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子书 » 都市小说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五十九章.打虎前的准备

第二百五十九章.打虎前的准备

文/百李山中仙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 本章字数: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txt下载
    第二天一早,赵军起床吃过饭,便回到房间拿出绑腿,开始往脚踝上缠。

    这时,李宝玉在一边都都囔囔的,就听他说:“哥哥,你带我去呗,有这见世面的机会,你该不让我去了。”

    “上一边去!”赵军没好气地说道:“这什么世面?你赶紧给我在家待着。”

    “那你还领我来干啥?”李宝玉把身一背,将后背留给赵军,就赌气不说话了。

    对于打围的人来说,猎虎便是最高层次的追求了,李宝玉是没那本事,但他想去看看,等看完了回去能吹啊。

    特别是以他的阅读量,编个宝玉打虎,内可讲给弟弟妹妹,外可讲给邻居同事。

    可赵军竟然不让他去,这让一向李宝玉有些难受。

    “唉!”赵军先是叹了口气,然后被他给气乐了,只道:“宝玉啊,你听我说,今天我们去圈一下山,明天抓的时候,你跟我去,没准我还让你上手。”

    “真的啊?”李宝玉闻言,瞬间转过身来,那脸都乐开花了。

    “真的。”赵军没好气地说:“今天圈山,怕那虎再扑下来,别人都有枪,就你没枪,你出了事儿咋办?”

    李宝玉一听,笑道:“我就说把咱那撅把子挂管枪带来,我使,你不让。”

    赵军一撇嘴,斜视着李宝玉,说:“等回去以后,咱再想想办法,淘弄把枪,给你使。”

    经过昨天的事,赵军也在反思,要是当时李宝玉手里也有枪的话,大青应该不会死。

    所以,赵军决定等回去以后,再弄一把枪,让李宝玉也好好练枪。

    因为赵军知道,未来的几年里,不说别的东西,就是那熊胆价格就翻了好几倍。

    等赵军缠好了绑腿,见李云香端着大盆进来了,大盆里装着冒热乎气的烫包米面。

    李云香把大盆前面往下一压,后面往起一抬,让赵军和李宝玉看清里面,然后道:“我把今早晨剩的白菜汤倒里了。”

    “哎呀,这太好了。”赵军急忙起身,从李云香手里接过大盆,并道:“又麻烦婶了。”

    “这孩子,又跟你婶客气。”李云香先是笑着应了一句,然后回头往门外看了看,才小声对赵军说:“赵军啊,今天要上山去,你可多注意点啊,那虎妈子厉害着呢。你别听他们的,抓啥呀抓,能抓就抓,抓不住拉倒。”

    “好嘞,婶,我知道了。”赵军同样小声地回应着。

    李云香冲赵军点了点头,便往外屋走去。

    赵军把盆放在炕上,对李宝玉说:“等这凉了,你把狗喂了哈。”

    “哎,知道了。”李宝玉伸手拿过插在烫包米面上的快子搅了搅,见那包米面干干呼呼的,分量十足,才和赵军说:“婶这人不错啊。”

    赵军点了点头,便从墙上摘下枪,背在肩上,然后从兜里掏出十块钱,递给李宝玉说:“我走了哈,一会儿大队上大夫给狗打针,你把这钱给他,咱家狗花钱,咱们自己掏。”

    “哥哥,我有。”李宝玉忙伸手把钱往出推。

    赵军把拿钱的手腕一压,攥着拳拨开李宝玉的手,把钱塞进他兜里,然后说道:“拿着吧。”

    “嗯。”这次李宝玉没再推辞,把钱塞在兜里,起身来送赵军。

    赵军出了房间,去跟陶福林、陶飞说自己要走了,那爷孙俩便把赵军往出送,边叮嘱赵军要小心。

    等来在外屋,李云香又加入了送行的队伍,一直把赵军送出院门口。

    这知道的,是赵军要进山。要是不知道的,还得以为赵军是要出远门呢。

    其实,这只是因为赵军此去,面对是百兽之王。

    “都别送了。”赵军在门口转身,对众人说道:“我差不多中午就回来了。”

    “那婶给你预备饭。”李云香接道:“咱晌午烀熊瞎子掌吃。”

    “那可太好了。”赵军笑着回应,与此同时,他向院里望去,就见那小花站在院里,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而花小儿,就趴在窝棚前,远远地望着他。

