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子书 » 玄幻小说 »高天之上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九十三章 最坏的父亲(5/4,1w5更新)

第三百九十三章 最坏的父亲(5/4,1w5更新)

文/阴天神隐
高天之上 本章字数: 高天之上txt下载
    轰!!!

    在碰撞的瞬间,首先产生的爆炸性气流让半空中近百米范围内在瞬间化作风暴中心,所有雨水都被吹散,而看似庞大的冰锥在第一时间就被莱安男爵周身几近于坚不可摧的土系源质震荡粉碎!

    第三能级的岩鹿之王,在山巅发出一声咆哮,便可令大片山脉产生可怖的山崩。

    而第四能级的仪祭主岩木神鹿,甚至可以凭借庞大的土系源质与震波袋,制造小规模地震,是天灾级泰坦魔兽!

    面对这就算是合金钢都能振爆扭曲的冲击力,区区冰霜凝冰,简直脆弱的不堪一击!

    但真正的杀招本来就不是这个。

    嘭!冰霜巨锥粉碎,令整个半空都炸出一片小小的暴风雪领域,而一个人影从中跃出。

    真正的杀招,正是随同冰锥一同落下,积蓄着庞大势能的伊恩!

    亦或是说,他手中紧握的长剑!

    嗡嗡伊恩身后,妖精之翼急速催动,让他的速度更快一筹,而借助这急速之势,闪电般的锋刃滑动弧光,朝着莱安男爵的左眼刺去!

    “你这小子……”

    男爵此刻撞碎冰锥,但余力未老,他正准备抬起手中破甲长锥,以纯粹的力量轰碎伊恩手中材质只能算是精锐的寒光长剑。

    但是一抬手,他就恍然惊觉,自己的反应赫然慢了半拍撞碎冰锥形成的暴风雪领域对他并非没有影响,而是潜移默化,无法防备!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强行催动体内的源质,而一股不知源于何处,温暖又亲近的力量让他成功提炼出更多的源质,将手中速度催动得更快!

    是孩子们!男爵心中涌出热烈的情感,这是孩子们在帮助他提炼出更多的源质!

    长锥迎上长剑,将其格挡开,但和男人预想的不一样,伊恩的源质再次勃发,第二轮弧光剑刃又划着轨迹斩来。

    可他却又没有人帮助提炼源质啊?!

    铛铛铛铛铛!转瞬之间,伊恩与男爵连对十五剑,周边的暴风雪领域赫然也是被从冲击波震散,就像是被大风卷走的白雾。

    超出预料的是,出现力竭的,却是莱安男爵。

    此时此刻,男人双手上的岩铠已经破碎大半,手臂上更是出现好几道本该流血,但却被冰封住的伤口,他的右手大臂处肌肉隆起,可却肉眼可见死寂,充满疲惫与不堪重负,仿佛里面的纤维都已经濒临断裂,再也无法收缩。

    而左手的灵能手臂更是虚幻朦胧,孩子们帮助他汇聚的灵能已经被全部消耗殆尽。

    怎么回事,为什么是我先支撑不住?!

    这可是我和孩子们一同协力,第二能级巅峰的升华者都无法和我们比消耗,这小子是凭什么还能撑住?!

    一道思绪闪过,莱安男爵却听见了一声令他狂喜的碰撞声。

    铛!!!

    在这声过于清脆的剑刃断裂声中,伊恩手中的寒光长剑终于被他的破甲长锥撞断!

    就是现在,追击!

    如此想到,男爵发出一声狂吼,最后的源质勃发,令破甲长锥猛地向前戳刺,就要贯穿少年的喉骨,将他整个脖颈打碎!

    但,就在莱安男爵倾尽全力将所有的力量压在这一击杀招上时,伊恩手中不知何时又出现了一把剑。

    一把只有剑柄的剑。

    “该走了。”

    轻声吟诵,少年双目中流转着锋锐的银色光晕,他已经看见最后也是最关键的破绽。

    未来得及让男人想清楚,这柄只有剑柄的剑在瞬间就化作一道闪耀着淡淡暗金色锋刃的长剑,紧接着切入男爵毫无防备的内圈。

    咔嚓,紧握破甲长锥的右臂登时被连肘斩断,血液还来不及流出就被极寒的剑刃冰封。

    紧接着,伊恩手中长剑突然又消失,空荡荡的剑柄没有继续去碰撞男爵身上那坚固无比的岩质铠甲,而是来到了对方的头颅处。

    下一瞬,剑刃再次出现,然后向前一斩。

    噗嗤。

    因为骨头过于坚硬,也是因为伊恩也没有太多余力,莱安男爵的脖颈只被斩开一半。

    但他已经失去了全部力气,即便是寒刃也无法冰封他滚烫的动脉血液,令漫天血雾在半空中弥散。

    他的身躯朝着下方的大地坠落。

    伊恩没有追击,而是静静地凝视着莱安男爵的身体跌向大地。

    然后,将目光转移到另一侧迷蒙的黑暗中。

    我还……我还没输。

    陨落之时,在生死朦胧的界限,已经竭尽自己全力去战斗的男人心中还在模模糊糊地想着。

    我还不能死……我还不能……

    不了,爸爸

    而此时此刻,一个不同于伊拉,也不同于末秋与琳达,一个轻轻柔柔,缥缈地仿佛不存在的声音在男爵耳畔道:你已经输了

    该走了

    轰!

