樯不忿。

    “我出差回来就突破心动,”路明非挑眉,“晓樯你什么时候突破旋照啊?你的进度都被啸天给落下了。”

    “很……很快了!我很快就能突破了!”苏晓樯结结巴巴道。

    “说起来,我以前做了些可以让人体魄增强的药,对突破旋照很有帮助的,”路明非露出不怀好意的笑,“你要不要试试啊?”

    “唔……你笑得好邪恶!”苏晓樯警觉。

    “怎么会呢,我这是在关心你啊!”路明非满脸真诚,“你难道就不想尽快突破吗?旋照境后你的身材会比现在更好哦!”

    “那……那我试试?”苏晓樯犹豫了一下道。

    “好嘞!”

    在苏晓樯的尖叫声中,路明非掀开被子,把她玉白无暇的身体横抱起来。

    “你……你干什么!衣服!快让我把衣服穿上!”苏晓樯在路明非怀里挣扎。

    “别穿了,是药浴,反正待会还得脱。”路明非坏笑着道。

    “零!零还在屋子里!”苏晓樯的挣扎更剧烈了。

    ……

    清晨,卡塞尔学院,校长办公室内。

    “明非,你来了。”昂热从办公桌上抬起头,但手中的笔依旧在一份文件上书写,用漂亮的手写体法文签下自己的名字。

    “校长,咱们什么时候出发?”路明非轻车熟路地走到办公室角落的一个柜子前,从里面拿出一盒茶叶和一包茶点。

    “你还真是不客气啊,”昂热抖了抖胡子,“等我处理完这批文件吧。对了,你换身衣服。”

    “衣服?”路明非低下头看了一下自己穿着的衣服,不解道,“怎么了校长,我衣服有什么问题吗?”

    因为要参加会议,路明非穿上了苏晓樯之前为他订做的正装,还特地梳了个背头。

    “衣服没什么问题,但是我给你准备了一件更合适的。”昂热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套黑色的西服正装。

    “这个?款式复古了点吧?”路明非把昂热递给他的衣服展开看了一下。

    复古是委婉的说法,这套衣服虽然做工非常精致,一看就是大师手工裁制,但样式实在是太古老了,简直是上个世纪的风格。

    等等……上个世纪?

    路明非一脸古怪地看向昂热:“校长,该不会……”

    “对,这是你爷爷当年最常穿的衣服,”昂热道,“根据我的记忆,找一位芝加哥最优秀的裁缝师傅复刻出来的,上面还绣着初代狮心会的身份标识,昨天才做好送过来。”

    “您怎么突然想让我换上这身?”路明非挠挠头发问道。

    “因为这次校董会和元老会上可能会有人针对你,”昂热道,“因为你代表的是弗拉梅尔,也就是副校长那个老东西,所以我不方便太偏袒你,这件衣服,还有路山彦玄孙的身份可以让你免去很多麻烦。”

    “我还以为大哥在秘党的面子很大。”路明非吐槽。

    “他的面子确实很大,但是他年轻时的脾气也很得罪人,秘党很多家族的高层都被他的罪过,只是秘党离不开这位欧洲最强炼金师,所以只能忍着,”昂热道,“但你毕竟不是他,你只是他的代理人,甚至不是他公开承认的下一代弗拉梅尔,如果你是下一代弗拉梅尔那你的待遇应该和他差不多,但是你只是代理人,那些家族难免会把对他的一部分怨气发泄在你身上,他当年可是把那些人得罪狠了。”

    “能怎么得罪?”路明非满不在乎。

    “秘党有一个家族叫克罗契尔,他们的整体实力比元老家族和校董家族差一些,但也算是欧洲混血种里的名门望族,”昂热顿了顿,道,“而那个老混蛋曾经把那个家族的族长绿了。”

    路明非:……???

    “当时克罗契尔家族的族长,嗯,那时他还不是族长,而是族长的长子,他疯狂地迷恋着另一个家族里的一位小姐,并且通过家族的力量和她订了婚,结果订婚第三天他去找那位小姐,正好看见她在自家花园的秋千上和副校长,咳咳,你懂的。”昂热讲述了一个让路明非目瞪口呆的故事。

    “顺便一提,那个老混蛋在被抓了个现行之后告诉当时还是家族长子的克罗契尔族长他已经和克罗契尔家族还有那位小姐的家族商量好了,订婚婚约很快就会取消。”昂热慢条斯理地补充后续。

    “嘶……大哥这没让人给砍死?”路明非倒吸一口凉气。

    “没有,当时克罗契尔长子拔枪想要打死那个老混蛋,但是那个老混蛋身上全是炼金道具,他直接把克罗契尔长子缴枪然后绑了起来……”

    “也是,大哥虽然人品差点意思,但毕竟是炼金……”

    “然后他带着那位小姐去把事情做完了。”昂热幽幽道。

    “卧槽!”路明非整个人都震惊了,结结巴巴地问道:“当着……那位长子的面?”