    往日里,花小儿要是看到赵军一身打猎的装束,还背着猎枪,肯定会很兴奋地挣着绳子,向赵军这边扑。

    可今天,它丝毫没有反应,刚才赵军从屋里出来时,花小儿就静静地趴在那里,把下巴搭在前腿上,一动不动地晒着太阳。

    赵军转过头,一路来在大队部,直接拉开门。

    可当他一掀那棉布门帘时,就见屋里烟雾缭绕,好像妖精洞一样。

    赵军抬手在眼前扇了扇,定睛才看清楚屋里坐了有二十多人。

    都是男人,而且各个手旁立着枪,手里夹着烟。

    二十多杆老烟枪吞云吐雾,这屋里一般人都待不了。

    见赵军进来,陶大宝起身,把手里的迎宾烟放在嘴里又狠吸了一口,才按在烟灰缸里按灭。

    然后,他对身旁的于学文说:“老于啊,那我们就过去了哈。”

    “千万注点儿意呀。”于学文道:“能抓着就抓,抓不着了,实在不行就给它打死得了。”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陶大宝应道:“今天领赵军上去看看,要行的话咱就再试试,要再不行也就拉倒了。”

    说着,陶大宝拿起桌子上的狗皮帽子扣在头上,再冲众人一挥手,道:“出发。”

    屋里众人,纷纷起身,鱼贯而出。陶大宝经过赵军身前时,拍了赵军肩膀一下,然后大步往外走去。

    赵军跟着他来在大队伍外,只见一架架被人赶了过来,这些车老板也都是猎人队的,其中就有当日和赵军、陶大宝一起上山的李老五。

    赵军跟着陶大宝上了一架爬犁,只听赶马的号子此起彼伏,鞭子声噼啪作响,七架爬犁载着二十四人,直奔山场而去。

    一路进山,经过赵军、陶大宝上次打虎的地方,再往上头走,马爬犁就上不去了。

    众人下了爬犁,一起往上走,越走山势越陡。

    陶大宝往上面对一指,对着赵军说道:“看见没?就在那岗尖子那头,全是大石喇子,那石虎子就在那里头猫着呢。昨天我领八个人上去,没圈住它。”

    赵军闻言,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拿人圈虎,还不能往死里打,那肯定是圈不住的。

    “我们昨天也带狗来的。”见赵军不说话,陶大宝又说:“拢共领了九条狗,有四条在底下坡子就不敢上来了,剩下五条狗,到这儿就说啥不敢往前走了,这帮人咋吜、吜都没用。”

    赵军闻言,还是点了点头,但仍然没有说话。

    这很正常。

    有人说,只要人身上带着虎爪或虎牙的制品,再凶的狗都不敢上前。

    这只是个传说。但前面就是老虎的栖息之处,它平日里上山、下山经过这里,肯定要留下气味,甚至尿液,闻见它的味道,还敢往上冲的狗,整个山区怕是也不会太多。

    见赵军还是不说话,陶大宝便问他道:“赵军,你看现在咋办?”

    赵军未答反问,道:“陶大叔,那你们昨天往前去了没有?”

    “没有。”陶大宝说:“狗不往前去,我们进去也围不住它,带的大网也用不上,我们直接就回去了。”

    “嗯。”听陶大宝此言,赵军心里有些点底,便又问他道:“那咱说的那片大缓坡在哪儿呢?领我过去瞅瞅。”

    陶大宝闻言,忙指着上头,问道:“不往上头去了?”

    “不去了。”赵军看着陶大宝,说道:“你们昨天没惊动它是对的,今天咱也不惊它,等明天直接让人进去打枪赶它。”

    “那咱这就走。”陶大宝听了赵军的话,似乎明白了一点,招呼了众人一声,便当先往西边而去。

    只走百十来米,前头一片开阔,从上而下就见一面山坡,山势平缓,没有陡峭之处。

    但这片山坡,就如陶大宝说的,曾经是片杨树林,但被皆伐过了。

    两年过去了,当年剩下的树墩子上,分出了不少枝条。

    赵军往前走了走,见这二茬林子间,有狍子脚印,有鹿的脚印,也有那碗口大小,圆熘似猫的脚印。

    山里的这些动物,野猪喜欢在下山脚,那里多核桃岗,野猪会在底下捡核桃吃。

    而高山脚,就住黑瞎子、狍子、鹿,还有很少能见到的的猞猁、老虎、

    而这种二茬林子枝条上生发的新嫩叶,正是狍子、鹿最喜欢吃的。

    至于老虎脚印,自然是来捕狍子和鹿的。

    赵军往周围看着,半响不曾回来,也不曾说话,那些一起来的猎人纷纷窃窃私语。

    “咋的了,赵军?”陶大宝也等的不耐烦了,过来和赵军问道。

    赵军往周围一指,对陶大宝说:“陶大叔,这有林子就不行。不管是成材的树,还是二茬的林子,都不行。”

    陶大宝眉头一皱,道:“挡眼是不是?”

    “不光挡眼。”赵军笑道:“还挡人呐。”说着,赵军伸出手指,往周围一划,又道:“陶大叔啊,咱回去以后,你就得组织人上来。今天不管干到什么时候,也得把这块儿林子给清了。”

    “那好办呐。”陶大宝满不在乎地说:“那用不了俩小时,就整完了。”

    “那不行。”赵军一听,就明白了陶大宝的意思,忙拦着他道:“用油锯不行,油锯呜呜一响,那上头老虎不给惊走了吗?”