    男爵的身体重重地摔在地面上,溅起好大一团水花,而他的肉体也迅速被回流的泥水与泥浆淹没,正如死亡的阴霾。

    我还没有死!

    可就是在这样的泥浆覆盖下,莱安男爵原本已经黯淡下去的蓝色双眸再次亮起,源质的光辉甚至刺破了浑浊的泥水。

    而他在精神中怒吼。

    我还能继续战斗!

    接下来催动储存在肌胃中的秘药,用源质将血管和喉管接续打通,我还可以燃烧最后的生命战斗十分钟……绝对,绝对能将这个年轻小子打趴下……

    然后你还是会输,你赢不了的

    这个声音幽幽地劝告道:爸爸,你要抛弃我们自己提前走吗……

    如果真的要选,我不希望单独的走,单独的活在世上

    让我们带着弟弟妹妹去见妈妈好不好……

    “阿洛斯……你,你成功回来了?!不需要献祭也能回来,那些神秘的怪胎说的居然是真的……”

    回光返照的男爵突然惊醒,他呼唤自己真正的亲子,真正的孩子的名字,不甘地说道:“我们已经杀了这么多人了,我们已经罪无可恕了,既然如此,那就错到最后。”

    “你一定要活过来,你能活过来,只要回来,你就立刻逃,带着弟弟妹妹逃回山民的部落,帝国无法对你们做什么……”

    蓝色的怨灵浮现在男爵的头颅旁边,周围还飘荡着三个小小的灵体。

    怨灵仍然没有面孔,因为谁也不知道一个早就已经死去的幼童,长大后会有怎样的面孔。

    培养仓中的肉体是凝聚了男爵了他三个养子养女的要素而成,那并不是他真正的容貌。

    没有面孔的孩子微微摇头,他与三个兄弟姐妹齐齐发声。

    爸爸,我们的确犯下大错,我们都罪不可恕

    男爵的长子如此说道,阿洛斯的声音带着精巧的回声:所以这已经是尽头,已经无法更错一步

    是呀,在最后的最后,我们已经错到最后

    伊拉如此说道,他仍在微笑:承认吧,爸爸,我们已经输了,现在的时光,只是那位大哥哥不希望与我们决死战斗,留下的一丝余地

    父亲,我累了,真的好累……

    这是末秋的声音,这个即便是灵魂都残破不堪的孩子语音飘忽:还有战斗吗?那我继续努力,再努力一点……

    爸爸,我们走吧

    小女孩的声音清脆,琳达的灵魂的语音比还有肉身之时更加流畅清晰:大哥哥还有真正的敌人要对付,还有真正的苦难与命运要面对,我们不要去打扰他好不好

    孩子们的声音萦绕着这个罪恶的灵魂,将他缓缓地扯入死亡之中。

    “我……我不配这样死去……我是个罪恶的领主……”

    即将步入最为深沉瞢闇的深渊,男人却仿佛从一个噩梦中惊醒,他的眼前闪过一个又一个人死亡的,在自己眼前,在自己手中,在无声的地下室,在自己触碰不到的山谷彼端……

    一场雨,一场始终未停的大雨在他灵魂中落下。

    所有人都在雨中漠然地凝视着他,带着仇恨与绝望。

    “我什么都没做到,我没有复活我的孩子,我害死再次得到的孩子,我杀了这么多人,却什么都失败了……”

    莱安领的领主,刽子手,杀人犯,罪不容恕的男人,哀嚎着发出痛苦地自语:“我该被审判……我该被碎尸万段……凭什么是我活着,我早就该去死了……”

    “我是最坏的……父亲……”

    唯有四个魂灵环绕着他消散的生命,消散的魂魄。

    父亲,我们都是最坏的孩子,最邪恶的罪人

    可是唯有最后这点,唯有这一点

    对我们来说,仅仅是对我们来说

    你绝对不是

    在极致的痛苦和绝望中,莱安男爵的呼吸停止了。

    而缓缓降落在地面上的伊恩,没有理会那五团正在逐渐自我消散的幽蓝色魂光。

    对于活人来说,最大的惩戒就是死,而他们已经死了,再多做其他也无意义。

    更何况……

    还有真正意义上的敌人

    少年转过头,看向山谷末端的深沉黑暗处。

    在他森然的目光凝视下,一个漆黑的身影从中走出,黑色的流畅甲胄与其说是铠甲,不如说是某种异形的甲壳,带着不可捉摸的神秘气氛。

    黑衣的神秘人,在最后的最后,还是来到了此地,他静静地凝视着伊恩,然后又侧过头,看向不远处莱安男爵的尸体,以及那一团团消散的魂魄。

    “现在还没办法审判你们。”

    伊恩的声音平静轻柔,不带有一丝一毫的怒火,在喧哗的雨声中,甚至难以被除却少年自己外的所有人听见。

    但是他还是淡淡地说着,带着一丝遗憾的叹息,以及笃定:“但是我知道。”

    “真正该被碎尸万段的,是你们才对。”

    题外话

    求个月票
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