    “没有,他虽然是个老流氓但还不至于流氓到这个地步。”昂热摇头。

    “那还好……”

    “但是他搂着那位小姐离开之前对着被捆在地上动弹不得,嘴里还被塞了抹布的克罗契尔说‘我们要去海莲娜的房间里了’,”昂热道,“顺便一提,海莲娜是那位小姐的名字。”

    路明非:“……校长我想问一下,后来这位海莲娜小姐和副校长怎么样了?”

    “后来那个老混蛋和海莲娜分手了,海莲娜憔悴了两年,最终在克罗契尔的追求下嫁给了他。”昂热说完这句话捂住眼睛,仿佛见到了什么不忍直视的东西。

    路明非:……

    沉默良久,路明非缓缓抬起手,竖起一根大拇指,也不知道是竖给谁的。

    “那个老混蛋和克罗契尔家族的梁子就这么结下了,”昂热道,“而他对克罗契尔族长和他的夫人所做的事情,在秘党里仍旧算不是上是最过分,最招仇恨的,而克罗契尔族长,也绝不是他在秘党里得罪最狠的人。”

    “……”路明非沉默良久,“校长,我能不去吗?”

    “现在换人已经来不急了,”昂热安慰道,“而且你只是那老混蛋的代理人,又不是他本人,那些人最多对你不太友善,不会太过分的,毕竟你代表着他的态度,而那些被他得罪的人跟你又没仇。”

    “校长,咱们现在急着走吗?大概要过多久出发?”路明非问道。

    “还有十五分钟左右吧,怎么了明非?”昂热问道。

    “没事,我就是想回家拿点东西。”路明非道。

    ……

    路明非再次迈进校长室的时候已经换上了校长给他的衣服。

    昂热抬起头,正好看到迎着晨光走过来的路明非,光照在他上世纪风格的西服上,也照亮了充斥着上世纪风格的校长室,恍然见他仿佛看到了一百年前路山彦走进卡塞尔庄园里的狮心会会议室。

    “校长?校长你怎么了?”路明非的声音让昂热回过神来,他的目光聚焦在路明非提着的司命上。

    “明非,”昂热嘴角抽搐了一下,“你带这个干什么。”

    “以防万一,有备无患。”路明非认真道。

    ……

    跟着昂热上了私人飞机,路明非在飞机上小睡了一会。

    昨晚和苏晓樯折腾得太久,虽然以他的体力并不感到疲惫,而且也缺这点睡眠,但是长久以来的作息习惯让他觉得睡一觉会更舒服。

    等到路明非再次醒来的时候,私人飞机已经开始降落。

    “咦?我睡了这么久吗?”路明非有些惊讶。

    “没有太久,”昂热有些得意,“这是我专门让装备部改造的湾流超音速飞机,把咱们从美国送到欧洲用不了太久。”

    说完昂热竟然对着路明非露出略带些钦佩的表情:“不过你在湾流上还能睡得着,而且睡得这么香实在是我没有想到的,这架飞机运行时哪怕在里面也能感受到八十分贝以上的噪音还是有强烈的颠簸感。”

    路明非一上飞机就睡着了,飞机起飞的时候他的鼾声已经响起来了,昂热对了路明非端详了一路,怀疑他可能就是中国古典小说《西游记里猪八戒的原型。

    “走吧,下去见见一些不那么有好的朋友们。”昂热率先起身,路明非跟在他身后向着外面走去。

    “欢迎,老朋友。”

    走下飞机,迎面走来一位身材有些佝偻的老人,对着昂热热情地张开双臂,身后跟着几个面色肃然,戴着白手套的俊男美女。

    老人的皱纹很深,但皮肤上没有老人斑,头发已经全白,腰背也有些佝偻,但眼睛看起来还很明亮,是深邃的祖母绿般的颜色,站姿稳健笔挺。

    “哈哈,没想到你竟然会专门来机场接我。”昂热笑着迎上去和老人拥抱,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路明非总觉得他笑得不是很自然。

    跟昂热分开,老人看向路明非,看到他西服上绣着的初代狮心会标识时明显楞了一下。

    “这位应该就是弗拉梅尔导师的代理人了吧,这身衣服……”老人盯着路明非衣服上用金线绣的狮子。

    “他还是路山彦的玄孙,”昂热在一旁道,“这身是他高祖父以前经常穿的。”

    “啊!是那位传奇屠龙者的后代啊,没想到弗拉梅尔那样的老东西还能找到这么优秀的代理人,真是上帝发了疯啊。”老人感慨。

    路明非:???

    “你好,年轻人,我叫佛洛格·克罗契尔,是昂热校长和弗拉梅尔导师的老朋友。”老人微笑着看向路明非,把“老朋友”三个字咬得很重。

    路明非:……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