    老虎第一次听见油锯响,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肯定会走的。这要走了,还上哪儿抓去?

    陶大宝看了眼赵军,皱眉问道:“那咋的?还用人力伐啊?”

    “只能这样啊。”赵军道:“所以我说呢,你得多找点人来,使大斧把这枝条子都给打了。”

    赵军此言一出,这回轮到陶大宝不言语了。抓这个老虎,确实是个任务,但不是死任务。

    毕竟谁都清楚,打老虎容易,抓老虎难。

    而且陶大宝也拎得清,不管是抓,还是打,都有个前提,就是如论如何,都不能有人员伤亡。

    否则的话,不管是谁给的任务,陶大宝也不会接。

    但眼下他要考虑的是,赵军的办法到底可行与否?会不会浪费了那么多人力,到最后白忙活一场。

    赵军看出了陶大宝的心思,退在一旁,也不说话,静等着陶大宝自己下决定。

    过了一会儿,陶大宝抬眼看着赵军,问道。:“然后呢?还需要别的啥么?”

    陶大宝这是再问赵军,除此之外,还有没有什么难事,要是没有了,光是打枝,陶大宝可能是一种决定。如果再有其他麻烦事的话,陶大宝可能又是另外一种决定了。

    “有。”赵军也不藏着掖着,直接说道:“得多准备几副野猪皮的滑雪板,滑雪杆子也得准备好了,然后再按我说的,砍点儿树枝子。还有再就是人手,怕是得用现在这些人。”

    陶大宝点了点头,对赵军所言不置可否,只招呼众人回去。

    等回到了永兴大队,陶大宝又跟于学文商量了一番,于学文亲自出面,组织了二百来人,并派三十民兵背枪护送,上山打枝。

    等到了晚上,陶大宝才来在陶二宝家里,告诉赵军那片坡子已经清干净了,明天可以照常行动。

    次日清晨,赵军和李宝玉早早地就起来了。

    今天李云香还是包饺子,但却换成了野猪肉酸菜馅的。

    在吃饭的时候,陶家四口人反复地叮嘱他二人,今天一定要注意安全。

    等吃过了早饭,赵军和李宝玉双双回到房间里打绑腿。

    扎好了绑腿,赵军连枪都没背,兜子也没挎,就两手空空地走了出去。

    据陶大宝说,今天会有五十多荷枪实弹的民兵,跟着一起去警戒守卫,绝对不会让那老虎伤到人。

    当赵军从屋里出来时,花小儿一改昨日懒散的样子,三番两次冲着赵军扑来。但怎奈被绳子拴着,花小儿每次冲到一半儿,就会停下来。

    见够不到赵军,花小儿嘴里发出吭吭唧唧的声音。

    赵军看了花小儿一眼,心想它这是体力恢复了,但他昨天已经打算好了,以后不准备带花小儿进山打猎了。

    但听花小儿哀鸣,李宝玉两步便来在它身前,只见他蹲下身,两只手扶住花小脖子两边,上下摸索着,而且也不管花小儿能不能听懂,只说:“花小儿啊,今天我们不领你去了,我们今天打老虎,这个你整不了。”

    也不知道花小儿听不听得明白,只在李宝玉面前吭叽,而这时,就听赵军喊道:“宝玉啊,走啦。”

    李宝玉拍了拍花小儿的脑袋,起身跟着赵军出了院子。今天陶福林、李云香、陶飞不但将二人送到院外,还又往前多送了几步。

    一边送,陶福林一边嘱咐二人,此去千万千万注意安全,可不能让大爪子给扑了,要不容易有危险。

    “老爷子,你放心吧。”赵军对他说道:“今天我陶大叔安排了五十多民兵呢,那五十多条枪,那大爪子插翅也跑不了啊。

    “这倒也是。”陶福林想了想,五十多把半自动瞄着,就算是大象,也被打死了。

    这时,赵军对李云香说:“婶啊,快带老爷子回去吧,这外头怪冷啊。”

    “那行,那你俩可注意安全啊。”李云香又叮嘱了赵军和李宝玉一次,然后和陶飞一起扶着老头子往家走去。

    而赵军、李宝玉,则回身往大队部走。

    陶福林祖孙三代刚走到家门口,就见花小儿从院子里冲了出来。

    赵军走后,花小儿在院子里扯着、扯着,不怎么就把脖子上的绳子给挣脱了。

    “哎呀。”陶飞往前一扑,想去拦花小儿,可却没能拦住,就见花小儿奔着赵军离开的方向,就追了出去。

    ------题外话------

    一会儿两点来钟还有,今天说啥把大爪子擒住
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下一章